出納挪千萬公款買彩票一審獲刑十年半 稱為了患病女兒

周凌如

2018年05月11日08:32  來源:瀟湘晨報
 

  從2012年到2018年2月1日,湖南某單位的出納挪用1500余萬元公款買彩票。

  他說,自己是為了患病的女兒,為了改善家庭生活。不過,公訴人說,家人並不知道他挪用公款的事情,更反對他買彩票,挪用的公款多是滿足買彩票的欲望,很少給女兒看病。

  經長沙市芙蓉區法院一審判決,倪向軍獲刑10年6個月。

  “最重要的時候我都不能陪在她們身邊。”倪向軍嘴唇顫抖,忍不住落淚。對於妻子和患病的女兒,他滿是歉意。

  5月10日上午,倪向軍站在長沙市芙蓉區法院的被告席上,承認了自己挪用公款1500余萬元,且大部分用於買彩票的犯罪事實。經判決,倪向軍犯挪用公款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6個月,責令退賠尚未歸還的1200余萬元。

  “我不后悔接觸彩票,但我后悔自己的行為給家庭和單位造成了傷害。”倪向軍說,盡管走到這一步,他還是認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家。

  希望靠買彩票暴富改善生活

  倪向軍今年47歲,自2008年10月起,他一直在某省直單位擔任出納,負責單位財務方面的工作,每年收入5萬余元。

  2005年,倪向軍開始接觸彩票,當時他買的數額還不大。同年,他的大女兒被醫院確診為自閉症。“全家都靠我的收入生活,女兒每月所需的康復訓練費就要3千多元,還要在康復學校附近租房照顧,這就至少需要5千元。”

  禍不單行,2007年,大女兒又被檢查出癲癇和先天性智力殘疾。2010年,倪向軍的小女兒出生后,加劇了家庭的經濟負擔。“想到我之前買彩票中過一點,就萌生了通過買彩票改善家庭生活的想法。”

  倪向軍的彩票越買越多,“幸運之神”卻很少眷顧他。2012年,工資已不能滿足他買彩票的需求了,倪向軍開始打起單位公款的主意。“買彩票是個滾雪球的行為,今天沒中那明天就要多花點錢,這樣中的獎才能把前面花的錢都還上。”倪向軍說。

  為什麼不直接將挪用的錢給小孩治病?倪向軍稱:“如果直接挪用錢給孩子治病和改善生活,那就是佔有,屬於貪污行為。”他認為挪錢買彩票不是。

  偷蓋印章“駕輕就熟”

  芙蓉區檢察院起訴書顯示,2012年至今年2月1日,倪向軍利用職務之便,從其保管的某省直單位停薪留職待崗人員工資存折等賬戶多次直接支取現金,偷蓋法定代表人印章開具現金支票提取現金,偷蓋法定代表人印章開具轉賬支票將公款轉至其本人或其妻子的賬戶,然后用這些錢買彩票牟利,少部分用於個人和家庭生活開支。為掩蓋事實,倪向軍偽造了一枚銀行印章,不定期偽造銀行現金對賬單並加蓋上述偽造的印章,交單位財務科會計作賬。“我趁財務科長不在辦公室時,或者晚上偷偷蓋章。最開始我們是在一個大辦公室辦公,搬了新辦公室后,鑰匙都是通用的,財務科長平時把印章鎖在抽屜裡,但鑰匙插在抽屜上。”倪向軍說。對於偷蓋印章,他已駕輕就熟。

  經審計,倪向軍共挪用公款15001971.33元。其間,倪向軍陸續還了一些錢到單位賬戶,截至案發,尚有12044038.83元未退還。歸還的錢中有一部分是倪向軍中的獎。2015年7月,他買彩票中了260萬元,還掉挪用的公款后剩下4000多元。從此,他堅信自己能中更大的獎。對於這一切,倪向軍的妻子毫不知情。

  公訴機關建議對其不適用減輕處罰

  起訴書顯示,今年2月1日下午,倪向軍見事情敗露,外逃至岳陽市。同日,倪向軍所在單位向長沙市公安局芙蓉分局東湖派出所報案。2月2日,倪向軍在親友規勸下,同意回長沙投案,民警在從岳陽開往長沙的大巴上將其抓獲。

  “2016年后,倪向軍差不多每天都在買彩票,完全出於一種賭徒的心理。他的女兒、妻子都不知道他挪用公款的事,家人也明確反對他買彩票,逼著他下跪寫保証書,但他仍然一意孤行,錢全部用於買彩票,很少用於給女兒治病。”芙蓉區檢察院公訴人說。同時,公訴人建議,對倪向軍不適用減輕處罰,隻適用從輕處罰。

  法院審理認為,倪向軍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公款1500余萬元用於盈利性活動和個人使用,尚有1200余萬元未歸還,其行為構成挪用公款罪。倪向軍經親友規勸在投案過程中被抓獲,應當認定為自動投案,到案后如實供述、認罪認罰,系自首,應當予以從輕處罰,倪向軍挪用公款中的少部分已歸還,可酌情進行從輕處罰。倪向軍犯挪用公款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6個月,責令退賠所挪用的公款。

  對話

  最放心不下妻子

  “意識到這件事已無法隱瞞后,我去了父親的墳上,想看看父親,他是世界上最愛我的人。”倪向軍說,當時他並不是想逃跑,“只是覺得無法面對,想清醒一下。當時,我整晚都在和親友、妻子聊微信,真想逃,肯定不會和他們聯系的。”

  倪向軍說,從父親墳前回來,他又買了一次彩票。“還是想試一下,把錢還上,彌補自己的錯誤。”

  採訪時,倪向軍的眼中一直噙著淚水,多次試圖平靜自己的情緒。“對家人更多的是對不起,我希望他們能過得好,爭取早日出來承擔自己的責任。妻子她一個人邊打工邊帶兩個孩子,大女兒還患有疾病,很不容易,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倪向軍說。

(責編:曾璐、羅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