澧縣:“一號工程”換碧水

劉顯全 萬傳文 楊 峰

2018年08月20日10:2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湖南省副省長陳文浩考察澧縣河長制工作

  “王家廠水庫的水清澈了!”

  “啞河的網箱養殖已經杜絕!”

  “澧水澧縣段的砂石堆場正在拆除清理!”……

  盛夏季節,熱浪滾滾,酷暑逼人,湖南澧縣河長制APP上經常出現縣級第一河長、縣委書記鄒如龍,總河長、縣長徐藎巡河的“足跡”,並晒出一串串喜人變化。一年多以來,澧縣各級河長積極履職,帶隊巡河,突出問題整改,昔日污水橫流、飲用水源超標等現象一去不復返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幅河暢岸綠水清人歡的美麗畫卷。

  科學施策 高位推動

  “我們把河流湖泊的保護和治理作為‘一號工程’和頭等大事來抓,以一流的業績回應廣大群眾的關切。”2017年4月17日,在澧縣河長制工作啟動會議上,縣級第一河長、縣委書記鄒如龍擲地有聲,吹響了進軍的號角。

  澧縣地處洞庭湖西岸,水資源豐富,澧水、涔水、澹水、道水、淞滋水等五條水系穿貫而過。啟動會議后,納入河長制體系的河、湖、庫、渠有398條。在推行河長制過程中,該縣科學施策,把制度建設作為重要抓手,先后出台《澧縣全面推行河長制實施意見》《澧縣“河長制”工作制度》等一系列文件。在河長制工作委員會的構架上,縣委書記擔任縣級“第一河長”,縣長擔任縣級“總河長”,16名縣級領導擔任縣級河(湖)長,水利、農業、財政、環保等21個縣直部門“一把手”擔任副河(湖)長。各鎮、街道參照縣級河長制組織體系,相應成立了鎮、街道河長制工作委員會,形成了“橫向到邊、縱向到底”的縣鄉村三級河長體系格局。縣級第一河長、縣委書記鄒如龍,縣級總河長、縣長徐藎率先垂范,帶頭履職,每月巡河均達2次以上。作為牽頭單位的縣水利局局長、河長制辦公室常務副主任張華幾乎每個星期巡河,有時候太忙了,傍晚巡河也是常事。巡河工作“持之以恆”,河湖狀況“了如指掌”,這已成為該縣各級河長的共識。

  與此同時,澧縣還建立了“示范鎮街+樣板河道”的創新做法,以爭創河長制示范縣為抓手,在編制“一河一策”精准治河方案的基礎上,還要求每個鎮街道至少打造一條(段)樣板河湖,實現一鎮一街一亮點。於是,一場場“水系全通、水體全活”的河湖連通,“排口全控、河道全疏”的渠道清淤,“違建全禁、水岸全修”的堤坡整治等工程在各地如火如荼開展起來。

  強化舉措 堵住源頭

  “現在楠木水庫庫水清澈,能放心使用,再不用擔心喝礦渣污水了”。今年以來,談起生活水質的變化,該縣火連坡鎮村民總是贊不絕口。原來,楠木水庫為水源保護地,受益范圍涉及該鎮三個村8900多人。上世紀70年代初,該庫區范圍內開採氧化鐵紅原礦,雖然該礦已於2016年關停,但一遇較大暴雨,礦渣污水還是直接漫過攔污堤溢至水庫內,形成污染源,直接影響群眾飲水安全。推行河長制工作后,通過河長調度,全面整改,該水庫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這只是澧縣河湖保護的一個縮影。

  污染在水裡,問題在岸上。畜禽養殖糞污、工業廢水、生活污水……無一不是河湖的“痛點”。為此,澧縣強化一系列堵住源頭的舉措,厲行“六個一律”,治理行動一直在路上。

  河湖500米內畜禽養殖,退!6月29日,隨著小渡口鎮嘉山村2組一佔地3000平方米、存欄近1000頭豬的養豬場被責令清運、轉場。至此,該縣94戶、9.7萬平方米畜禽規模養殖一律退養完畢,其他養豬場則完成了糞污處理設施設備配套建設,周邊流域不再污水橫流、臭氣熏天。

  高污染企業,關!飛達石膏廠是澧縣利稅大戶,常年解決近50人就業,而生產排出的污水直接流入王家廠水庫,老百姓怨聲載道。7月8日,這個長達十多年的石膏廠被成功拆除,斬斷了入庫“污龍”。至此,全縣28家高污染企業一律關停,63家企業已限期整改到位。

  河道採砂,禁!澧水澧縣段實現全面禁採,飲用水水源保護區採砂一律叫停。目前,澧南、榮家河等採沙場已經關停,余下的砂石場在9月底一律被“消滅”。

  亂栽亂種,毀!今年3月初,官垸鎮等地少數村民在淞滋水河道外洲開挖壕溝,栽種歐美黑楊樹數萬株,徐藎巡河發現后,立即督辦,所在鎮三天之內就清理完畢,縣水政執法大隊對相關責任人進行嚴肅處理。

  網箱養魚,拆!澧縣農民素有網箱養魚的習慣,據不完全統計,河長制開展前有網箱養魚多達32處,達5000平方米。截至今年6月底,網箱養魚已一律拆除干淨。

  偷排漏排,懲!今年5月,澧縣河長辦接到網友投訴,湖南迪亞環境工程有限公司將氧化池中污水用潛水泵直接抽出,排放至周邊管網,流入澧水河。縣河長辦立即責成環保局介入調查取証,對直接責任人孫某採取治安拘留並責令整改罰款。

  “退”“關”“禁”“毀”“拆”“懲”,六個一律並舉,澧水及澧縣境內的河湖庫排放的污染物總量大幅減少。據環保部門統計,與2016年相比,398條河湖庫的水質大幅提升,35處集中式飲用水源均達到II類,汞、鉛、砷、鎘等重金屬年均值濃度都下降20%以上。去年11月14日,在張家界市召開的澧水第一次省級河長會議上,徐藎作了典型發言。水利部開展的第二次全面推行河長制督導工作,澧縣代表湖南省迎檢,並受到高度肯定。

  創新機制 河清地綠

  湖裡碧波蕩漾、水天一色,岸上綠草如茵、花兒綻放,傍晚時分,跳健美體操的,打羽毛球的,吹拉彈唱的,廣場上熱鬧非凡……昔日臭氣熏天,蚊子紛飛的小渡口鎮的朱家湖,如今已是一幅美輪美奐的圖景。“這裡曾經是令人難以想象、污染嚴重的集鎮內湖。得益於河長制給我們帶來的福利,吃了飯可以出來散散步,跳跳舞。”說起現在的變化,今年70多歲的退休老支書石道榮由衷地感慨道。

  一年多時間裡,河長制從建立到見效,體現的是澧縣各級領導生態優先、綠色發展方面的理念先行,實施的是齊抓共管的管河、護河的長效機制,建起是責任清、合力強、效率高的保護治理格局。

  治水先治污,治污先治人。澧縣開展了河長制宣傳進學校、進企業、進社區、進機關的“四進”活動,人人都是治污者,親水、愛水、護水成了澧縣人民的自覺行動。“民間河長”“河小二”如雨后春筍出現,常年活躍在河湖保護的戰場上。大堰垱鎮九旺村還將河長制工作納入村規民約,黨員示范河段、志願者護河成了該村一道道亮麗的風景線。

  在河湖保護和治理中,該縣還構建起“一把手”負總責的工作格局,縣級河(湖)長、縣級副河(湖)長與190名鎮級河(湖)長均“系在一根繩上”,成為一個個有名、有實、有責的“河長”。一旦造成嚴重污染,“企業摘牌子、老板戴銬子”、官員“摘帽子”是常態化的舉措。對表現突出、敢於作為、勇於擔當的黨員干部,在考核、提拔上優先。河長制工作開展以來,該縣紀委監委因在河湖治理中不作為的6名黨員干部給予黨內嚴重警告等不同程度的處分。鐵腕治污,河湖嬗變。河水清了,綠地多了,魚兒回來了……

  保護水環境,福澤萬代,利在千秋。93萬澧州兒女心往一處想,全力推動河湖保護與治理的“一號重點工程”向著綠水青山奔跑,觸摸幸福美好未來!

(責編:羅帥、曾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