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暑假去哪兒了?他們的暑期“作業”很精彩

【查看原圖】
教學活動接近尾聲,泰國學校為志願者們頒發國際志願者証書(受訪者提供)
教學活動接近尾聲,泰國學校為志願者們頒發國際志願者証書(受訪者提供)
來源:人民網-湖南頻道  2018年08月29日09:12

人民網長沙8月29日電 (何萌 實習生 王瑞佳)談到暑假,很多大學生的腦海裡第一時間浮現的可能是西瓜、空調、冰可樂,一個學期的忙碌讓時間充裕的暑假成了放鬆的最好時機。但有這麼一群大學生,他們在暑假仍然忙碌著,帶著文化調研、國際義工、酷暑騎行的目標,開啟了豐富的假期生活。

文化調研:“希望傳統文化的種子在孩子們心裡生根發芽”

“雖然我學的是外語專業,但我對中華傳統文化有著濃厚的興趣。”暑假剛開始,中南大學外國語學院的學生舒焱就和小伙伴們組成一支11人的文化行者團,來到湖南省湘西州瀘溪縣浦市古鎮,開展為期11天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調研活動。

在眾多非物質文化遺產中,他們選擇踏虎鑿花作為調研項目,“踏虎鑿花這個名字,其實在我看來是和‘心有猛虎,細嗅薔薇’有異曲同工之處,‘踏虎’兩個字給我一種孔武有力的感覺,‘鑿花’則又給我一種精雕細刻的感覺。”文化行者團隊隊長舒焱解釋。

“像踏虎鑿花這樣傳統的手工技藝慢慢淡出了人們的生活,除了偶爾有人觀賞,真正去深入了解它、傳承它的人卻是少之又少。”怎麼才能讓踏虎鑿花這一門技藝得到最大程度的推廣?這是舒焱和她的團隊在出發之前思考最多的問題。

經過隊員們的一番討論,他們將目光聚焦在當地少數民族的孩子們身上。“文化需要傳承,而將孩子們作為文化的傳承人,讓他們這一代去了解探索,去感受傳統文化的魅力,能在很大程度上拯救這些瀕危文化。”因此,到達浦市古鎮的第一天,文化行者團隊就在當地招募了31個孩子,為這些孩子“量身訂做”一套文化培訓課。

“哪位小朋友了解踏虎鑿花,可以跟大家講一講嗎?”課程第一天,舒焱向孩子們提問,但令她驚訝的是,台下一片沉默,31個孩子中,竟沒有一個人知道。當時舒焱和他的團隊就下定決心,至少要在這11天裡,讓孩子們了解踏虎鑿花。

以中國傳統文化為主,但不拘泥於此,這是文化行者團隊這次課程安排的特色之一。每天上午,志願者為孩子們講解中西方文化和踏虎鑿花的相關知識,為了讓孩子們能更深刻的感受到踏虎鑿花的魅力,下午則由縣級踏虎鑿花非物質文化傳承人陳蘭香為孩子們講解、教授鑿刻方法。

考慮到刻刀太過鋒利,一開始舒焱並沒有讓六七歲的小孩使用刻刀,只是讓他們在一旁看著。有的小朋友眼巴巴的望著大孩子刻畫,眼神裡滿是掩飾不住的羨慕,甚至有小孩沒忍住哭了出來,邊哭邊說:“我回去問過媽媽了,媽媽同意讓我刻。”看著小孩眼裡的渴望,志願者們才遞給他一把刻刀,緊盯著他稚嫩的小手,一點也不敢鬆懈。

“初次學習,加上年紀也還小,很多孩子都刻得很慢。但讓我驚訝的是,他們為了完成作品,下課了還在教室接著刻。項目結束的時候,還有小孩找家長買刻刀和蠟板,說要回去接著刻,這讓我覺得,我們這11天的努力是值得的。”

短短11天裡,文化行者團隊的成員們希望,傳統文化的種子能在孩子們心裡生根發芽,讓踏虎鑿花這門傳統手工技藝真正傳承下去。

國際義工:“瞬間被這樣一群純真的孩子感動了”

“作為一種國際性的支教活動,這次經歷,帶給我的不僅僅是文化上的交流,與孩子們相處的一點一滴,更是在我心裡留下深深的印記。”今年暑假,來自中南大學中文系的向興格選擇成為一名國際義工,參與泰國清邁志願教學項目。

背上行囊,即刻啟程的她,第一次一個人踏出國門,“踏上飛機的那一刻,我的內心充滿了緊張,激動,恐懼,興奮。”

三天的支教生活中,令向興格最為難忘的,還是和孩子們初次見面的時候。“擔憂自己缺乏教學經驗,語言交流上也會有障礙。”初到的她,心裡難免會有一些緊張。

讓她意想不到的是,剛走進泰國的學校,孩子們都激動的向她招手,“這氛圍像極了粉絲見面會!”原本忐忑不安的心情,一下子放鬆下來。按照當地習俗,她脫下鞋子,赤腳邁進五年級的教室。

“這裡的孩子都格外的開朗,勇敢,懂事,每當我們上課拋出一個問題,孩子們都爭著搶著回答,有的甚至沖到講台上。”提起孩子們的表現,向興格覺得很欣慰,每當感覺到疲憊的時候,孩子們的熱情總能感染到她,她的課堂上也從沒缺少過歡聲笑語。

課間,幾個小女生給她送來用明信片制作的“小情書”,雖是簡單的一句英語“我愛你”,卻傳達著孩子們內心最真實的想法。“這些用明信背面印著的是TFBOYS的宣傳照,感動之余,我也會驚訝原來TFBOYS都火出了國門。”向興格笑著說道。

教學期間正值清邁雨季,幾乎每天中午都會有雷陣雨。支教的第一天自然也不例外,向興格剛上完課,瓢潑大雨便從天而降,慌亂中她想起自己的鞋子還在外面,但當她跑出去時,幾個小朋友正冒著大雨,默默將志願者的鞋子一雙雙搬進來......

“那一瞬間,我被這樣一群純真的孩子感動了。”

離別之際,向心格和她的同伴將手機的輸入法調成了泰文,孩子們在她們的手機上寫下了他們想說的話。“我們像是在開粉絲簽售會,打開翻譯軟件,我們發現手機上顯示這幾個字:別忘了想念。”向興格給其中一個孩子寫了一封長長的中文信,“雖然暫時她可能還讀不懂,”但在向心格看來,“相信總有一天她會懂,來自遙遠的中國老師的美好祝願。”

酷暑騎行:“再騎半個月你都可以回非洲老家了”

和朋友一起,來一次遠距離騎行,是中南大學土木工程專業學生張沛文一直以來的心願,暑假前兩個月,他就和朋友開始為這次騎行做准備,每晚騎行30公裡成了他們的必修課。

從合肥到濟南,歷時五天,途經九個市縣,總裡程約700公裡,張沛文和他的朋友一路堅持下來,遇到各種各樣的困難,也感受到不一樣的風景。

正值7月酷暑,高溫和暴雨的惡劣天氣,讓本來隻有五天的騎行變得異常艱難。

“我們在國道上騎行的時候,42度的高溫,頭頂的太陽像是要把我們烤化了。”回憶起一個月前的騎行,張沛文清晰記得那種被太陽蒸干水分的感覺。“我們車上各有兩個載水瓶,包裡各背三瓶水,一個中午,我們兩就能喝完。到家后我才發現,右手中指擰瓶蓋都擰出了繭子。”

如果說高溫帶給他的是身體上的挑戰,那走夜路帶給他的便是心理上的挑戰。

“有一天因為白天偷懶了,隻騎了60多公裡,想要完成計劃晚上就不得不多走一會。”張沛文坦言。從懷遠縣到宿州市,88公裡的路程,天黑以后,國道上沒有路燈,周圍也沒有村庄,唯一的光亮是來往車輛的車燈,因為和朋友的步調不一致,他借著來往車輛微弱的燈光趕往目標地點。

“當時倒是不擔心自己找不到休息的地方,因為我知道,88公裡我三個小時是可以走完的,讓我恐懼的是當后面的車輛減速時,就感覺像是警察要下來抓我。”張沛文調侃道。

五天的騎行中,對張沛文來說,最艱難的倒不是開始的那兩天,后兩天他才體會到什麼叫做絕望,“最后30公裡,我的車胎爆了三次。”

“當時我沒有帶專業的的維修工具,隻能推著車子往前走。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維修店,勉強補了補車胎。”但沒走十公裡車子又爆胎了,幸運的是這次正好有家修車店,他再一次將車胎補好。“萬萬沒想到的是,不久之后車胎第三次出問題了,而且這次爆胎唯一的補救辦法就是換新胎。”張沛文終於找到修車店后,偏偏修車師傅又不在,於是他硬著頭皮,借著一點修車的經歷,自己動手換好了車胎。

旅行的過程,有困難相伴,最大的收獲,還有遇到的美麗風景和善良的人。

路過徐州時,台風剛剛洗刷過這座城市,湛藍的天空讓張沛文有了一種久違感,“平時那種霧蒙蒙的感覺一下子消失殆盡,清新的空氣感覺很意外,也很驚喜。”

路過泰安市加油站的時候,服務員聽說他的經歷以后,默默幫他打開服務站裡的空調,給他遞來一杯水。這樣暖心的瞬間在張沛文這趟旅途中數不勝數,“路過每個加油站的時候,都會有熱心的人給我們打水,讓我們吹風扇。”

回到家的時候,張沛文的父親調侃道:“再騎半個月你都可以直接回非洲老家了。”談到為什麼能一路堅持下來時,張沛文覺得,“保持樂觀的心態是最重要的。”

分享到:
(責編:羅帥、曾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