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拿鋤頭、晚上拿毛筆——湖南耒陽農婦30余年書法路

【查看原圖】
白天拿鋤頭、晚上拿毛筆——湖南耒陽農婦30余年書法路
白天拿鋤頭、晚上拿毛筆——湖南耒陽農婦30余年書法路
來源:人民網-湖南頻道  2018年09月03日09:14

人民網耒陽9月3日電 (李芳森)幾天前,一封來自北京的喜報,寄到湖南省衡陽市耒陽市馬水鎮洲陂村,收件人是村裡的“名人”,55歲的倪秋蘭。喜報的內容,是倪秋蘭獲得一個全國性的書畫比賽三等獎,頒獎典禮將在北京舉行。

村子不大,消息傳得自然快。對於倪秋蘭練字,村民們早有耳聞,也隱約知道曾獲過獎。但都沒能想到,這個2014年被納入貧困戶、去年才脫貧的倪秋蘭,居然不聲不響地干出這麼一件大事。

村裡出了個書法家

初見倪秋蘭,因經常勞作,皮膚晒得黝黑,身材也很瘦小。一對馬尾辮,像要減緩歲月的步伐。房子,是幾年前政府捐助修建,雖是陋室,但倪秋蘭細心地給每個房門兩側,都貼上自己書寫的對聯。

這些天來,倪秋蘭一家居住的“愛心屋”,門檻都快被踏破了。對於練習書法32年,獲獎經歷貫穿31年的倪秋蘭,則顯得沒那麼特別。

“還是不去北京領獎了,丈夫一個人在家需要人照顧。”倪秋蘭的丈夫2015年曾中風,至今仍被定格在輪椅上。“我白天照顧丈夫,還要干些農活,晚上才有時間練字。”

白天拿鋤頭,晚上拿毛筆,這是倪秋蘭這麼多年來的常態。“我丈夫以前說我,家裡成為貧困戶,都是因為我練字。”話雖如此,丈夫卻從不會實際干涉。

房子雖不大,但足夠倪秋蘭一家三口居住,倪秋蘭專門收拾出一間屋子,放置自己的“書法路”。打開一口箱子,裡面工整的放置著倪秋蘭獲得的獎杯、獎狀,拿出來能擺滿整張桌子。

未書寫的紙張都放置在塑料袋中,以免沾灰后影響書寫,除了少數作品用宣紙書寫,大部分都是寫在毛邊紙上,還有部分是寫在報紙上。

“隻要一進城,我就會去書店買字帖。”相比於同村女性進城就會看衣服,倪秋蘭的愛好顯得與眾不同。積攢的數十本字帖,倪秋蘭都精心用報紙包裹著,書角也看不到折痕。

眾多字帖中,一本用書法作品包裹的書法入門基礎,顯得比較特別,正是這本書,打開倪秋蘭的書法路。

拎著雞蛋去省城拜師

聊起和書法的結緣,源於一則報道。1986年,在家務農的倪秋蘭偶然間翻閱報紙時,看到長沙一個書法培訓班,竟培養出兩名全國書法的一等獎學生,不禁心馳神往。

當天,倪秋蘭便給培訓班的彭飛老師寫了一封信,表達自己想要拜師學習書法的意願,隨即走到10多公裡外的鎮上,投進郵筒。回家后才想起來,自己連詳細地址都沒寫清。

經歷望穿秋水的10多天后,信使給倪秋蘭帶回了希望,彭飛在回信中邀請倪秋蘭來長沙學習,並附上5塊錢路費,以及一本自己編寫的書法入門基礎。

四月份,春暖花開,卻是一年中難得的農閑時節,倪秋蘭拎著幾十個雞蛋,一隻老母雞,揣著彭飛寄來的路費,生平第一次離開故鄉,來到湖南省城長沙。

初到培訓班,倪秋蘭的自信便遭到打擊,學生大多在十歲以下,而此時的倪秋蘭已經20多歲。“我看到幾歲的孩子都寫得那麼好,我心裡有點發慌。”倪秋蘭回憶。

但老師並不這樣認為,彭飛開導倪秋蘭說,自己38歲才開始學習書法,大器晚成的例子數不勝數。雖沒交學費,倪秋蘭依然得到彭飛的悉心指導,並且吃住都在老師家。

3個月后,倪秋蘭收到家中的來信,已經進入農忙時節,田間需要幫手。此后,倪秋蘭再也沒機會繼續學習,30多年的書法之路,倪秋蘭接受的系統的書法學習,不過3個月。

臨行前,老師送了倪秋蘭幾本字帖、幾十張三尺宣紙。字帖每天看,宣紙則用了5年左右。“我隻有在正式書寫作品時,才會用宣紙。以前條件差,就在報紙上練,現在好一些了,用上了毛邊紙,7塊錢能買100張。” 

借得月光照字帖

回鄉后,白天忙著“雙搶”,但對於書法練習,倪秋蘭絲毫不敢怠慢,放下鋤頭,就會拿起毛筆。“有時候忙了一天,回到家裡累得不想動,休息下再練字。”

上世紀80年代,洲陂村還沒通電,隻能借著煤油燈微弱的燈光練字。“夏天練字不敢打開門窗,怕燈被吹滅了。”不一會兒,倪秋蘭就熱得汗水連連,字跡都被滴落的汗水沁濕,滿臉也被煤油煙熏得漆黑。

煤油燈雖有種種不便,但也是個稀罕物。“家裡哪有這麼多煤油讓我來練字,晚上隻能等到月亮出來后,才能拿著大字版的字帖看。”30年前,倪秋蘭拿著字帖,在月光下端坐了幾百個夜晚。

“就算沒條件練字,也不能忘記用功。”倪秋蘭將這句話一直記在心中,交談中,她找出一個布包,說道,“孩子出生后,我整天都得帶著,沒辦法專心練字,就用以前過生日時親戚送的一匹布,裁一些做了這個布包,裡面放著字帖,隨時都能拿出來學習。”

2011年,因家庭難以承擔孩子的讀書費用,倪秋蘭夫妻隻能外出打工。“我找工作時,隻選擇環衛工作,這樣晚上就有時間來練字了。”倪秋蘭回憶,有時候中午休息,自己也會拿出字帖學習。

直到2015年,隨著丈夫中風,倪秋蘭回到家鄉,照顧起丈夫的日常起居,書法練習的頻率也逐漸減少。

現在,看著日益好轉的丈夫,已經參加工作的孩子,倪秋蘭又撿起了自己的這份終身愛好。

編后:初心,不容打折扣

古語雲:“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百姓豐衣足食,才能顧及到禮儀,重視榮譽和恥辱。

第一次來到倪秋蘭家,氣溫接近40℃,我們一屋子人,隻能依靠一台老式的風扇搖動,幾乎起不到降溫的效果。

一家三口,居住在村裡,室內隻有幾間房刷上涂料,屋外都是裸露的紅磚,牆角邊摞著一些木柴,用來做飯。倪秋蘭丈夫因中風,現在也未完全恢復,還需她時刻照料,孩子也走上工作崗位不久。

倪秋蘭的形象,和同村的婦女沒什麼區別,完全沒有一點“書法家”的樣子。從1987年在湖南省首屆農民書法家比賽獲獎開始,30多年間,獲得的獎項也不在少數,但並未改善她的生活。戴上貧困戶的帽子后,丈夫的“責怪”,也是因為她的練字。

採訪結束后,我問道:“練習書法這麼多年,也沒能帶來物質性的好處,為什麼還能繼續堅持呢。”倪秋蘭回答道:“這麼多年的愛好,放棄了多可惜,我最初練習書法,也只是因為喜歡。”

在物質生活匱乏時,能保持精神生活的富裕,我想,原因在於:初心,不容打折扣。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分享到:
(責編:曾璐、羅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