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男教師現狀調查:佔比少、堅守難 

【查看原圖】
李子萱老師在幼兒園課堂
李子萱老師在幼兒園課堂
來源:人民網-湖南頻道  2018年09月10日10:31

人民網長沙9月10日電(記者 匡瀅 實習生 陳夢瑤)2016年《中國教育報》曾發文《為什麼男生都不願意當老師了?》,對男性教師日趨減少的現象表示擔憂。其報道中寫道:記者隨機調查了山東、湖南、四川、浙江四省的100多所中小學,絕大多數學校均不同程度地存在男女教師比例失衡現象,較為嚴重的學校男女教師比例達到了1︰10以下,女教師佔到教師總數的70%至80%,已屬正常現象。

記者在走訪了幾所學校后,發現早前提到的教師行業“女多男少”的現象不僅存在,甚至還有愈演愈烈的趨勢。是否正常?如何避免?怎樣改變?這些問題亟待解答。

現狀:中小學男女教師比例嚴重失衡

師大附中博才實驗中學初三語文老師葉新在教師崗位上已經9年了,作為一位負責語文教學的男老師,他在整個年級可以說是“珍稀動物”。

據了解,葉新所在的語文教研組共有老師近100名,而其中男老師僅佔8個席位,男女教師數量差距懸殊,比例接近2:25,也就是說10位老師中,也很難有1位男老師。“語文教研組的男老師相對來說會少一些,其他偏理科的科目男老師會多一些,但總體男教師的數量還是很少的。”葉新說道。

正如葉新所提到的,他認為男女老師的分布與學科差異有關,那麼其他的科目教師性別比例是如何呢?

“我所在的初中二年級共有教師57名,其中男教師16名。”同一所中學的林浩老師說道。可以看到,數學與語文學科相比,男教師人數有較大幅度增長,男女比例接近1:3.5。“男生比較擅長數學,因此數學學科中男老師可能會多一些,但整體而言還是女老師居多。”

如果用“稀少”來形容中小學男教師,那麼對於幼兒園來說,男教師可謂是“稀缺”。

岳麓幼兒教育集團第三幼兒園全園教職工近80位,僅有2位為男性,且僅有1位男老師帶班上課。

這位“國寶級”老師名叫李子萱,2016年畢業於長沙師范學院學前教育專業,年僅23歲的他現在是園區內唯一的帶班男老師。旁人眼裡,在一群小孩子和女老師包圍中的李子萱特別顯眼,但他自己卻早已習慣:“我上大學的時候班上男生就很少。”李子萱向記者介紹,“大學時,我們班共有40人,其中男生隻有6人,盡管隻有6個,但比起其他班來說,這情況還算最好的,學前教育專業其它的6個班級,平均每個班男生數量不到3人。”

走訪過幾家幼兒園,記者發現,男教師的數量在幼兒園裡微乎其微,好幾個幼兒園甚至沒有男老師。

 分析:4大原因導致男教師“缺席”

導致男教師稀缺的原因有很多,師范生源男少女多、教師工作繁瑣、“公私”時間混淆、工資待遇低,不能滿足男教師個人需求、幼兒園,中小學教師工作缺少成就感這幾項佔比最多。

師范類院校主要是為社會培養師資力量的主要高校,也是教師后備軍的主要陣地,師范生生源的男少女多,直接導致了教師行業的男少女多。

“我們學校一直被戲稱為‘湖南第二女子學院’”,湖南第一師范大學數學專業大二的周小鋒笑著說道,因為女生多的緣故,別人經常將他們學校與湖南女子學院相提並論。雖然是一句玩笑話,卻也透露著師范類院校女多男少的尷尬。

同是湖南第一師范大學的李再雷就讀於外國語學院,他是全班40人中唯一一名男生。他認為,男女教師在教學過程中會表現出一些差異,比如女老師更加細心,更容易關注到學生情緒、心理的發展,男老師則略微粗獷,但男老師家庭羈絆相對較少,有更多的精力和熱情投入到教學之中。

“如果一所學校缺少男老師,那麼男教師性格中剛毅、勇敢等特質也會相應缺失,不利於學生健全人格的養成,也不利於學生對性別的認知。另外,男老師在邏輯思維、理性思考等方面優於女老師,能帶給學生不同的看問題的角度。師范生中男少女多的現象就已經十分嚴重,需要想辦法改變現狀。”

源頭問題尚未解決,工作繁瑣是男性選擇師范行業路上的攔路虎。

“對於老師而言,沒有‘加班’一詞。除開每天在校、授課的時間,下班后還要備課、批改作業、處理個別突發事件,基本上沒什麼私人時間。”林浩老師說道。

“每天下晚自習后到家已經近10點,處理完私事兒,備好第二天的課,再拿物理練習題‘學習學習’,一晃就到2點了。”長沙市第二十一中學舒兆雲老師“現身說法”。

同時,較低的薪酬待遇也讓很多男性對老師這個職業望而卻步。

相對單純的工作環境,專業對口是李子萱成為一名幼師的主要原因,然而,他對未來卻有諸多顧慮:“目前我還是單身,今后要成家立業、養家糊口,僅憑現在的收入會很拮據。”他坦言,幼兒園裡對男老師會有相應的津貼政策,但是相對於其他行業,教師的工資太低,不足以維持一家的生計。

除開經濟上的壓力,精神上缺乏成就感也是一大原因。

數據顯示,大部分高中男女教師數量差別不大,而初中男教師數量則呈現較大幅度下滑,到小學、幼兒園階段,男教師則越來越稀少。

“男教師在中小學的事業發展空間不大,成就感也不高。跟高中相比,初中、小學、幼兒園沒有所謂升學率,教師一定程度上失去了職業所帶來的成就感。另外,中小學教師還不能像大學教師那樣通過職稱的評定提高自己的地位,享受相應的津貼和榮譽。”舒兆雲老師分析道。

破題:提高教師職業吸引力

“今年岳麓區教育局特招1名在編學前教育男教師,計劃按5:1的比例錄取,但由於報考人數沒達到比例所需,隻能作罷。”說起這件事,岳麓幼兒教育集團第三幼兒園園長王艷表情裡透露著無奈。

“男老師在幼兒園十分稀缺,目前很難保証平均1家幼兒園有1名男老師。但事實上,我們需要更多男老師來承擔學前教育。”校園裡男教師“稀缺”的現狀讓王艷園長十分擔憂,在她看來,學前教育是教育中不可缺失的重要環節,是為孩子的成長打下基礎的關鍵時刻。“學校和家庭是小朋友最常接觸的兩個世界,學校裡男、女老師對應家庭中爸爸、媽媽的角色,任何一方的“缺位”都會造成不良影響。”

為緩解男教師稀缺的困境,岳麓區第三幼兒園主動向外界聘請了一些男老師來對幼兒進行體能訓練,負責帶幼兒進行日常體育活動。除此之外,園方會經常舉辦親子活動,邀請爸爸多多參與校園活動。

“現在暫時隻能通過外聘的方法,來彌補幼兒園裡男老師缺失的現象,但這些方法治標不治本,隻能緩和症狀,不能根除病源。”王艷園長建議,從師范生生源問題上解決男女教師比例問題才是行之有效的方法。

湖南第一師范城南書院院長、黨總支書記張尚晏認為,要改變現階段男女教師比例失衡的現狀,必須提高教師職業本身的吸引力,具體可以從政策與觀念兩方面入手。

“政府應當出台相關政策,在教師招聘政策上一定程度向男老師傾斜,解決男教師的就業問題﹔還應當積極推進教師工資、福利等方面待遇的提升的政策落實。此外,要積極實施輿論引導,改變傳統‘男人要做大事’的觀念,鼓勵男性從事教育行業。”張尚晏建議,“隻有讓教師群體的經濟待遇和社會地位得到提升,讓老師們多一份安全感與成就感,才能讓更多人關注、加入、堅守教師崗位。

分享到:
(責編:曾璐、羅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