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直播帶來業態發展新機遇

2018年09月10日16:5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在福建漳州龍海市九湖鎮長福村一家大型花卉企業內,工作人員用手機直播網售多肉花卉植物。新華社記者 姜克紅攝

  “希望有個好的文案編輯。”大學期間做過直播的小陶感言。直播要做出熱度,就需要專業的人策劃好主題、講好段子,僅靠主播自己安排內容會比較吃力。

  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在線直播用戶規模達到3.98億,預計2019年將突破5億。直播行業方興未艾,圍繞其誕生的各種新興職業也開始大顯身手﹔由直播推動的互聯網產業各種新變化,也值得關注。

  催生新職業

  “觀眾進來之后,你們要打招呼,心態要放得平。”在一間精心布置的畫室直播間裡,培訓師米黎正在對新人主播進行指導。成為主播容易,吸引萬千粉絲不易。網絡直播的門檻低,主播們大多是過來兼職的大學生,缺乏直播和表演經驗,由此,主播培訓師這一職業便應運而生。就像學校裡的老師一樣,主播培訓師在直播行業傳道授業。在小型的直播經紀公司中,企業管理者也會兼職這一工作。

  調音原本只是小劉的業余愛好,不過一些從事直播行業的朋友,平時喜歡找他調試直播用的音頻設備或是優化短視頻的聲音。活多了,技術熟了,小劉也會被人稱一聲“劉師傅”。“幾十秒的一段視頻,有時收費上千元。”小劉告訴筆者,即使價格高,仍有不少主播願意買單。為了迎合主播,還有調音師推出“包月”服務,配合主播的直播時間和直播內容,在線為主播的聲音“美顏”。

  直播間包裝師也頗受網絡直播行業的歡迎。“給淘寶店包裝直播間的要求最高,裝修的牆紙色調要能襯托出商品的質感。”職業場景包裝師張浩告訴筆者,從場景設計到材料採購,再到實地安裝,整套裝飾成本不會很高。像一般的小型直播間,一兩千元就能搞定。張浩指著一本設計方案說,他們會在滿足主播喜好和要求的前提下,和主播事先協商設計方案,施工過程中可以隨時接受檢驗。

  衍生新服務

  隨著直播產業的興盛,現在淘寶、京東等電商平台一般都會有專門為主播配置的電腦設備,包括主機、聲卡、麥克風、攝像頭,更高端的配件還有美顏攝像頭、補光燈、柔光罩等。據東營鼎潤影視傳媒有限公司的溫先生介紹,主播或者經紀公司將需求告訴店主,店主會為其量身打造相應的配置。一套設備的預算大概是2萬到3萬元,最便宜的也要1萬元左右。有時,購買一套設備也會配送調音優化或者裝修指導等服務。

  “我們公司專門聘請了主播運營,大概一周總結一次主播們的工作狀況。”溫先生說,主播運營在直播的過程中,會記錄直播間的數據,對主播的表現作出總結。直播結束后,主播運營會向主播作出反饋,並指導他們如何做得更好。

  主播運營對信息的處理和反饋,衍生出網絡直播行業的大數據服務平台,用以監控直播數據,跨平台整合數據,挖掘數據價值,提供具有影響力的平台數據排行榜。以“小葫蘆”主播大數據平台為例,網站每天會發布直播榜,包括主播排行榜、土豪排行榜及平台排行榜等,某個主播收到的彈幕量、禮物量都會有數據統計。此外,還專門設有“小葫蘆日報”“小葫蘆社區”等板塊,為直播行業提供展示和交流的平台,同時也為投資者提供參考。

  挖掘正能量

  “直觀、快速、表現形式好、交互性強、受眾可劃分,這些特點使得網絡直播的應用領域變得十分廣泛。教育、電子商務、游戲、餐飲、旅游等行業網絡直播都有所涉及。”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生活服務電商分析師陳禮騰說。

  據專家解釋,目前的網絡直播運營生態模式可總結為“直播+”,即直播與各行各業攜手發展,如“直播+教育”“直播+短視頻”等。其中,“直播+公益”“直播+扶貧”“直播+非遺”等模式引導著網絡直播行業往正能量的方向發展。

  今年3月,虎牙直播平台首頁發起“地球一小時”關燈直播,響應“地球一小時”節能活動。湖南大眾傳媒職業技術學院的肖海鷹老師通過直播,傳授扶貧技能、推廣貧困地區產品。花椒直播舉辦的“傳承·匠新——非物質文化遺產巡播”系列直播活動展示了數十個非遺項目和背后傳承者的故事。

  “網絡直播之於現在的社會其實是一種個人展示方法的升級。”億夲傳媒負責人張久春說。屏幕裡形形色色的面孔,抱著一顆熱忱之心,個性化地追求向往的生活,同時擔起社會責任。

  專家指出,從2016年的“直播元年”到現在,網絡直播仍然是一個年輕的行業,它不可“肆意生長”,需要完善的規范和教育。建立內容審核評議機制,提高從業人員素質,建設行業信用體系,才能引導行業健康有序發展。高校也應根據網絡直播的發展設置相應課程,充實該行業的專業知識,給學生更多的就業選擇。(李 貞 水藍薇 高 虹)

(責編:曾璐、羅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