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婁底公安民警黃其煥替人質身受刀傷 五小時生死較量

2018年09月12日11:2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對於湖南省婁底市公安局婁星分局民警黃其煥來說,8月30日的那5個小時,終生難忘。這5個小時裡,他果斷替換人質,獨自與持刀嫌疑人周旋,保護了人民群眾的安全﹔這5個小時裡,他渾身被油和水浸透,被菜刀抵住脖子,身上受了20多處刀傷。這是將生死置之度外的5個小時。“其實,當刀架在脖子上時,我就做好了隨時犧牲的准備。”黃其煥的話語很平靜,但背后是一場生死較量。

  主動替換人質

  “快來,有人拿著菜刀要砍人!”8月30日凌晨0時10分許,婁星分局漣濱派出所,一個報警電話打破了夜的寂靜。桑塘街茅塘社區一棟居民樓內,有人揮舞菜刀要砍人。

  剛抓回幾名吸毒嫌疑人,黃其煥來不及喝口水,又立即帶人趕赴現場。“頂樓的戴某勇受了刺激,拿著菜刀亂砍。”“隔壁房間還有小孩,嚇得不敢出來。”“他母親也被他推下了樓梯。”住戶們紛紛提供線索。

  黃其煥來不及多想,迅速沖上樓,看到被戴某勇從屋門口推下摔倒在二樓樓梯間的一名老年婦女。她是戴某勇的母親。此時,身材高大魁梧的戴某勇赤裸上身,穿著短褲,手持菜刀,一邊大嚷大喊,一邊追砍已被逼到過道盡頭的戴某峰。

  “不准上來,否則我殺了他!”見民警沖來,戴某勇舉起菜刀,放出狠話。

  “有什麼話好好說,沒必要動刀子。”黃其煥停下腳步,“我是警察,有事找我。”

  幾番勸說,黃其煥按照戴某勇的要求解除裝備,獨自置換戴某峰。為了讓滯留3樓的其他人也能脫險,黃其煥與戴某勇進了旁邊一個房間。

  死神相距咫尺

  “當時,我想用對話解決,這樣可以將傷害降到最低。”可一進房間,還沒來得及適應昏暗的光線,一把冰冷的菜刀立刻架在了黃其煥的脖子上。

  黃其煥的脖子被刀刃頂得生疼,他稍一反抗,戴某勇的刀刃就頂得更緊。“別亂動,再動就殺了你!”戴某勇不停地吼叫。

  戴某勇摸到一根電源線,要黃其煥把自己的手捆起來。黃其煥留了個心眼,故意沒捆緊。可狡猾的戴某勇一隻手用刀頂著黃其煥,另一隻手竟然摸黑把電源線捆緊並打了個死結。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房間內氣氛異常緊張。黃其煥嘗試做思想工作,戴某勇反而情緒更加暴躁,用菜刀在黃其煥的額角、脖頸、胸口、手臂、大腿上留下20余道血痕。聽見屋內持續傳來打砸和叫罵聲,樓下的隊友擔心黃其煥的安危,連忙喊話:“黃哥,你們談了這麼久了,要不要喝點水?”黃其煥連聲回答:“不行、不行、不行!”這讓同事們越發為黃其煥捏一把汗。

  此時的戴某勇愈發癲狂,亂砸亂摔。昏暗中他扯斷了水管,水汩汩流了一地。戴某勇逼迫黃其煥躺在濕漉漉的地板上,將他拖到陽台與廚房門之間,又隨手拿了一把菜刀,坐在擺放廚具的水泥板上,菜刀就懸在黃其煥的頭頂。

  沒過多久,戴某勇摸到一桶食用油,全潑到黃其煥身上,還打開了煤氣罐,煤氣味彌漫整個房間。他對黃其煥惡狠狠地說:“隻要外面的人沖進來,我就點火,咱們同歸於盡!”

  危急時顯機智

  僵持了4個多小時,長時間滴水未進,空氣中彌漫著的液化氣味道,再加上高強度的身體對抗,戴某勇有些難以支撐。

  “兄弟,咱們無冤無仇,何必以死要挾。”黃其煥抓住時機,開始勸說,“現在收手還來得及。”他顧不得身上多處傷痛,持續安撫戴某勇的情緒,為前來營救的戰友贏得時間。

  就在此時,湖南省婁底市公安局婁星分局巡特警支隊的干警正在仔細察看房屋結構、部署警力、研究處置措施。凌晨5時許,警方判斷戴某勇的身心已趨於疲憊,再次安排他的親朋好友進行勸說。

  “真的不抓我?”戴某勇心理出現了變化。他把黃其煥拉起來,左手揪著他的警服,右手把菜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一步一步走向門口。

  開門瞬間,戴某勇看到屋外全副武裝的民警,情緒又激動起來。就在這時,黃其煥借助身上沾著的食用油,機智地從戴某勇手中“摔倒”掙脫,屋外的戰友立刻沖進屋內,迅速用警用鋼叉將戴某勇控制住。

  近乎虛脫的黃其煥,隨后被同事們攙扶上救護車,處理完傷口已是早上8時。他淡定地給妻子打電話:“老婆,昨晚出了點小事,我被挾持當了人質,現在安全了。”電話那頭的妻子早已泣不成聲。(張洋 劉海平)

(責編:羅帥、曾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