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套值得為之付出心血和激情的叢書(做書者說)

2018年10月23日11:3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到2018年8月,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20世紀中國科學口述史”叢書已經出版了54種56冊。從2005年萌生想法提出選題到現在,歷時13年。

  13年的水磨功夫,其中的艱難和壓力,很難與外人道。

  叢書訪談對象包括中國20世紀第三代科學家(生於1915年左右,當時尚健在的老一輩科學家),之后的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資深院士(包括華裔外籍院士),在某些科學相關崗位上的關鍵人物,以及新中國科技發展史上裡程碑事件的重要決策者、組織者和參與者。叢書內容幾乎涉及中國所有的科學領域,特別是世界領先的領域,也涉及新中國重大的科學決策。

  湖南教育出版社的這套叢書出版以來,在科學界、文化界、出版界和社會各界產生了廣泛而深刻的影響。叢書各冊分別獲得國家級、省部級等獎項,以及全國性推薦、國家級、省部級出版基金資助,共計85種次。

  作為叢書策劃和編輯實施者之一,我覺得終於可告慰所有被訪談的科學家和科學事業領導人,特別是那些已經離世的老人們﹔終於可告慰孜孜矻矻13年、常年受嚴重眼疾困擾、身患小細胞肺癌的主編——著名科學史家樊宏業先生。

  56冊的皇皇巨制,是對新中國科學事業的致敬。20世紀,是中華民族從黑暗中覺醒而艱難地走向光明的世紀。當歷史走進21世紀的時候,人們理所當然地把過去的世紀當作一個整體加以回顧、梳理和研究。然而,由於多種原因,當時的歷史學家的目光,依然按歷史的慣性,更多地關注著政治、軍事、文藝等方面,卻很少關注20世紀中國科學事業的發展史。

  20世紀90年代末,我在與涂光熾、陳國達、唐敖慶等老一輩科學家的接觸中,了解到近現代中國科學發展中一些鮮為人知的歷史,而當時並沒有系統的關於近現代中國科學歷史的權威著作問世。基於對20世紀中國科學發展歷程的關注,基於對為中國科技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的老一輩科學家的敬仰,我心中萌生了要策劃一套關於中國著名科學家訪談錄的念頭,希望以他們個人的科學研究經歷,帶出20世紀中國科學的發展歷程。選題提出后,迅速得到各級出版領導及出版機構的重視,列入原新聞出版總署“十一五”重點出版規劃。

  在選題提出和后來的編輯過程中,我經常被科學家們的高尚人格和品德、忘我的科學精神和坦蕩廣闊的胸懷所感動。生物學家沈尚炯和很多科學家一樣,在新中國成立前后,沖破美國的脅迫和利誘,毅然回國,隻因一句話:“祖國需要我。”機車車輛動力學專家、兩院院士沈志雲在創立“沈氏理論”的日子裡,五天五夜在實驗室度過,全靠面包、水和信念支撐。地質學家文世宣9次參加青藏高原科考。陰歷七月十五日,昆侖山上,夜月當空,科學家詩興大發:“魂斷千裡不枉然,身臨此境便是仙。”科學家的詩人情懷,一片光風霽月。在從書中,這樣的事例比比皆是,猶如珍珠一般閃閃發光,常常使我淚濕眼眶。

  用13年時間做這麼一套書,究竟值不值得?我在這個過程中經常問自己。出於對叢書難度的估量,對出版周期的考慮,也經常有同行勸我們縮小規模,縮短周期。我思考的結果是:這是一套值得為之付出心血和激情的叢書!它的價值至少體現在這樣幾個方面:

  見証歷史。叢書選擇親歷中國20世紀科學技術發展歷史的著名科學家,以及20世紀特別是新中國科學發展重大戰略的重要參與者,通過被訪談者的口述實錄,見証中國一個世紀特別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科學技術發展的歷史。特別是對兩彈一星、青蒿素、雜交水稻、胰島素、電子對撞機、高鐵等20世紀中國重大科技科學工程的發展歷程的回顧,提供了大量鮮為人知、鮮活豐富的細節史料,使叢書具有特別的意義和價值。

  文化搶救。這些科學家和科學工作者,是一部活著的中國20世紀科學史。多年來,我們的筆觸很少深入他們的精神世界。比如當時列入受訪者第一批名單的著名科學家貝時璋、錢學森等,當時都年逾九十,多數纏綿病榻。從叢書開始策劃至今,已經有10多位著名科學家辭世,成為永遠的遺憾。對中國20世紀科學歷史和科學文化進行搶救是十分緊迫的工作。

  國際意義。中國20世紀科技發展的歷史和科學家,對中國同樣對世界文明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但是國際科技史界對於他們中的很多人是陌生的,對中國為世界科學技術發展所作的貢獻認識也極為有限。這使世界當代科技史變得不完整。叢書的出版,將為國際科技史研究提供重要、生動素材,彌補這不可或缺的一章,成為中國當代科技文化走向世界的重要載體。

  出版對於文明成果和文化傳播的作用毋庸多言。在一個快節奏的時代,更需要的是對這個職業的敬畏之心。在叢書的組稿、訪談、改稿等方面,叢書編委會從一開始就確定了統一的訪談和編撰標准,並試圖在國內率先樹立口述史出版物的專業性、規范化標准。在編輯加工環節,鑒於本叢書內容的復雜性和科學專業性,我們制定了詳細的編輯規范。要求責編在著手編輯書稿前,要對傳主的學科門類,傳主的生平和學術地位進行詳盡了解,因為隻有具備一定的專業基礎知識,熟悉學科研究歷史和現狀,才能有與專家、作者對話的“話語權”。要求責編對文中提到的學術機構,歷史人名,每幅圖片的拍攝時間、地點、人物位置都要仔細核實,對書中的資料要謹慎取舍,盡量做到萬無一失。我們制定了近乎苛刻的審稿制度並嚴格執行。初審編輯必須精讀稿件至少兩遍,校對在常規校稿基礎上再增加一個由資深校對把關的校次。復審、終審均要求逐字逐句通讀稿件。我作為復審,除了要對書稿的整體質量、內容結構和知識性問題把關外,還要對圖片格式、書稿體例等方面把關。為保証叢書的整體性,對每種類型的圖片尺寸我都做了詳細的規定,對圖片與文字的間距要求更細致到了毫米。對內容的整體把關,嚴格的編審校制度,精益求精的工作態度和工匠精神,使得叢書成為歷次編校檢查中的“優等生”。

  現在叢書終於全部完成。我們深信,這套叢書的科學價值、史料價值和認識價值,以及在口述史領域的探索意義,將隨著時間的推移日益凸顯,並產生更為深遠的影響。(李小娜)

  (作者為本套叢書的策劃者、湖南教育出版社編輯)

(責編:曾璐、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