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從源頭管好“水缸”

本報記者 申智林

2018年11月30日09:0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初冬時節,記者走訪湖南多個飲用水水源保護區,看到按要求圍在鐵柵欄裡的一級保護區一片平靜。

  今年3月,原環保部、水利部聯合下發《關於印發〈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方案〉的通知》,對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進行部署。湖南對縣級水源保護區開展排查,於10月底完成生態環境部重點督辦254個問題的整改、銷號、備案,並持續對相關水域進行治理防護。

  劃范圍——

  規范人員活動,清理亂佔亂建

  醴陵官庄水庫是醴陵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緩坡灘涂、天然良灣,吸引了大量游客前來游玩。村民紛紛將家從山上搬到水邊,置辦桌椅、改裝游船,開起農家樂。胡海林就是其中之一,他家一條游船“最火爆的時候,每天能掙2000塊錢”。

  今年8月,生態環境部明確,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內的餐飲娛樂項目都應拆除或關閉。此后,湖南簽發第5號總河長令,對侵佔水域洲灘等“亂佔”行為和非法建設及壅水、阻水嚴重等“亂建”行為開展專項整治。此后,保護區內17家農家樂全部被依法取締。

  據介紹,及時劃定飲用水水源保護區范圍,有助於規范人員活動,減少生活面源污染。2017年行動開展以來,湖南各地共拆遷一級保護區居民房屋面積31008平方米,新建180.78千米截污管網、88個污水處理站和5053套一體化污水處理設施。

  變觀念——

  退出養殖,改行種植

  從澧縣王家廠鎮芙蓉養殖場所在的山坡上往下眺望,下面就是王家廠水庫。嚴欽政以前是這裡的養殖戶。他告訴記者,“以前這有7棟房子,能養殖生豬2000頭”。

  “房子呢?”“拆了!現在改種樹了。”嚴欽政指著地裡一片大拇指粗的楠木說。

  原來,水域面積近5萬畝的王家廠水庫,集水面積達484平方千米,不但是澧陽平原100余萬畝農田的灌溉水源,還是津市、澧縣的規劃備用水源,承擔著保障兩縣市數十萬人飲水安全的重任。2016年,湖南省人民政府為其劃定了水源保護區。

  芙蓉養殖場所在的山坡,恰好在二級保護區內。今年5月,為配合水源地保護,在鎮政府動員下,他平整好土地,做起了果木生意。

  在整治縣級水源地環境問題過程中,湖南一面做好農業面源污染治理,先后退養生豬52506頭、家禽64760羽,拆除網箱面積597493平方米,退耕農作物種植面積6320畝﹔一面引導農民提高生態環保意識。

  醴陵官庄水庫,過去長期被水產網箱養殖佔據。胡海林就是最大養殖合作社負責人。為了說服他退出養殖,鎮政府工作人員白天拿著文件和他談政策,晚上端著花生和他坐在水庫邊上講道理,連續十幾天,終於做通了工作。

  “以前能見深度不過幾十厘米,現在有3米多。”水庫的變化,胡海林看在眼裡。

  建機制——

  落實長遠保護,方案仍待完善

  “長沙縣撈刀河星沙飲用水水源一級保護區內,有民房4棟,計劃完成整治時間為6月30日。”“5月31日前已完成房屋拆除,並進行復綠,銷號程序進行中。”

  這是飲用水水源地環境問題清理整治進展情況11月7日的報告。湖南專門制定了“驗收銷號備案”程序,做到“一問題、一驗收、一銷號、一備案”。

  與之配套,另有三項機制。一是在每個縣市區明確一名縣級領導為“第一責任人”,對該地縣級飲用水水源地環境問題全面負責﹔二是建立包片督查機制,由省生態環境廳、省水利廳、省人民檢察院成立7個包片督查組,聯合各市州環保局對14個市州進行包片督查﹔三是建立專家指導機制,省、市兩級專家組,及時研究解答相關問題,對整治驗收情況進行技術核查。

  但是,環境問題的解決並不止於治污、防污。既要保護居民的“水缸”,也要呵護水源地群眾的“飯碗”。2017年以來,盡管湖南各地已累計投入17.1216億元,但個別地區限於財政實力,農業退耕或工廠搬離的補償資金仍有缺口,存在未及時到位的情況。

(責編:羅帥、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