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優結構,讓種糧更賺錢

2019年01月04日09:2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制圖:張芳曼

  我們的飯碗任何時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中,糧食生產不能有絲毫放鬆。當前,糧食供求的主要矛盾已從總量不足轉變為結構性矛盾。伴隨消費升級,人們的需求從“吃得飽”轉向“吃得好”“吃得健康”“吃得放心”,糧食生產必須數量、質量並重。

  順應新形勢,需要深化糧食價格形成機制和收儲制度改革,構建現代糧食產業體系,在更高層次實現糧食供需動態平衡。

  市場倒逼調整——

  糧食生產出現積極變化,調優結構,以質量效益為導向

  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正在廣袤田野打造糧食生產轉型發展新框架。優質優價,糧農感受最深切的就是價格信號。

  秋收冬藏,又是糧食收購季。日前,多地啟動2018年中晚稻最低收購價執行預案,國標三等晚籼稻最低收購價126元/百斤,同比降低10元。同等級粳稻最低收購價格為每百斤130元,同比降低20元。“糧食收儲制度改革釋放出明確信號,過去‘農民種什麼,國家收什麼’,今后是‘市場缺什麼,農民種什麼’,通過優糧優價,引導農民向既重產量更重質量轉變。”黑龍江省樺川縣糧食局局長李洪泉說。

  調查發現,在價格信號引導下,去年各地糧食生產出現積極變化。

  調優結構,訂單農業規模擴大,實現“優糧優價”。“不種優質稻沒出路!”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區石公橋鎮嘉科水稻合作社理事長李子愛說,前年合作社與精為天米業公司簽了訂單,3800畝水稻,一半改種優質稻,經過一年磨合,去年成效顯了出來,“一斤優質稻1.5元,比常規稻高出兩毛錢,有訂單不愁賣,一畝能多掙200多元。”

  鼎城區農業局局長鐘興滿說,區裡出台政策,推廣優質稻,對種200畝以上的大戶,每畝給50元補助,農技服務小組對大戶進行一對一指導。全區水稻面積170萬畝,去年優質稻達到50萬畝。從市場情況看,普通稻谷難銷,但優質稻供不應求,兩者價格每100斤相差20—30元,農民種優質稻增收1.2億元以上。

  “黑龍江大米品質好,縣裡積極向優質、綠色上調,增加糯稻生產,引導農民往市場上走,減少受政策變動的影響。”樺川縣副縣長張義利說,縣裡建立縣級檢測中心,保障大米質量﹔搭建電商平台,注冊公共品牌,讓好大米賣出好價格。

  “好水稻不愁賣,每年都提前訂貨,價錢也有保障。”樺川縣玉成農機合作社理事長李玉成說,合作社經營1.2萬畝地,主要種3個水稻品種:稻花香、綏粳、糯稻,大部分是訂單收購,每斤價格2.4元,遠高於最低收購價。合作社還自留2000畝,加工縣裡統一打造的“星火”品牌大米,一斤最低能賣6塊錢。

  抱團發展,新技術、新模式提升效益。

  在湖南省寧鄉市雙江口鎮,20戶種糧大戶成立合作聯合社,抱團發展。探索一田兩用,去年聯合社在3500畝稻田推廣稻蝦共生,“一季水稻,一季龍蝦,一畝效益增加4000元,稻田生態復合種養,可能是今后一條出路。”合作聯社理事長范建鋒說。

  新技術、新裝備提升效益。安徽省巢湖市銀屏鎮三勝村大戶陳玉扣說,現在噴洒農藥用上了無人機,幾十畝地作業隻需十幾分鐘,而且噴洒均勻,飛防一次一畝10元左右,比人工省事省錢。

  多措並舉增效——

  千方百計降成本,延長鏈條,農機共享,換個方式種糧

  “成本上漲,糧價下壓,不換個種法不行了!”寧鄉市東湖塘鎮太平橋村農民袁鐵山,去年種了200畝水稻,其中50畝雙季稻,150畝單季中晚稻。老袁掰著手指算了筆賬:種一季稻谷,一畝地要肥料120元,種子、農藥300元,機耕機收180元,租金400元,再加上人工、澆地、運費等,畝成本要1300元左右。

  調查顯示,當前種糧成本呈現剛性增長趨勢。

  流轉租金佔到種糧成本的30%—40%。“租金三年漲了一倍,有點兒吃不消。”安徽省巢湖市廟崗鄉蓮花村的王學斌說,2015年每畝租金300元,現在好地塊漲到650元,丘陵地也漲到560元。去年他流轉1200畝田,每年貸款主要支付租金。

  管理成本也在攀升。55%的種糧主體反映農資“漲價快”。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區周家店鎮新時堰村農民魯方齊說:“前年一袋復合肥102元,去年到了120元,一年漲了近20%。”

  面對新形勢,怎麼種糧才賺錢?

  千方百計降成本。在樺川縣,李玉成的合作社採用魚、蟹、鴨共育技術,種植水稻減少化肥、農藥、除草劑的使用,“三減”每年一垧地能節約成本2000多元,而且綠色產品贏得了好口碑,帶來增值收益。

  調整結構保增收。王貴成是樺川繼成農產品種植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去年合作社的3315畝地,他進行了精心的種植結構規劃:1815畝高粱、925畝大豆、525畝水稻。這些高粱地在2016年種植的是玉米,2017年種植的是大豆。“這幾年糧食市場波動大,不能把寶都押在一個品種上,多幾個品種可以分散風險保証收益。而且,換品種還能拿到輪作補貼,也是一塊收入。”

  延長鏈條增效益。李玉成的合作社每年會產生大量水稻秸稈,一度為如何處理這些“廢物”傷透了腦筋。但如今“廢物”變成了“寶物”。合作社與一家生物質能源公司合作,將廢棄的秸稈打包加工成生物質顆粒,以每噸410—450元的價格賣給附近的發電廠,收益和加工公司按比例分成。“今后我們還想和龍頭企業深入合作,生產米糠油、飼料等,通過延長產業鏈條增加效益。”

  在寧鄉市雙江口鎮,范建鋒說:“有了規模才有議價實力,聯合社共經營2萬畝地,統一採購農資,價格能便宜10%﹔統一簽訂單,銷路有保障。”

  “手機一刷,用上共享農機,又快又實惠。”鼎城區謝家鋪鎮種糧大戶匡勇立說,“這些大家伙一天能耕40畝左右,100元到120元一畝,再不擔心耽誤農時。”如今,全區農作物機械化水平達85%以上,機械作業由單項作業邁向復合作業。政策扶持,鼎城區周家店鎮天合合作社上馬6台糧食烘干設備,日烘干能力90噸,濕谷到干谷,一斤能多賣兩毛多錢。

  政策扶持,收購主體對接生產主體。截至12月中旬,樺川縣收購最低收儲價水稻3.2萬噸,佔總收購量的5.9%。從各地糧食收購情況看,去年政策性收購量大幅減少,市場化購銷更為活躍,市場主體、購銷渠道、收購資金來源更趨多元。

  轉型中的期盼——

  政策銜接更緊密,引導市場預期,保障優糧賣出好價錢

  實現面向市場的轉型,不可能一蹴而就。改革中出現的問題要通過改革來解決。

  種糧主體期盼通過訂單實現優質優價。調查發現,不少種糧主體反映,訂單能力不足,最擔心優質糧難賣好價錢。

  在寧鄉市回龍鋪鎮沿河村,糧農李應台坦言,他流轉了700畝水稻,種的都是優質稻,但隻有60畝簽了訂單,其他的還沒找到買家。鼎城區周家店鎮白合寺村也面臨同樣問題,陳其主說,合作社經營6.04萬畝地,訂單面積隻有1萬畝,沒有合同,優質稻很難賣上好價錢。

  千方百計提供加工企業融資便利。調查發現,融資難是制約訂單的最大瓶頸。湖南金德米業總經理蘇運德說,糧食收購時間集中,需要大量資金,一年隻有農發行收購貸款790萬元,缺口約2000萬元,找其他商業銀行貸款難。希望政策精准扶持加工企業,通過“龍頭+農戶”的緊密聯系,推廣訂單種植,引導農民有序調結構。中糧富錦庫主任李維成建議,加強農業訂單的約束力,提升履約率。

  調查顯示,95%主體希望穩定市場預期,他們期盼政策銜接更緊密。

  結構調整有更多政策支持。在樺川,2016年的玉米面積約80萬畝,2017年降低為50萬畝。原因在於玉米價格大幅波動,農民紛紛把旱田改成了水田,把玉米換成了水稻。但去年的水稻價格下跌,玉米價格“逆襲”,不少農民打算再把水田改成旱田。

  “‘水改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富錦市二龍山鎮北地界村村民祁富林說,種水稻需要育秧大棚,也要插秧機等水田專用的農機,“備齊一整套沒有20多萬下不來,要是把水田改成旱地了,那這些裝備基本全作廢了。”

  調查發現,一些地方出現大戶退租、“雙改單”等苗頭。安徽省廬江縣泥河鎮天井村張傳順,3年前流轉1000多畝地,去年隻剩下400多畝。

  在寧鄉市,因為早稻效益低,“雙改單”現象普遍。市農業局副局長羅德輝說,去年全市早稻面積減少10萬畝。

  穩定糧農市場預期。基層干部建議,應當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穩定市場預期,讓農民作為市場主體學會看市場,適應市場波動。政策應當為產業發展營造更好的政策環境,理順產業鏈條,讓農民種得出,賣得好。

  夯實農田水利基礎。一些種糧主體希望,加強基礎設施,讓糧食生產不再受掣肘。

  “種地還是靠天吃飯,水利設施得跟上。”寧鄉市東湖塘鎮太平橋村袁鐵山說,村裡的山塘年久失修,渠道淤積,灌溉跑一路漏一路,去年大旱,合作社200多畝水稻秧苗都沒插下去。

  完善種糧社會化服務。巢湖市廟崗鄉蓮花村王學斌說:“我們賣的都是潮糧。因為一台烘干機要幾十萬元,使用率較低,難以短時間內收回成本。租用烘干機的話,一斤就要6分錢,大戶難承受。”

  業內人士表示,目前農業生產依然受農田水利、晾晒場地、農機設備等基礎不足的制約,今后應當通過加快基礎設施建設、增加社會化服務供給來改善生產條件,通過多種政策手段,調動農業經營主體種糧積極性。(記者 趙永平 朱 雋 王 浩 郁靜嫻)

(責編:邢佳、羅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