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開澄清會、公開通報、出具書面說明,各地積極消除誣告錯告對干部的負面影響

敢發聲 讓干部放開手腳(干部狀態新觀察·關注澄清保護機制)

侯琳良 宋豪新 潘俊強

2019年01月22日14:3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一段時間以來,很多地方健全完善了干部澄清保護機制,嚴肅查處錯告誣告行為。對有問題的干部不放過,對沒有問題的干部公開通報澄清、絕不耽誤。針對不實舉報及時澄清,能夠讓干部干事創業卸下包袱,調動他們的積極性、創造性,也對一方政治生態的“水土涵養”具有現實意義。

  案例一:是新官不理舊賬,還是依法解約?

  舉措:調查取証、當面約談、實地走訪,向全社會公開通報澄清

  去年4月,湖南省長沙市紀委收到中央巡視組移交的鄧某實名舉報線索:“李鵬飛任長沙晚報社黨委書記、社長后‘新官不理舊賬’,不履行承諾,解除晚報大酒店與長沙晚報社租賃合同,造成晚報大酒店2000萬元裝修投資損失……”

  “我們立即對這條舉報線索進行調查核實。”長沙市紀委監委第二紀檢監察室副主任劉昊敏告訴記者,調查組當面了解舉報人的舉報內容和訴求,對長沙晚報相關負責人進行了談話,收集了該報社的會議紀要、相關文件、當地法院民事判決書、公安機關行政處罰決定等用來証明有關情況的文字材料,“面對面,實地走訪,一個情節不落下,一個環節不能缺。”

  調查發現,晚報大酒店的租賃合同到期后,一直未支付租金,拒絕騰地退房,經長沙晚報社黨委專題會議研究,並向長沙市委及主管部門做專題報告后,長沙晚報社向芙蓉區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依法收回了綜合服務樓,向社會公開招租。

  “李鵬飛敢於堅持原則、頂住壓力,堅持黨委集體研究決策,並及時向主管部門請示匯報,沒有違紀違規問題。”這一案例,是去年長沙為7名干部澄清不實舉報公開通報的案例之一。“通報的范圍,從開始的內部通報到向全社會公布,公開力度越來越大。”劉昊敏介紹。

  2016年8月和2017年1月,長沙先后出台了《實行容錯糾錯鼓勵干事創業暫行辦法》和《關於為敢於擔當的干部擔當為敢於負責的干部負責的若干意見》。“這些措施從界定容錯免責10種情形、加大澄清關懷力度等方面,建立健全了科學有效的澄清保護機制。”長沙市委組織部負責同志說。

  “組織上澄清不實舉報,給我們吃下了‘定心丸’,在推進工作尤其是啃硬骨頭時,不再有心理包袱。”多名遭遇過不實舉報的干部向記者吐露心聲。據統計,2017年以來長沙市共為312名干部澄清不實舉報,其中通報典型案例23起,開展陽光處訪澄清不實舉報112人。

  案例二:是辱罵群眾屬實,還是遭受蓄意報復?

  舉措:開座談會、開通快辦“直通車”,及時處理誣告錯告信訪件

  “感謝區紀委的澄清,今后我將繼續為群眾干實事、辦好事。”近日,在四川省攀枝花市東區紀委監委召開的不實信訪舉報澄清說明座談會上,東區向陽村街道辦事處主任李勇激動地說。

  李勇的事情還得從一份舉報信講起。

  此前,四川省委第九巡視組收到一封舉報信,內容是實名舉報李勇辱罵群眾等違紀線索。接到信訪交辦函后,東區紀委監委第一時間成立專項調查小組,經多方查核取証,真相很快被還原:原來,舉報人因其房屋未被納入2018年棚改計劃,便與其他20余名居民一同到向陽村街道辦事處“討要說法”。在接訪過程中,值班接待責任人李勇始終認真接待、安撫和解釋政策,未發生任何違紀違規行為。但舉報人“討要說法”不成,隨即對李勇進行不實舉報。

  “我們要敢於發聲,有問題的干部不放過,沒有問題的干部也絕不耽誤。”攀枝花市東區紀委書記、區監委主任何峻峰說,在該信訪件結案的同時,東區紀委監委邀請該街道班子成員和全體支部黨員共18人,召開了不實信訪舉報澄清說明座談會,幫助干部卸下思想包袱、消除顧慮。

  “常言道,真相還在穿鞋,謠言已傳遍天下。因此,澄清正名還要處置及時。”四川達州萬源市紀委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2017年以來,萬源市紀委、監委堅持對信訪舉報線索嚴查細核,針對誣告錯告干部的信訪件,開通了直查快辦的“直通車”。收到涉及干部的信訪舉報后,萬源市紀委監委立即分析研判、甄別真偽、迅速落實,安排專人開展調查。對受到錯告誣告的黨員干部,將調查結果在2個工作日內向所在單位、上級黨組織、組織人事部門說明情況,並通過當面談話、村務公開等方式將結果反饋至舉報人,並與屬地鄉鎮分管領導、村第一書記、村兩委一起,組織當地干部和群眾召開不實舉報澄清正名座談會,再通過互聯網、微信公眾號等平台公開通報。據悉,開通“直通車”以來,該市已為12名黨員干部澄清正名。

  案例三:是監督干部行為,還是惡意編造事實?

  舉措:區分正常檢舉揭發和誣告陷害,嚴肅查處誣告陷害行為

  前不久,山東省濟南市公安局萊蕪分局和庄派出所工作人員唐光雲因誣告萊蕪區領導干部而受到處分。

  事情要追溯到去年初,萊蕪區分管領導為了解砂石資源整治情況,以打電話的方式向曾經舉報某砂石場有關問題的唐光雲反饋了解情況,雙方發生言語沖突。隨后,唐光雲在無任何根據的情況下,以該區分管領導中午醉酒為由進行舉報,意在使其受到紀律追究。調查結果顯示,唐光雲為捏造事實進行誣告。據辦案人員介紹,唐光雲彼時尚在留黨察看處分期間,因此受到開除黨籍處分。同時,萊蕪分局給予其降低崗位等級處分。

  2017年底,山東制定發布《關於激勵干部擔當作為干事創業的意見(試行)》,2018年7月,又出台《中共山東省委關於進一步激勵廣大干部新時代新擔當新作為的實施意見》(后稱《實施意見》),健全完善干部澄清保護機制,區分正常檢舉揭發和誣告陷害,依紀依法嚴肅查處誣告陷害行為,及時為受到不實舉報的黨員干部澄清正名。

  《實施意見》規定,信訪舉報,經調查屬惡意中傷、誣告陷害、散布謠言和不實消息的,及時給予勸阻、批評、教育﹔涉嫌違規違紀的,給予組織處理或紀律處分﹔涉嫌違法的,移交有關國家機關依法處理。對實施誣告陷害的有關人員與社會誠信體系建設挂鉤,納入失信“黑名單”,視情節輕重予以通報。對受到誣告陷害、嚴重失實舉報的干部,由黨委(黨組)或相關部門給予澄清正名。

  去年以來,山東省各級紀委監委通報了若干起誣告陷害誹謗黨員干部典型問題。據山東紀委監委相關人員介紹,這些典型問題都是借舉報之名行誣告陷害之實,甚至干擾了正常信訪和換屆工作秩序。

  山東省要求,各級紀檢監察機關一方面要嚴格用紀律尺子衡量黨員干部行為,另一方面加大對誣告陷害、打擊報復行為的查處力度,對惡意中傷、散布謠言和不實消息的,發現一起、查處一起,對受到惡意中傷、誣告陷害的干部,及時作出結論,並通過適當方式為其澄清正名、消除顧慮,努力營造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

(責編:羅帥、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