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復后的明清戲台成了鄉村小舞台,湖南省桂陽縣——

沉睡的古戲台,醒了(解碼·城鄉文化設施利用)

申智林

2019年02月13日11:1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圖為桂陽縣蓮塘鎮錦湖村的村民在公祠戲台看戲曲表演。肖井東攝

  圖為桂陽縣蓮塘鎮錦湖村的村民在公祠戲台看戲曲表演。肖井東攝

  核心閱讀

  老百姓喜愛戲曲,村子裡卻缺舞台、少活動,這曾是“戲窩子”湖南桂陽縣面臨的煩惱。2014年以來,縣裡的300多座明清古戲台普遍得到修復和保護,其中100余座承擔起鄉村小舞台的功能,重新投入使用,成了農村文化設施的有效補充。村戲班子又唱起來了,劇團下鄉更便利了,古戲台上重新響起的樂聲,不僅盤活了閑置的文化資源,更聚攏了村民的心。

  大年三十,湖南省郴州市桂陽縣廟下古村的戲台上,琴聲傳,鼓點響,65歲的雷飛朋嗓子一開,將山村帶進了喜慶的節日氣氛中。二三十位村民和他一起,在台上唱湘劇、賀新春,好不熱鬧。樂音未斷,正月初三,村裡舉行青年聯歡,從四面八方趕來的2000多名觀眾,將戲台所在的祠堂塞了個滿滿當當,唱歌、跳舞、演小品,不亦樂乎。“修繕的老戲台,成了大家的文化活動中心。”村支書雷知剛說。演湘劇、唱湘昆、看花燈、聽講習,現在已成了節慶日和農閑時,當地村民最樂於參加的活動。

  如今,類似的情景在桂陽越來越常見。自2014年以來,縣裡的300多座明清古戲台普遍得到修復,其中100余座承擔起鄉村小舞台的功能,重新投入使用。建在村落中心,聚攏家家戶戶,恢復熱鬧的古戲台成了老百姓飽覽文化的窗口,展現生活的舞台。

  “戲窩子”裡缺設施,眾多古戲台派上了用場

  “山歌好唱難起頭,木匠難起九龍樓﹔鐵匠難打鐵獅子,石匠難鑿石繡球……”一首《勸世新歌》唱開,60歲的陽山村廖家灣村民何愛菊滿臉笑容。

  作為村裡文藝小隊的帶頭人,何愛菊身邊有一群村民,個個都是老文藝骨干。說“老”,可一點兒也不夸張,這個18人的小團隊裡,年紀最小的45歲,最大的73歲,59歲的二胡琴師何善貴,在小隊裡都算得上“年輕”成員。

  距廣東省不遠的桂陽多是山地丘陵,人均耕地面積小,青壯勞力大多去了珠三角。平時,留守各村的主要是老人和小孩,年輕人特別少。但這樣的人口結構,不妨礙當地保持濃厚的戲曲文化氛圍。昆劇、湘劇、祁劇、花燈小調,在這裡長期流行。被稱為“戲窩子”的桂陽,不管年齡幾何,吹拉彈唱,許多人都能露一手。

  “好個廖家灣,三年兩屆‘奪奪班’(當地一個木偶劇種),台子搭在禾場上,看戲人站在山垚上。”村民何柏鬆隨口哼唱的這首民謠,道出了當地老百姓對戲曲的喜愛,也反映出村級文化設施不足的境況。年輕人不多,少了活力﹔文化設施不夠,少了陣地,因此,陽山村的文化活動以前開展得並不好。何愛菊的文藝小隊成立了十幾年,除了2006年參加縣裡表演,此前大多數時間也處於半解散狀態。

  2014年,在完善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過程中,桂陽縣委宣傳部和文體廣新局意識到,桂陽數量眾多的古戲台不但文化內涵豐富,具有文物價值,還貼近老百姓生活,具有實用價值。於是,劃撥經費,以獎代補,鼓勵各村級單位對古戲台進行修復,作為基層公共文化設施的有效補充。

  趁此機會,陽山村廖家灣宗祠裡的古戲台修復好了,也讓村裡的文藝小隊有了落腳點。“天氣好,就在禾場練﹔天氣不好,就上戲台演。”何愛菊拉著隊員編排節目,自娛自樂。廟下古村的老戲迷,也靠一座修復的古戲台聯系起來。4年前,村戲班子開始在修葺一新的古戲台上開展常態化的演出。忙時下地干活,閑時登台演出,有了身邊的舞台,村民們也多了展現自我的訴求。演員、樂師、道具師、化妝師,全都是村裡人。81歲的雷嗣平演不了角了,還堅持給劇團寫劇本。

  省下搭建舞台的開支,大小劇團下鄉更便利

  “搭個好點的舞台起碼兩萬多元,差點的也要四五千。”關於送戲下鄉,桂陽縣湘劇保護傳承中心主任謝能姣心裡有本經濟賬,雖然是公益演出,但也需各類開支,其中舞台搭建佔大頭,劇團和村級財政都承擔不起。以往,除了縣財政支持的項目,或者村民自籌資金搞的活動,縣裡劇團很難主動下到村裡。

  后來,文化部門給劇團配備了舞台車,開著車進村,往寬敞的空地一擺,車廂就是舞台,解決了部分問題。只是,有的村道路還太窄,舞台車進不去,成了劇團到達不了的“死角”。

  2015年,縣湘劇團去泗洲鄉下陽村義演,舞台車就被卡在村口。一籌莫展之際,村民跑來說,村裡還有座古戲台,不知道能不能用。謝能姣帶著演員過去一看,當即決定就在古戲台上演。

  聽到老戲台上響起了多年不聞的二胡聲,很多村民走出家門瞧個究竟。那天的演出出乎意料地成功,“站在古戲台上,我想起自己小時候坐在戲台下看演出的情形。”謝能姣回憶,“觀眾看得真的很投入。”

  那一年,古戲台修復和保護工作在桂陽縣全面鋪開,縣委宣傳部牽頭,縣文體廣新局、縣文化館承辦的“百座戲台千場戲”公共文化活動項目實施一年后,進入更成熟的階段。縣裡鼓勵並扶持各類劇團參與公共文化服務,利用現有古戲台,送更多戲曲文化節目到老百姓身邊。

  縣湘劇團下鄉演出有了不同選擇——沒戲台的地方用舞台車,有戲台的地方就輕車簡裝,把道具和演員送到位。2017年,他們下鄉表演126場,平均每周入村兩三次。

  小劇團受益更多。方元鎮燕塘村村民王開任個人投入70多萬元,成立小劇團,保護地方非遺花燈小調。沒有戲台前,為方便帶著劇團走村串戶,他置辦了3輛車,一輛載簡易舞台、一輛載道具、一輛載演員,開銷不菲。如今有了古戲台,舞台的運載、拆裝開支都省了下來。

  目前,桂陽全縣有100余支戲曲團隊,每個團隊少則十幾人,多則80余人。有了修繕一新的古戲台,這些業余戲曲團隊立足鄉土,自籌資金、自編自導,每年演出場次超過1500場。

  村民盼著劇目更有新意、古戲台再升級

  廟下古村的戲台上,戲劇《穆桂英挂帥》演得正精彩。“猛聽得金鼓響號角聲震,喚起我破天門壯志凌雲……”扮演穆桂英的村民曲詞純熟,動靜有度。台下幾位村民卻有些興致寥寥,“看過好多遍,沒新樣。”

  劇目形式單一、劇本新意不多,是不少鄉村小劇團面臨的實際困難。為此,桂陽縣去年專門出台《關於支持戲曲傳承發展的實施意見》,提高基層戲曲人才素質,培植優秀戲曲演藝團隊,促進農村古戲台的使用效益。縣湘劇保護傳承中心每年復排或移植一到兩場大戲,創作2至3個質量較高的小戲,豐富鄉村小劇團的演出劇目﹔縣文化館專干每年下基層指導不少於60天,指導排練節目5到10個﹔縣文體廣新局、文化館每年組織兩到三次業余劇團負責人及業務骨干培訓﹔全縣每年舉辦一次業余劇團匯演。

  如今,縣湘劇團下鄉演出,“不但歡迎村民在台下看,更鼓勵村裡的戲班上台演”。“我們演一場,他們演一場﹔或者合起來演一場,都可以。”謝能姣說,這樣的互動能有效回應村民“多來文化‘引路人’”的期待。

  去年3月,桂陽縣新風講習活動走出會議室,走上古戲台,又給村民帶來別樣體驗。前不久,一個講懶漢脫貧的小品吸引了陽山村廖家灣全組一半的村民來觀看。不少村民受到啟發,或沿用傳統戲曲形式,增加當代內容﹔或創新表演形式,反映現代生活,為古戲台增添了不少生機與活力。“戲曲下鄉和新風講習,兩個文化品牌,立足一個文化陣地。”桂陽縣委宣傳部有關負責人說。

  而隨著表演形式越來越豐富,古戲台相對簡單的聲光電配置,慢慢跟不上演出的要求了。“我們的音響、燈光、道具,要是能再改進一些,就好了。”一位村民說。現在,老百姓又有了新的期待。

(責編:羅帥、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