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華容縣治河渡鎮黨委書記張水鋒——

河水要干淨 岸上得勤走(美麗中國·河湖長的一天③)

申智林

2019年02月13日16:5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隆冬時節,湖南省華容縣治河渡鎮華容河的大堤上寒風勁峭。迎著冰冷的雨點,張水鋒緊了緊身上的外套,沿著堤坡,向水邊走去。

張水鋒是治河渡鎮黨委書記,2017年5月起開始擔任鎮裡的總河長,對全鎮大小河渠水道負總責。繞鎮而過的華容河,有8公裡河段也歸他直接管理。每月他要巡河至少三次,每次都要在自己負責的這段河堤上來回巡查幾遍。

長約60公裡的華容河,自湖北石首的調弦口接引長江水,蜿蜒東南向,出華容縣城,過君山、入洞庭。治河渡鎮就在華容河一南一北兩條水道之間。“鎮內37公裡的河道,管著全鎮的吃水、用水。”張水鋒說。

巡河,做不得表面功夫

張水鋒在岸邊走著,發現不遠處河道中間一處水面略渾濁,頓時警惕起來。

“巡河,不能光在堤上看,還得下到水邊探。像這樣顏色不一樣的地方,可能就藏著偷排污水的管道。”一邊說著,張水鋒撿起一顆小石子對著水面扔下去,感覺出河水大致深度后,他找來竹竿,和同行的工作人員仔細探著河床,確認無異常后才回到岸上。

這個經驗,是他和鎮河長辦的同志一起摸索出來的。此前,鎮上一家泡菜加工廠,用鋪設明暗管的方式,將污水管道延伸到了河邊。明管的口子露在岸上,暗管伸到了河底中央。明管裡流出的是清水,暗管裡則是污水。

巡河時,張水鋒發現河面有處直徑一米左右的水體呈黑色,一查,果然發現了問題。

“巡河,做不得表面功夫。”張水鋒總結,發現疑似排污點,就及時處理﹔沒能當場確定的,打開手機APP進行標注,根據屬地管理的原則,交由對應的村級河長查明原因。

以前污染沒人管,現在都知道找河長

臨近中午,剛巡查完8公裡河段,張水鋒的手機響了。有村民通過河長熱線反映,華容河干渠新華大港黃蓬村段有死亡的小魚。

接到舉報,張水鋒馬上帶著工作人員趕到現場,原因很快查清楚,有村民准備進行稻蝦種養,對稻田進行前期消毒時,操作不當,廢水入了渠。

張水鋒一面協助加固設施,防止廢水再度流入水渠﹔一面組織人員將小魚打撈上來,做無害化處理﹔一面協調渠道管理處,加大水流量,增強水體自淨能力。

“以前污染沒人管,現在都知道找河長。”張水鋒說,河長公示牌剛公布他的電話時,隔三差五有電話投訴,忙得焦頭爛額,隨著問題逐步解決,“現在平均一個月也就接到一兩次投訴”。

吃過午飯,張水鋒就帶著鎮河長辦的同志往養殖戶陳水兵家趕去。

穿過泥濘的小路,來到豬舍所在地——離華容河不過800多米,距鎮自來水廠不到300米,明確為禽畜禁養區。這裡已經聞不到臭烘烘的味道,如果不是遺留在地上的飼料編織袋,幾乎看不出以前生豬存欄有八九百頭。

陳水兵從2006年開始養殖,摸爬滾打,熟知這個行業的門道。通知他要退養時,正值肉價上揚的起點,他不情願。河長辦工作人員首次上門勸說時,被陳水兵直接晾在一邊。第二天,張水鋒又去,講養殖場污染現狀,講當下環保政策,講周邊群眾對水污染的投訴,最后指著自來水廠和華容河說道:“自己喝的水,自己游的河,總要干淨不是?”

陳水兵沉默著不說話。道理他其實都聽進去了,可妻子患病身體不好,家裡困難是實實在在的。了解到陳水兵家的具體情況,張水鋒帶著河長辦的同志,入豬舍,點數定損,根據政策給予補貼,還安排人員給成豬找銷路、給仔豬找臨時安置點。轉移當天,工作人員齊上陣,奮戰到晚上12點。

“河水要干淨,岸上得勤走。不但要查河裡出了什麼問題,也要看岸上的老百姓有什麼想法。”張水鋒回想起前后五次上陳水兵家的經歷,感慨道。而這次走訪,他是去了解陳水兵重建養殖場的新訴求。

管好一條河仍需各方齊抓

出了養殖場,張水鋒去往紅光社區砂石堆場查看。鎮裡依規設置的這處砂石集中售賣點即將建成,以后砂石經營有望走上有序軌道。此前,華容河道裡,佔據灘涂經營砂石的村民有9戶。亂堆、亂佔既給河道排洪帶來隱患,又造成不小的污染。為此,河長辦沒少下功夫。

2018年9月,華容縣公安局設立護河警務室,在每個鄉鎮的派出所設立“護河警長”一職,解決了基層河長執法難的問題。

“鎮級單位權力小,以前要管理一條河,根本沒法想象。”張水鋒說,現在河長一旦發現企業偷排,留存好証據,向有關部門報告后,就可提前介入,及時制止違法行為。

忙完這一切,已快到下班時間,張水鋒憂心鎮污水處理廠的施工進度,決定去看一看。車行至登瀛村,72歲的民間河長嚴樂雲正走在嚴家河邊,撿拾垂釣者遺留在草叢中的餐盒。

“嚴老,回家去吧,天氣冷了!”張水鋒在橋上停下車喊道。嚴樂雲回應,“有垃圾,我哪裡能不管呢?”

巡河路上,越來越多的力量已經加入。

(責編:羅帥、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