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所革命造福鄉村(會場內外·熱議鄉村振興)

2019年03月06日08:5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隨著“廁所革命”的深入推進,曾經衛生堪憂的農村廁所正在經歷一場“蝶變”。在今年全國兩會上,代表委員們紛紛講述家鄉“廁所革命”的故事,他們的講述道出了各地干部群眾的真切感受。

  會內:

  浙江省德清縣阜溪街道五四村黨總支書記孫國文代表說,10多年前,在五四村找一個抽水馬桶都困難。從2014年起,村裡開展“廁所革命”,由政府補貼一部分、村集體支持一部分、村民出資一部分,使家家戶戶都用上了潔淨、方便的抽水馬桶,村裡也建起了高標准的公共廁所。孫國文代表說,這幾年,五四村打造3A級景區,更感到“廁所革命”的重要性,沒有包括公共廁所在內的現代化的旅游基礎設施,就談不上發展鄉村旅游,談不上發家致富。

  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古丈縣默戎鎮牛角山村黨總支書記龍獻文代表說,如今,在牛角山,超過85%的家庭完成了廁所的新建或改造。“農村居住,也可以很干淨。現在村民建新房,我們都鼓勵建衛生間、洗漱間,不但他們自己住得舒適,而且滿足現代生活的要求,吸引外來游客住得下來。”

  吉林省敦化市大石頭鎮三河村黨支部書記谷鳳杰代表說,這兩年咱們村都用上了室內衛生間、沖水馬桶。小廁所撬動大民生。屋外地下深埋罐裝化糞池,一開春,發酵好的肥料又可以抽進自家菜園子。

  無錫靈山文化旅游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吳國平代表說,當前,全國旅游系統開展“廁所革命”,已取得初步成效。但從整體來看,廁所質量、管理服務、科技應用、如廁文明還有提升空間。要解決這一問題,需要全社會從思想認識、文化觀念、政策措施、體制機制等多方面進行變革,其他旅游配套服務體系也需要進行“廁所革命”,形成合力。

  會外:

  中國旅游研究院院長戴斌認為,農村“廁所革命”既是美麗鄉村基礎設施建設必要組成部分,也是鄉村旅游公共服務的重點領域。“幾輩子都這麼過的”老觀念一旦遇到現代旅游新需求,就需要加快變革。其中,做好村民思想工作至關重要。要幫助村民算好成本和收益賬:環境美了,游客多了,收入增加了,村民才有積極性。

  戴斌說,中西部廣大農村新建和改建廁所,需要更大的公共投入。應該重點抓好鄉村旅游資源和客源市場開發,游客來了,就會給當地的生活方式帶來影響。為了留住游客,旅游村鎮和鄉村旅游接待戶就會下大力氣把包括廁所在內的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搞好。

  四川成都的楊進女士說:“如今開車旅行,不論是在高速公路服務區,還是在‘農家樂’,都能感到公共廁所確實干淨了不少。現在應該加大如廁文明的宣傳力度,隻有公眾提高文明意識,‘廁所革命’的目標才能最終實現。”

  山東榮成市俚島鎮煙墩角村黨支部書記曲學軍說,自實行改廁以來,村裡共建設了27處戶型污水處理器。“環境好了,河水清了,天鵝越來越多,游客也越來越多。”去年來煙墩角村的游客達到20多萬人次,僅冬天一個季節,戶均收入就達3萬多元。

  各地政府對廁所革命的資金投入力度明顯加大。2018年內蒙古自治區本級財政安排廁所建設補助資金8000萬元,在全區12個盟市開展農村牧區廁所建設試點工作。計劃到2020年底,全區各盟市及旗縣所在地城鎮新建和改擴建公共廁所8257座﹔景區新建和改擴建公共廁所2403座。針對農村牧區,將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對於城市近郊及其他環境容量較小地區的村庄,力爭實現戶用衛生廁所全覆蓋﹔其他地區按照群眾接受、經濟適用、維護方便、不污染公共水體的要求,普及不同水平的衛生廁所。

  廁所建好了,更要管好用好。“農村‘廁所革命’一定要因地制宜,經濟適用,不要一味追求高大上。”浙江省開化縣齊溪鎮龍門村黨支部書記汪德剛說,改造好廁所不容易,管理好廁所更不容易。“廁所革命”不是一陣風,要從改善管理上入手,確保農村“廁所革命”取得扎實成效。

  按照《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和《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方案》,到2020年,東部地區、中西部城市近郊區等有基礎、有條件的地區,要基本完成農村戶用廁所無害化改造,廁所糞污基本得到處理或資源化利用,管護長效機制初步建立﹔中西部有較好基礎、基本具備條件的地區,力爭衛生廁所普及率達85%﹔地處偏遠、經濟欠發達等地區,衛生廁所普及率明顯提高。

  (本報記者徐雋、林麗鸝、申智林、肖家鑫、張棖、魏哲哲、姚雪青、祝大偉、李家鼎採寫)

(責編:萬麗君、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