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湖南湘西的全國人大代表談打好脫貧攻堅戰——

精准施策 下足繡花功夫

申智林

2019年03月14日10:4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總書記參加甘肅代表團審議時指出,這些年來,脫貧攻堅力度之大、規模之廣、影響之深前所未有,取得了決定性進展。在精准扶貧理念指引下,十八洞村的巨變就是全國脫貧攻堅一個生動的注腳。”認真學習習近平總書記全國兩會重要講話精神,來自湖南湘西的全國人大代表倍感振奮。

  2013年11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縣十八洞村考察時首次提出了“精准扶貧”,明確要求“不栽盆景,不搭風景”“不能搞特殊化,但不能沒有變化”,不僅要自身實現脫貧,還要探索“可復制、可推廣”的脫貧經驗。

  如今,十八洞村人均純收入從2013年的1668元躍升至去年的12128元,成功摘掉了貧困的帽子,為其他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提供了很好的借鑒。代表們認為,越是到脫貧攻堅的關鍵階段,越要聚焦精准、下足繡花功夫,抓實抓細各項工作,確保脫貧有實效、可持續、經得起歷史檢驗。

  從建檔立卡到動態管理

  讓扶貧對象識別更准確

  “我家有樓房和四輪車,這個貧困戶不能當……”2014年,在十八洞村貧困戶精准識別會議上,村民龍太金主動站出來說。

  戶主申請、投票識別、三級會審、公告公示、鄉鎮審核、縣級審批、入戶登記——2014年,十八洞村摸索出貧困戶精准識別“七步法”,每一步都參照統一的“硬杠杠”:家裡有拿工資的不評,在城裡買了商品房的不評,在村裡修了三層以上小樓的不評……

  精准扶貧工作在湘西州推開后,十八洞村的識別經驗成為全州的參考。“我們對識別工作實行全程民主評議和監督。”湘西州委副書記、州長龍曉華代表說,“目的隻有一個,確保建檔立卡的結果讓群眾認可。”

  僅有初步識別還不夠。貧困戶數據動態管理,做到應進則進、應出則出。數據比對,入戶走訪,再次核查……十八洞村建檔立卡的貧困戶,從最初的542人核准到533人,讓評進來的滿意,沒評進來的服氣。近年來,湘西州組織5次建檔立卡“回頭看”工作,共核准貧困人口66.01萬人,核減7.42萬人。“守好精准識別這道關卡,是后續工作良好開展的前提。”龍曉華說。

  從能人開路到黨建引領

  讓黨組織戰斗堡壘作用發揮更充分

  3名班子成員,平均年齡超過55歲﹔兩個初中學歷、一個小學文化。此前,十八洞村的黨支部班子年齡偏大,文化程度不高,帶頭致富和帶動群眾致富的能力都比較弱。2014年1月,花垣縣委抽調5名黨員組成十八洞村精准扶貧工作隊,同時選派第一書記駐村,支持村兩委班子開展工作。黨員隆英足在村裡建起養殖合作社,自己增加收入,還先后幫助20多戶貧困家庭創業就業。

  “脫貧攻堅任務能否完成,關鍵在人,關鍵在干部隊伍作風。”這是湘西州古丈縣默戎鎮牛角山村黨總支書記龍獻文代表記在心裡的一句話。在群眾遲疑觀望、不敢嘗試新的增收渠道時,龍獻文發動黨員先期試種,以可見的收益帶動村民的積極性,“黨員素質要過硬,黨組織要發揮好戰斗堡壘作用。”截至2018年底,全州組建工作隊1751個,選派5995名干部,實現對1110個貧困村和641個有貧困人口的非貧困村(社區)“一村一隊”全覆蓋。

  從因地制宜到科技創新

  讓扶貧產業立得更長久

  “2017年,十八洞村的獼猴桃採摘了200噸,村民人均增收1000多元﹔2018年,產量和增收額至少翻了一番。”湘西州柑橘科學研究所所長彭際淼代表說。

  人均耕地僅0.83畝,山高谷深,十八洞村的地理條件不太適合種植業發展。但村裡成立“十八洞村苗漢子果業有限責任公司”,從周邊村子租來近2000畝土地,發展“飛地”經濟,種的就是湘西一直在種的水果——獼猴桃。“發展扶貧種植業的第一要義是少犯錯。”彭際淼認為,貧困戶對試錯成本的承受能力低,因地制宜最關鍵。中國科學院武漢植物園以專利扶貧方式,向十八洞轉移了“金梅”和“東紅”兩個優質新獼猴桃品種,解決了舊品種口感一般、市場飽和等問題。“十八洞的品牌加科技創新,為獼猴桃經濟插上翅膀。”彭際淼說。

  以十八洞村為樣板,湘西州依據各地特點,發展出柑橘、茶葉、煙葉、獼猴桃等八大特色農業產業,帶動83%的貧困村集體經濟收入超過5萬元。

  從就業幫扶到扶志扶智

  讓貧困根源挖得更徹底

  85人在村裡就業創業,300余人外出務工就業。離開土地,許多十八洞村村民找到就業崗位。

  “就業一人,脫貧一戶。”湘西民族職業技術學院副教授江天亮代表說,推動貧困人口就業,一方面要想辦法根據其既有能力提供適合崗位﹔另一方面要加大培訓力度,促進勞動者技能提升。“湘西州21所中職、高職院校,在校學生3萬多人,其中很大一部分將為家鄉脫貧貢獻力量。”江天亮信心滿滿。

  與此同時,湘西的基礎教育水平也在穩步提升。從十八洞村出發,沿山路走不長時間,就是2014年重新修繕的十八洞村小學,由於離得近,村裡低年級學生大多在這裡上學。像這樣的小規模學校,湘西目前有近千所。江天亮認為,精准扶貧還體現在精准補足鄉村教育的短板,“不能讓上一代的知識欠缺,成為下一代的貧困原因。”

(責編:羅帥、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