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網聯起風雲 岳麓聚首話未來

2019互聯網岳麓峰會高峰論壇嘉賓發言摘登

2019年04月03日10:01  來源:湖南日報
 

  李彥宏

  徐直軍

  李躍

  彭波

   湯道生

   王剛

   姚勁波

  周群飛

  傅盛

  徐少春

  熊曉鴿

  本版照片均為湖南日報記者 唐俊 徐行 攝

  全球技術創新進入“中國時間”

  百度創始人、董事長兼CEO 李彥宏

  非常高興來到岳麓峰會,這是個充滿了科技感的會議。當我們提到岳麓,首先想起來的是有1800年歷史的岳麓書院,讓我們感受到湖南深厚的文化積澱。

  今天,我們這個峰會的主題是智能網聯。智能網聯最開始是在汽車工業中提出,在我看來它有3個境界。第一個境界就是基礎設施的智能網聯化,比如說路口的信息燈,通過智能網聯后可以科學、精確地計算出紅綠燈的時間,能大幅度提升城市道路通行的效率。第二個境界是自動泊車,也就是最后一公裡的無人駕駛,省卻停車擁堵的煩惱。第三個境界就是人人向往的無人駕駛的時代。

  但是,智能網聯不僅隻在汽車工業,在很多領域有非常大的發展潛力,比如智能音箱的出現。過去20年,中國人對於手機的依賴程度不斷上升,但未來20年,依賴程度將逐步下降。因為未來人們跟機器交互的方式會變得多樣,不再局限於觸摸。而機器將會越來越聰明,越來越懂得並滿足人的需求。除了智能家居,還有智能醫療、智能教育、智能制造業等,我們的工作生活中會出現更多的人工智能。

  如果說過去20年中國互聯網改變了消費,那麼未來20年到50年,人工智能會改變供給端。而這方面中國有很多的優勢,尤其是在數據上。我們有這麼多大規模的城市,會產生很多很多數據﹔當數據計算成本不斷降低,算法不斷創新的時候,就會推進行業效率不斷提升。可以說,中國在未來智能化的道路上將起到引領作用。

  我查了一下,中國現代意義上第一條跑汽車的公路誕生在湖南,是從長沙到湘潭的長潭公路。1921年竣工,跟世界上第一條公路相比間隔了100多年。那時候,我們確實很落后,而今天我們擁有這麼多的人口資源,擁有這麼多的人工智能的應用場景,擁有這麼好的基礎設施,隻要我們勇於先行先試,敢為天下先,那麼很多在世界上其他地方碰不到的困難,我們會先碰到﹔在其他地方沒有的場景,我們這裡會有﹔在其他地方沒有解決過的問題,我們有機會首先去解決。而首先解決新問題,就是創新。所以,我想說,世界創新技術的發展,逐步會進入“中國時間”。身處這樣一個時代,身處這樣一個環境當中,我們非常有信心,為技術創新、為社會進步作出自己的貢獻。

  智能革命是中國企業的戰略機遇

  華為公司副董事長、輪值董事長 徐直軍

  我想談兩個話題,第一個是人工智能在未來能改變什麼,第二個是改變的過程中政府又能夠做點什麼。

  萬物智能正在改變各個行業產品的焦點,也就是說未來產品競爭力的焦點會發生改變,會改變整個制造業。其實,這是中國企業的戰略機遇,它與工業革命、信息革命不同,這次智能革命是中國第一次與世界發達國家站在了相同的起跑線上,是中國企業趕超歐美日企業同步競爭的若干年來的難得機會。

  如家電的普及解放了人的體力,但是今天的家電產品在使用上越來越不友好。我們一直希望改變這種落后的操作體驗或者說用戶體驗。但是過去我們苦於沒有找到合適的技術。我心目中的用戶體驗應該是按一次按鈕完成所有的事情,這樣人工智能將無處不在,自動識別所有物體,自動採取最優的方式。但是智能化並不簡單,絕對是高科技。產品智能化以后還需要持續升級人工智能的模型,不斷地提升產品的智能化水平,讓智能家居、工業4.0、工業互聯網的概念真正落地。

  中國的人工智能技術不落后,甚至有些地方還稍微領先其他發達國家,中國企業追趕了幾十年走到了今天,我們不能夠再滿足自己又填補了一項空白,而是要別人去努力填補他們的空白。這是我們企業界應該追求和實現的。

  政府應該發揮什麼作用?政府給資金、給政策不如給市場,如果政府採購積極擁抱新技術和新商業模式,那麼就是對新產業和新商業模式的最好的支持。有了市場牽引,技術進步和產業發展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任何國家的政府採購都有強大的牽引作用,因為政府承擔了很多基礎的服務﹔如果政府積極擁抱新技術和新商業模式,新技術就有了廣闊的市場,就能夠促進企業進行大規模的研發投入﹔如果產業能夠掌握更多領先的技術,整個產業升級自然而然了。

  今天又處在一個新的起點上,5G、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自動駕駛等如雨后春筍。從政府的角度來看,提升政府的社會治理水平和社會服務水平,也需要借助數字化和智能化的手段,政府能夠把智慧城市的建設與新商業模式、新技術結合起來。在選擇供應商的時候還是要擇優錄取,競爭對企業來講是最有效的激勵。

  4G改變生活,5G改變社會

  中國移動通信集團有限公司總裁 李躍

  移動互聯網使得每一個人可以隨時隨地上網。它有3個基本要素:一是移動寬帶,二是大數據和雲計算,三是智能終端。移動互聯網時代為我們創造了一個在過去難以想象、但在今天已經習以為常的生活和工作環境。

  那4G怎麼樣改變生活?我舉幾個例子。現在,人們出行都依賴導航了。人們過去買東西必須去商場,現在買東西首先上淘寶。因此,電子商務又改變了我們逛商場的習慣。不用帶現金,移動支付可以走遍天下。在4G的影響下,每一個人都變成低頭族了,最離不開的是手機。

  由於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由於移動應用不斷地豐富多彩,移動智能終端跟移動智能終端有關的產業都得到了極大的發展。我們現在那麼多巨型的互聯網公司都是借助這個新時代,都是伴隨著中國4G的快速發展不斷地發展壯大,不斷地改變著、影響著人的生活。

  5G究竟怎麼樣去改變社會?首先,5G是一個速度更快的移動通信網絡,5G的上網速度就要比4G高20倍、30倍。第二,5G不僅是為人的通信而設計,它主要設計了一個場景就是萬物互聯,在一個小區裡它可以解決100萬個無線連接。因此,5G就是為智能萬物而來。第三,5G有超短的時延,5G的時延可以做到1毫秒,也就是說所有的業務,從你的發起到聯網1毫秒時間就能夠實現。這是一個非常非常難得的指標,這個指標將給全社會的發展帶來巨大支持。

  我們把成都的一個小學和四川涼山的小學,通過VR實時連起來,傳輸就是5G,可以像坐在同一個教室一樣進行教學。在北京301醫院的一個病人需要做腦部手術,遠在海南的醫生可以利用5G技術把這個手術遠程實現了。當然5G跟城市的發展也有很多緊密的結合,比如說環境監控、智能路燈、智慧政務等。

  5G之所以能夠改變社會,首先是因為5G是一個非常寬帶的移動通信系統,其次,現在的大數據、雲計算已經發展到了相當的水平,再加上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我們有理由相信,5G既是一個高速的低時延的移動網,又是一個可以為各行各業服務的專用網,5G的發展將為整個社會帶來巨大的改變。

  消弭數字鴻溝,讓農民同享互聯網成果

  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彭波

  中國的互聯網25年來高歌猛進,上半場風光無限。中國互聯網下半場的神聖使命是消弭數字鴻溝。因為隻有惠及全球所有人,這場史無前例的革命才真正具有發展意義。

  2018年,中國城鎮網民達73.3%,農村網民達26.7%。城鎮的網民互聯網普及率接近發達國家,而農村地區的網民普及率比全球的互聯網普及率要低。數字鴻溝是橫在我們民族復興上最大的鴻溝。我們不能想象一個實現了現代化的國家,還有一部分人關在信息化大門以外,這與我們共同富裕的戰略目標不符。

  消弭數字鴻溝,讓處於不同發展階段的成員共享數字經濟發展成果。這是我們今天一項重要的任務。

  國家從戰略層面有網絡強國戰略、鄉村振興戰略等等,我們應該加快數字中國建設,實施好數字鄉村的建設。一個國家,一個地區的經濟發展的程度與這個國家、這個地區的互聯網普及率是成正比的,歐美國家、日本、韓國他們的互聯網普及率在80%以上。

  如何消弭數字鴻溝?從硬件層面來講很簡單,網絡的本質在於互聯,信息的價值在於互通,必須讓農民在住地能夠收到互聯網的信息,所以要加強基礎建設,到山溝裡建立基站,讓老百姓通過智能手機上網。今天,大家都在熱情歡呼5G時代的到來,可是我們國家很多地區還沒有接入4G,先讓農民通過手機暢快地享受4G的好處吧。怎麼樣讓農村地區和西部地區的人更多的可以上網?這些服務裡就蘊藏著商機。

  中國的農民兄弟對中國革命,對中國建設,對中國的改革開放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在我們要建設信息社會的時候,我們不要忘了他們,我們要用巨大的熱情回饋他們。在回饋中,中國互聯網可以得到新的動能,中國互聯網企業可以得到巨大的商機。

  打通消費端生產端 擁抱產業互聯網

  騰訊集團高級執行副總裁 湯道生

  非常榮幸能夠代表騰訊來到這一次的岳麓峰會,我跟大家介紹一下騰訊在互聯網的下半場產業互聯網的一些思考和想法。

  如今,互聯網行業以及很多的傳統行業,都面臨人口紅利衰減導致的市場增長放緩的情況,加上激烈的行業競爭,成本不斷攀升等因素,這給企業發展帶來了非常大的壓力。

  產業互聯網與工業互聯網是不是同樣一個概念?以前我們提工業互聯網,后來我們把它轉過來變成產業互聯網,因為發現企業產業才是主體,互聯網只是手段。到今天我們更關注產業互聯網,因為產業分農業、工業、服務業,而工業只是其中的一個環節。大家提到工業互聯網時往往會想到制造業在制造的環節怎麼利用信息技術、人工智能提升生產效率,但是騰訊其實更關心的還是多個企業、多個產業相互之間的聯動。比如說在兩年前三星手機因為電池的問題出現了比較大的回收,但是我想這些問題,其實可以在消費者使用手機的過程中提早發現。從消費端、服務端打通到生產端才是產業互聯網真正帶來的機會。

  又比如汽車產業,汽車廠商其實不僅關心在生產線上的一些效率的提升,人工智能的應用,他們還關心怎麼更智能化管理他的銷售網絡,關心用戶體驗,如車上怎麼用智能語音,能夠聊微信、聽音樂等。這也是今天很多其他產業負責人關心的,即希望把不同的環節打通。我們所思考的產業互聯網是跨行業、跨服務的概念。

  在過去20年騰訊關心的是連接人與人、人與內容、人與服務,而在互聯網的下半場我們擁抱產業互聯網,同時也增加了人與物、物與物、企業與企業的連接。

  騰訊有超過100萬台服務器遍布全球,擁有人工智能視頻服務、大數據處理等能力。騰訊的優勢在於用戶的連接。怎麼利用好微信連接到十幾億的用戶,通過小程序在不同的環節,不同的服務,能夠把生產、服務后面運營環節打通,這都是騰訊在2B、2C打通的關鍵能力。

  發現“無我”的力量

  滿幫集團董事長 王剛

  我分享的主題是我最近半年的心得。

  我有兩個朋友,飯局上總要比一比,囤了多少地,賺了多少錢。每次吃飯,這些內容好像沒變過。我悟到了一個道理:我們“自我”的建立,是在權利、榮譽、財富、名聲等基礎上,這個東西有很大的局限。所以我在想,我們能不能發現“無我”的力量?

  最近喝了很多老的茶,看了很多好的畫。我發現好的東西有一個特點,溫潤而有厚度。喝老茶的時候是入口溫潤,但回味無窮﹔遇到一個好的人會如沐春風,你會發現他淵博又富於變化。一個人,如果能夠承載、成全別人就叫做厚。儒家經常講厚德載物。

  當我們聽到美妙的琴聲,它是鬆而透的。我們做管理能不能追求這種境界,追求鬆而透?因為“鬆”能給人才空間,“透”能讓勞動者安心。

  我有一個2歲的女兒,我大部分的幸福感是從她身上得到的。為什麼逗女兒開心笑的時候很幸福?但是交易當中,我沒有這種幸福感。因為我不愛它們。這件事情對我有很大的觸動。人有多大的愛,就能享受多大的幸福。

  我還有一個感觸,能夠讓人頓悟的東西大部分是跨界學來的。讀完心經以后,我發現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我的,也沒有什麼不是我的。當這樣想的時候,就發現“無我”容易成立了。因為一切都在聚散流沙當中,沒有什麼會成為永恆。

  為什麼要保持“無我”的狀態?因為這個時候容易看到真相。處於“自我”狀態下的我們,有很多需求,容易看不到對方隻看到自己。我們焦慮大部分是因為怕失去,當處於“無我”狀態之后,人就更容易承載。“自我”跟“自我”之間是一個博弈的關系,“自我”跟“無我”是一個和諧的關系,“無我”之后更容易產生愛,產生愛才會有幸福感。

  今天這個時代,我們想辦法創造的是能夠帶來精神愉悅的物質,5G、IOT等等,這些都在滿足我們的功能。我們需要有更高的美學標准、更高的精神訴求,所以在做產品的時候,我們要想一想,這個東西能不能帶來精神上的愉悅,而不是簡單的功能。

  圓桌論壇觀點選粹

  今年是岳麓峰會的第6個年頭,也是我們的6年之約。6年來,我們見証了互聯網產業在湖南增長了十五六倍,產值超過1000億元。我們湖南的創業者應該給自己一點掌聲。另外,湖南互聯網產業的風生水起,也給湖南本土的年輕人多了一個選擇。除了考公務員,除了開一個店,他們還可以為夢想創業,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58同城CEO 姚勁波

  人工智能對於藍思來講分兩塊。一是機器換人,大幅度提高生產效率,把人從重復勞動中解放出來,去維護機器人設備。二是大數據的收集運用,對我們產品的成本控制、客戶的對接、供應鏈的管理都有非常大的幫助,極大地降低了成本。以前,我們被貼了一個蘋果的標簽,其實藍思產品涉及很多方面,比如我們也服務於華為。人工智能時代,我們對企業的發展更有信心。

  ——藍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周群飛

  今天講產業互聯網的時候,它一個重要的前提就是人工智能。我認為產業互聯網不是簡單地把線下的流量變成APP,不是工業、農業、服務業擁有互聯網的效率,互聯網真正的效率來自於數據,而人工智能使得實體世界的語音和圖像變成了數據,使實體經濟有了互聯網的效率。我覺得人工智能會帶來實體經濟新一輪的春天。

  ——獵豹移動董事長兼CEO 傅盛

  我覺得產業互聯網的運用要10倍於消費互聯網。企業有了雲,有了大數據,人工智能就應運而生了。比如採購計劃、生產計劃的制定,有了人工智能,有了大數據,這些計劃甚至可以做到100%零誤差的精准。在企業當中的產業互聯網運用場景,要比我們的生活當中多得多。

  ——金蝶國際董事局主席兼CEO 徐少春

  我們公司投的很多企業的創業者是湖南人。而且,我們公司都高看一眼湖南的創業者,因為“敢為人先”這一點是湖南人血液裡面帶來的。未來,我希望我們湖南的創業者能找到立足中國、贏在世界的商業模式。現在都在講5G時代,大家都在尋找機會,這對敢想敢做的湖南人也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IDG資本創始董事長 熊曉鴿

  (湖南日報記者 余蓉 胡宇芬 段涵敏 易禹琳 左丹 整理)

(責編:李芳森、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