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經濟技術開發區的轉型之路

五指分開沒力,攥成拳頭才行(經濟新方位·傳統產業改造升級②)

申智林

2019年04月09日09:2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一個園區,100多家企業,散在各個行業,集中度低。既缺少龍頭企業,又沒有配套中小企業,抗風險能力弱。

  被寄予厚望的汽車產業,隻有18家企業,而且大多數就生產低附加值的鈑金件。彼此依存度低,幾乎無交流……

  聊起湘潭經濟技術開發區的轉型,楊鵬宇並不回避問題。他是管委會經濟發展部的副部長。

  湘潭人心裡一直有個汽車夢,追了好多年。當年,第一個申請入園的是家紙業廠。雖然和汽車八竿子打不著,可園區還是同意了。

  隨著入園企業越來越多,正當大伙准備干一場時,長久累積的問題悄然顯現。

  “同在一個園,互相不見面。有的給長沙一家車企供貨好幾年,都沒主動在園區裡找客戶。”楊鵬宇說。

  更危險的,是產業升級、企業掉隊。加工制造類企業,深受產業鏈發展影響。如果自身或上游企業跟不上產業變革腳步,就隻有一條路:被市場淘汰。

  “80%的企業,生命隻有8—10年。”經開區黨工委書記孫銀生說。上任時,他在園區走了一圈,發現早年入駐園區的企業,有些已處於停產或半停產狀態。

  怎麼看?五指分開沒力,攥成拳頭才行。管委會逐漸形成共識:打破原先各自為政的局面,散兵游勇整合起來。同時,重新塑造汽車產業鏈,組建產業聯盟。

  具體怎麼干?先抓龍頭企業,做強做優離不開靠前服務。

  吉利汽車生產基地要改造擴充生產線,園區就與旁邊兩家經營不善的企業商量,把土地征收回來,建停車場過渡。“先估值,再談判。如果企業還有生產意願,另外騰出土地置換。”孫銀生說。最終,基地生產線實現不停產更新。

  新企業也須跟進,合理接入產業鏈。比如,引導企業一入園就布局汽車版圖。桑德集團入園前,原本計劃還干老本行,固廢處理和資源再生,后來拆出子公司做新能源汽車電池。再如,推出高端汽車零部件產業園,優先圍繞汽車產業鏈招商。

  此外,獎勵企業本土化採購等辦法不斷出台,鼓勵企業提供新增配套。“鑫士特鋼管”析出騰躍精模汽車零部件板塊,單一鋼管向汽車前防撞梁衍生。“宏大真空”以前做眼鏡、太陽能面板鍍膜,現在進軍汽車玻璃鍍膜。

  串珠成線。從軋制一塊鋼板到下線一輛整車,產業鏈在完善過程中匯聚更多競爭力強的企業。園區裡,超六成規上企業主營汽車領域。從2015年190億元,到2018年400億元,汽車業產值一路攀升。

  受此影響,地處長株潭城市群綠心的湘潭昭山示范區退出28家化工企業,聚力健康產業。湘潭高新區主攻智能制造……聚焦主業、精耕一處,其他園區也動了起來。

  “建一座新的汽車城!”如今,在湘潭經開區,有人喊出豪言壯語。上百家企業,十多萬人口,這裡的“拳頭越攥越緊”。

(責編:羅帥、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