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著屏幕授課、實時切換鏡頭、兼顧多地進度,遠程課堂老師——

我的學生在遠方(大數據觀察·聚焦教育信息化)

本報記者 姚雪青 王梅 申智林

2019年04月12日08:2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教育信息化,需要的不僅僅是軟硬件設施,一線教師在其中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擁有優質教育資源的學校,向偏遠地區輸出教學內容,是否增加教師負擔?教育基礎相對薄弱的地區,接受信息化手段和先進教育理念,當地教師有哪些顧慮?教育部門推動信息化工作,怎樣考慮教師訴求?請看記者調查。

信息化手段用於教學,離不開現代通信技術、互聯網技術和各種硬件設備的發展,更離不開關鍵的使用者——一線教師。信息化的推進,對不同教師而言,會產生哪些問題?如何解決?

輸出方

學生基礎不同,教師負擔增加,怎麼辦?

集體備課、共同研究施教方案,績效加分、計入教師科研成績

江蘇省運河高等師范學校附屬小學的老師也許沒有想過,“鏡頭切換”的技巧有一天會成為自己需要掌握的工作技能。

邳州市運師附小是江蘇省內率先開展“專遞課堂”項目的學校。專遞課堂是指用網上同步上課的方式,與邊遠地區農村學校共享優質教育資源。專遞課堂設有專用教室,使用5路全自動跟蹤拍攝錄播系統,對精品課程進行拍攝。

運師附小信息中心主任惠祥寧告訴記者,錄課教師在錄制中要切換鏡頭,“切鏡頭的時機”看起來是一件小事,卻關系到教師與“第二課堂”學生的配合情況。一些場景投影在屏幕上,如果角度或位置不佳,不利於教師與農村課堂進行互動。所以在錄課的過程中,教師可以採取手動、半自動、自動相互協調控制錄播,以便利用合適的鏡頭切換來增加互動效果。

惠祥寧坦言,專遞課堂是對於現代通信技術依賴性很強的教學形式,通信暢通、信號良好是保証。但最大的挑戰遠非技術問題,而在於這種新型的教學形式對原有教學模式的沖擊。“同樣的教學環節,幾個班級學生一起上,學生們基礎不同,思維的深度、廣度不同,對於問題的思考有著較大差異,師生之間的陌生感也會影響現場教學效果。”

不了解聽課學生的情況,怎麼備課呢?

學校建立了與對方學校任課教師集體備課、共同研究施教方案等機制。該校音樂教師李孟陽介紹,在每次講課前,都要與對方學校老師交流相關的課前准備工作。“記得有一次溝通音樂基本知識教學情況時,一天通了10個電話,就為了盡可能讓兩個課堂保持一致。”

如此一來,教師負擔不也增加了嗎?學校一位年輕老師就曾這樣擔心:“在本身的教學工作之外,每次上課都要增加兩個小時的備課時間,還要熟悉不同的班級。有時候會缺乏信心,怕教不好。”

為了提高教師執教的積極性,該校與邳州市教育局電教館聯系溝通,爭取到為講課教師開具縣級公開課証明、邀請專家進校輔導、電教館按照課時給予老師獎勵等政策。同時,學校層面也相繼出台了一系列激勵措施,比如績效加分、計入教師成長檔案、加計教師科研成績等。

曾經有過擔心的這位老師介紹,自己最初執教專遞課堂時,學校安排了資深老師幫助備課,讓她逐漸建立了自信﹔通過績效加分,不僅收入增加了,還能算作科研成績。

輸入方

水平差距太大,學生無法吸收,咋解決?

教師觀課后向學生授課,學生學習興趣提高激勵老師

教了17年小學數學的青海祁連縣第二小學教師魏福星,終於放下“面子”,接受了網絡遠程教學。從抗拒到接受,他經歷了怎樣的過程?

祁連縣第二小學是全日制寄宿制小學,學生大多是農牧民子女,而且很大一部分是留守兒童。學校軟硬件基礎薄弱,師資力量和水平也不足。

2017年9月,青海省教育廳啟動了全省民族地區全日制遠程教學試點工作,探索教育信息化建設。第一批試點學校總共有9所,祁連縣第二小學是其中之一。

“在祁連縣推進教育信息化,一開始,教師的顧慮還真不少。”祁連縣電教中心主任沈衛基說。

“一方面擔心學生學習能力不足,與名校學生水平差距太大,遠程課堂容量大、難度高、發散性強,擔心學生聽不懂,無法吸收。另一方面,我們也擔心自己不會用,被學生笑話。而且,我們學校的教師需要用2—3節課的時間才能完成成都市實驗小學教師一節課的教學內容,同步學習使教師備課量倍增。接受教育信息化,意味著否定了傳統的教學模式,第一反應是抗拒的。”魏福星說。

學生的改變最能觸動這些原本抗拒的教師。“數學課也能講得很生動,過去很難理解的概念,通過遠程課程教學資料中的圖解,學生一目了然。”魏福星說。一段時間后,學生學習興趣和語言表達能力明顯提高了,思考問題方式也變得多元。這讓老師們受到了鼓舞,開始放下面子,一起學、一起議。

網絡遠程教學,教師需要先學習,這稱之為“觀課”。原則上每個老師最少觀課三次之后,再給學生授課。教師大量的時間被觀課佔據,批改作業的時間沒有了,隻能下班帶回家,工作量增加了不少。

如何克服這些困難?

自身教學水平的提升是最大的動力。名校教師的教學方法和理念開拓了祁連縣第二小學教師的視野,尤其在幫助鄉村教師普通話標准發音、課文朗讀、英語學習等方面效果顯著。

制度支持也不能少。沈衛基介紹,祁連縣縣長帶領各局局長聽網絡遠程教學課程,縣教育局黨委書記、局長一年累計聽課達64節。“祁連縣從頂層設計層面加大支持,對信息化教學的教師工資待遇、職稱評定等方面給予一定的傾斜。”祁連縣教育局副局長楊德文說。

青海省教育廳電子信息化教育館副館長趙敏說:“不久前的調研結果顯示,祁連縣小、初、高所有網絡遠程教學班級成績進步明顯,去外地就讀的高中優秀生源已出現回流。”

管理方

機器到位時間不短,教師使用意願不高,咋推動?

加強教育管理部門培訓,提升一線師生信息化素養

剛結束一輪對市內鄉村中小學校的檢查調研,湖南省瀏陽市教育局信息中心主任繆賢根赫然發現,情況與兩年前完全不一樣了。

幾年前,瀏陽為全市中小學校教室配置了計算機、電子白板等信息化教學設備。然而,機器到位的時間不短,教師使用的意願卻不高。“我用傳統手段,一樣教出高質量的學生。”有一次,繆賢根到鄉鎮學校推廣信息化教學,有教師當場反駁。

如今,距離瀏陽市城區幾十公裡的大圍山腳下,小溪村教學點年近50歲的語文教師萬瑞發,也適應了信息化的教學方式。從“人人通”雲平台上下載課件資源輔助備課,或帶到課堂上進行展示,已成日常。

這中間,發生了什麼?

改變教師的觀念,並不難。正面引導、課程演示,讓教師們認識到信息化手段有助於教育效率的提升。

然而,要充分發揮教育信息化的優勢,還需實現信息化手段從“用起來”到“用得好”轉變。這就需要依靠培訓,使教育管理部門和一線師生的信息化素養同步提升。 湖南多地實行四級培訓制度:通過“國培計劃”等,培訓中小學校長及教育主管部門人員﹔通過湖南省中小學教師信息技術應用能力提升工程,培訓信息技術骨干教師和專任骨干教師﹔通過組織電化教育館及高校等單位的專家學者赴基層,培訓教育信息化基礎教師﹔培育出來的“種子教師”,為所在學校的科任教師普及教育信息化知識。

“經過教育培訓,教師找資源,用資源,甚至做資源,都變得更容易。”長沙市岳麓區教育局信息中心負責人林涌波說著,就在一台普通的教學一體機上,演示把一個正方形變成立方體,並完成上色、三維旋轉展示、導出自制課件等操作。“像這樣的功能,機器內置的小程序原本都有,但在培訓前,能完成相關操作的教師可能不足10%!”

為實現更高水平的教育信息化,長沙市一方面通過政府出資,向企業購買優質網絡課程資源,另一方面,鼓勵學校錄制名師課堂等音視頻資料,共享到平台當中。“點擊量和下載量等,可作為教師年終評優考核等的參考指標,優質資源提供者可享受適當的獎勵。”林涌波說。

(責編:羅帥、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