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陽市鎮頭鎮移風易俗:小切口帶動全鎮大動作

2019年04月17日08:30  來源:長沙晚報
 

  去年以來,倡導移風易俗的皮影戲《酒宴后的風波》在鎮頭鎮悄然走紅。

  去年以來,倡導移風易俗的皮影戲《酒宴后的風波》在鎮頭鎮悄然走紅。

  在鎮頭鎮,從今年3月起,這樣的溫馨提示經常出現在酒席中,倡導禮金不超過200元。   均為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匡春林攝

  在鎮頭鎮,從今年3月起,這樣的溫馨提示經常出現在酒席中,倡導禮金不超過200元。 均為記者匡春林攝

  去年以來,在位於瀏陽市西南部的鎮頭鎮,一幕新創皮影戲正在鄉野間悄然走紅。這幕由長沙市級皮影戲傳承人宋偉軍耗時3個月編寫、排演而成的新戲,講述了一場“酒宴后的風波”,以戲育人,倡導移風易俗文明新鄉風。

  “現在名目繁多的請客少了,鋪排浪費的宴席少了。”昨日,記者行走在鎮頭鎮,當地百姓說的都是這樣的心裡話。一年來,鎮頭鎮多措並舉,以文明辦酒為小切口,帶動全鎮的移風易俗大動作。

  如今,在鎮頭鎮,酒席的鋪排浪費之風漸漸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以簡朴為榮、以文明為先的文明辦酒新風。去年1月至今年4月,鎮頭鎮擺酒席數比2017年下降40%,酒席成本壓縮了一半以上。

  一幕新皮影戲

  “想當初辦宴席純屬浪費,丟得多吃得少豬犬不聞。美麗的好鄉村卻被污染,蚊虫咬細菌生有損身心……”昨日午間,在鎮頭鎮躍龍村的瀏陽河皮影戲展示館內,一場好戲正上演,周邊鄉鄰或坐或站,津津有味地緊盯著面前的白色幕布。

  這場名為《酒宴后的風波》的皮影戲,以主人公“劉曉明”從沉迷操辦酒宴,到酒后誤事幡然醒悟的過程,發出“反對鋪張浪費,倡導文明新風”的倡議。

  鎮頭鎮黨委委員、人大主席羅紅艷說,以往,村民酒宴鋪張風氣盛行。一桌酒宴,動輒花費2000多元,非海鮮不上,輔以高檔煙酒,持續數日,禮金也跟著水漲船高。酒席名目也花樣百出,除了壽宴、百日宴、婚宴,一些村民還逢十辦酒,更有甚者,夫妻兩人合壽逾百,也會邀請鄉鄰聚上一聚。

  宋偉軍說,以前,酒席上總是至少擺上6樣生猛海鮮,高檔香煙也是一條條放桌上,“其實,很多海鮮村民吃不慣,最后都倒掉了。”

  去年9月,宋偉軍萌生了創作一幕以移風易俗為主題的新皮影戲的想法,並最終創作出《酒宴后的風波》,演出至今4個多月以來,這幕來源於真實生活的皮影戲在當地圈了不少“粉絲”。

  兩個標志性事件

  在躍龍村,羅姓是大姓。去年農歷年前,羅氏家族多方籌備聯絡后,確定了一場500桌的“團年宴”。按照設想,在農歷大年三十,來自全國以及海外的約5000名羅氏宗親將團聚躍龍村,共赴盛宴。

  “如此大規模的家族聚餐,與國家大力倡導的文明節儉之風相違背。”鎮頭鎮黨委書記孫謙說,鎮、村黨員干部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多次登門勸導,最終,發起者羅氏兄弟承諾取消宴席,他們還將購置的大量食材悉數贈送給當地敬老院和困難戶。

  去年上半年,村民羅老過世,子女原本准備大肆操辦喪事,不僅提前購置大量高檔煙酒用品,還搭棚准備大宴賓客。經過多次勸導,最終,羅家舉辦了一場簡朴的喪禮。

  這兩個“標志性事件”,不僅成為當地百姓身邊的移風易俗示范典型,也展示著鎮頭鎮推動文明鄉風的階段性成果。

  一股文明鄉風

  找准“文明辦酒”小切口,寫好“移風易俗”大文章,這是鎮頭鎮一年來始終在做的事。

  找准重點人群,鎖定重點時段。去年農歷春節過后,鎮頭鎮以“羅氏宗族事件”為契機,在“升學宴”“謝師宴”較集中的8月、9月和農村傳統喜慶事宜較集中的農歷冬月、臘月中,扎實開展勸導疏導工作。去年,全鎮升入高校學子138名,均未舉辦升學宴。

  全程監控,細化規定。鎮頭鎮印發村規民約、黨員和村民承諾書、紅白喜事申報備案、勸阻登記、跟蹤服務等系列規范性指導文件,實現全程“痕跡化”“台賬式”管理,要求“婚喪嫁娶等喜慶事宜‘節儉辦’,其他喜慶事宜‘不再辦’”,並對“節儉辦”規模、席面菜品等指標進行具體細化。

  推陳出新,試點新規。從今年3月起,繼在躍龍村開展禮金告示牌試點成效顯著后,鎮頭鎮在全鎮全面推行“人情禮金告示制”,統一印制600余塊“移風易俗溫馨提示牌”,發放至11個村(社區),倡導鄉鄰之間禮金不超過200元。

  多措並舉,效果凸顯。一年來,鎮頭鎮紅白喜事請客辦酒的范圍和規模得到有效控制。去年1月至今年4月,全鎮擺酒席數比2017年下降40%﹔酒席成本也由1200元/桌,壓縮到500元/桌。截至目前,鎮頭鎮黨員干部、村民“文明辦酒、移風易俗”承諾書簽訂率分別達100%和99%。(記者 匡春林)

(責編:萬麗君、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