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增強“四力”的生動課堂

記者 郝迎燦 李堅

2019年05月06日08:3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廣西分社記者龐革平(右一)、劉佳華(右二)在廣西壯族自治區隆林各族自治縣克長鄉大慶村龍科響屯上寨,採訪貧困戶黃阿冊等。

  王 宇攝

  在江蘇省宿遷市耿車鎮的優雅家具有限公司,江蘇分社記者何聰(左三)、王偉健(右一)、姚雪青(左二),在採訪廢舊塑料轉型大戶邱永信。

  焦 尉攝

  雲南獨龍族“老縣長”高德榮向雲南分社記者張帆(右)詳細介紹修筑獨龍江公路的情況。

  潘文海攝

  四川分社記者張文(右一)在四川綿陽市梓潼縣採訪科學家林銀亮。

  陳仁康攝

  寧夏分社記者禹麗敏(左)在寧夏回族自治區固原市西吉縣下堡村扶貧車間,採訪女工馬統梅。

  馬 偉攝

  貴州分社記者程煥(左一)在貴州晴隆縣的阿妹戚托小鎮,採訪新市民服務中心工作人員。

  楊鬆霖攝

  河北分社記者史自強(左)在河北承德市灤平縣於營村牛圈子溝,採訪當地貧困戶。

  本報記者 呂曉勛攝

  江西分社記者孫超(右二)在江西萍鄉蓮花縣採訪“脫貧攻堅奉獻獎”獲得者王振美。

  尹富嵐攝

  黑龍江分社記者方圓(左)在黑龍江農墾北大荒集團,採訪江川農場第九作業站農戶孫廣文。

  張洪成攝

  山西分社記者周亞軍(右一)在山西平順縣西溝村,採訪村民路偉力。

  郭雪崗攝

  湖南分社記者王雲娜在湖南省汝城縣沙洲村採訪時,穿上迷彩服和套鞋,加入種樹隊伍。

  謝寶軍攝

  編者的話

  用踏實作風、清新文風講述70年奮斗征程﹔用生動事例、鮮活話語展現70年輝煌成就﹔用融合傳播、全媒表達奏響70年華美樂章……“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大型主題採訪活動自3月28日啟動以來,人民日報派出多路記者蹲點調研、扎實採訪。他們深入基層、深入群眾,翻高山、鑽老林、進工廠、駐社區,用實際行動增強腳力、眼力、腦力、筆力,努力擔負起書寫時代答卷的責任和使命。

  河北西柏坡是“趕考精神”的發源地,本報記者張志鋒,把這次到西柏坡蹲點採訪同樣當做一次“趕考”。

  “這次蹲點半個月,恰逢清明小長假,我一刻不停地在西柏坡、梁家溝採訪了20多位老黨員、村干部、村民、商戶等,其實,最后能在稿子裡露臉的不過四五人。”張志鋒說,採訪結束,趁熱打鐵,就地寫稿,“直到稿子發回報社完成編輯后,我才離開西柏坡。”

  除了張志鋒以外,本報的多路記者去田間地頭、去社區廠礦、去革命老區、去沿海邊疆、去改革前沿,在火熱的社會實踐中錘煉“四力”。用他們的筆端、鏡頭、話筒,生動記錄和講述了鮮活的基層故事,寫出了一篇篇飽含深情的精品力作。

  沾滿泥土的芬芳

  記者劉洪超7年前就到遼寧阜新採訪過。這次到阜新蹲點調研前,他一直在琢磨“採訪怎樣比往常更深入些”。

  “沿著蜿蜒曲折、坑窪不平的運煤巷道驅車3個多小時,到達垂深350多米的最底部。不到這裡不可能知道,從坑底仰望,四周的坑壁如同高聳的大山,是何種震撼。”劉洪超說,到了最“底層”,心裡自然就有了感動。

  對於記者阿爾達克來說,好故事是“蹲”出來的。在新疆石河子,她從軍隊開荒初期的一排排地窩子入手,再深入這座城的工廠、博物館、公園,半個月時間訪談30多人,抽絲剝繭般講述了這座軍墾新城的嬗變。

  山高腳更長。記者龐革平和劉佳華,深入廣西隆林各族自治縣的貧困鄉村,翻山越嶺成為家常便飯。“採訪車行駛在蜿蜒盤旋的山路上,往往要‘七拐八繞’‘七上八下’。有幾次採訪車爬坡過彎時,坡陡、彎急,要倒一兩次車才能通過,經驗豐富的司機師傅都會緊張,通過后則長出一口氣。”劉佳華說。

  裝滿一瓶水,需要准備一缸水。記者王錦濤在甘肅定西市安定區青嵐山鄉一個叫大坪的小山村蹲點。“半個月的時間,從村頭的‘左公柳’到退耕還林地,從鋪延到山頂的一塊塊梯田,到蔬菜青青的一座座溫室大棚,我幾乎走遍了村裡的角角落落,採訪了所能想到的和見到的每位村民。”王錦濤說。

  邁開腳、俯下身才能察實情、動真情。“正是樹綠草青桃花紅的時節,對比縣志裡苦焦的文字,和那些泛黃的老照片,我看到的是山窩窩裡換了人間。”王錦濤感慨。

  挖掘生動的故事

  “小伙子對元寶村的了解比我們還深呢!”聽到村民的這句夸獎,在黑龍江尚志市元寶村蹲點調研的記者柯仲甲覺得半個月來的苦和累都值了。

  元寶村是小說《暴風驟雨》的原型地,是個老典型。為了切實把握小村巨變,一本200多頁的村史和近10萬字的各類文字資料,柯仲甲在蹲點前就已熟爛於心。在田間地頭、工廠車間,在農家熱炕、巷尾村頭……村子70年來的那些“高光時刻”就此在他筆下連成了串。

  雖說是蹲“點”調研,但記者孫超接到的任務卻是江西萍鄉市的一個主城區——安源區。“怎樣避免稿子大而化之?”孫超一時陷入沉思。

  “我把目光瞄准了‘時間’,瞄准了‘命運’。不做走馬觀花式的採訪,隻做小組式的深談。”孫超說,最終呈現在文章中的略下村,歷經十幾年轉型,“煤海”變“花海”,正是當地發展變化的一個生動縮影。

  找准聚焦點,也是記者程煥此次蹲點調研的最大收獲。他原來的設想是全面探訪貴州晴隆縣三寶彝族鄉這個極貧鄉鎮的易地扶貧搬遷工作,可通過實地調研得知,貧困群眾搬出深山后如何留得住、能致富的問題更值得關注。

  “在採訪中,老鄉們普遍反映不好找工作,而干部們卻表示大量崗位招不到人。為了弄清其中緣由,我獨自來到安置區附近的三寶產業園,花了整整兩天時間了解相關情況。”程煥表示,“通過這次走訪,我對解決搬遷群眾的就業問題有了更深刻的認識,也改變了一些先入為主的印象和想法。”

  萬裡路上判斷,萬卷書中思考。為了寫好西安市長安區皇甫村的“新創業史”,記者張丹華又讀了一遍柳青的《創業史》。“為了深入了解政策對農民的影響,柳青扎根皇甫村14年,他這種不斷學習、研究的精神,非常值得我們年輕記者學習。”

  書寫奮進的華章

  “鹽湖水,浪打浪,隻見浪花不見礦。”一句順口溜,道出青海鹽湖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創業之初激情燃燒的歲月。記者原韜雄前往察爾汗鹽湖蹲點調研前,心中極為忐忑,“公司正處於一個相對艱難的轉型期。如何寫出這個60歲老廠的時代風貌,把握好一個較長的歷史時期的變遷,的確有不少難度。”

  意在筆先,唯有厘清脈絡、弄清問題,方能下筆有神。採訪期間,原韜雄與編輯多次交流:不寫鹽湖今日之困,也許是較為簡單的採寫方式﹔如果要寫,就必須更加深入地採訪挖掘,在“正反打”中直面真問題,提煉真觀點。他迎難而上選擇了后者,“因為隻有呈現好過往與當下,才能打通鹽湖發展的內在邏輯,文章的說服力才更強。”

  記者喬棟在山西興縣蔡家崖村蹲點,為找到一個好的切入口,頗費腦筋,“之前我以為很了解這裡,因為來過多次。可當我有時間一次次走過北坡舊址和晉綏紀念館這段路的時候,當我能靜下心來思考村裡的經濟合作總社和以往的合作社有何不同的時候,當我在村頭和賣小吃‘拉叨叨’大姐拉家常的時候,我才意識到,這個村和我以往印象中的蔡家崖有很多不同。”

  最終,喬棟從一碗小吃“拉叨叨”入手,抓住紅色旅游和經濟合作總社這兩個點深入挖掘,“熬制”出了他自己的一碗“拉叨叨”。“新聞素材如同食材,如果沒有高超廚藝,即便食材再新鮮也無濟於事,這就要求我們善寫常練,在寫出精品力作的路上不斷求索。”

  

(責編:羅帥、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