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慶生為何變得越來越豪華?——山西小學生天價生日宴調查

2019年05月09日14:02  來源:中國婦女報
 

  

  與小伙伴們過一次集體生日,也是一次特別的體驗。

  近日,上海市虹口區第三中心小學承辦的“今年我十歲 養成好習慣”——2019年虹口區少先隊三年級十歲集體生日儀式舉辦,全體隊員齊聚一堂,通過情景朗誦和情景劇迎接十歲生日。 (資料圖片)

  編者按

  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越來越多的家長給孩子辦生日宴,有些父母給孩子置辦的生日宴甚至堪比婚禮現場。動輒數萬元的花費,以及數百上千元的回禮,讓原本簡單的生日宴承載了過多世俗的含義,每月幾場參加下來,也加重了一些家庭的負擔。不少家長感慨:這樣的生日宴,真讓人吃不消。

  想要讓孩子的生日過得有價值、有意義,其實有多種選擇。那麼,什麼樣的生日宴才是愛孩子呢?

  最近,《豪華十歲生日成風咋辦?南京一位小學校長致家長的公開信火了》一文刷爆朋友圈,同時也引發了不少家長的共鳴。

  孩子生日宴,辦還是不辦?以及如何在成長意義和人情往來中尋找平衡點,既滿足孩子的要求,又迎合世俗的社交,成了擺在家長面前的一道難題。

  兒童生日宴越辦越豪華

  酒店門口高大的卡通拱門,巨幅寫真照片,長長的紅地毯從門外一直延伸到主持台,如果不看屏幕上循環播放的照片,每隔幾米的氣球和鮮花拱門讓人有一種誤入婚禮現場的錯覺。

  這是王芳一個月內參加的第二個“12歲生日宴”,“小壽星”琪琪是女兒的同班同學。

  在司儀的主持下,生日歌背景樂中,琪琪在爸爸媽媽的陪伴下,宛如明星般走過紅地毯。“小壽星”宣讀12歲宣言,向父母鞠躬感恩,父母寄語,全家人共同向香檳塔倒酒。同學的歡呼聲,親友的掌聲,將儀式感十足的生日慶典推向高潮。當全場燈光熄滅時,12隻蠟燭被點燃……在同學們與琪琪互贈禮物后,台上進入了歌舞環節,琪琪的父母開始向來賓敬酒。

  除了主角不一樣以外,十多桌的客人推杯換盞,禮台前排隊隨禮的嘉賓,讓王芳覺得這場豪華生日宴,與經常參加的婚宴並無二致。

  在北方,給孩子辦“滿月酒”“周歲宴”比較普遍。近年來,“十歲生日宴”“十二歲開鎖宴”也逐漸多了起來。山西民間有12歲“開鎖”的說法,“開鎖”標志著孩子進入少年時期。作為一個比較重要的時間節點,大部分父母會在孩子12歲生日時設宴慶祝。

  “以前孩子生日都是買個蛋糕,送個小禮物。”在王芳的記憶中,女兒12歲前的生日“就是一家人一起吃頓飯”。女兒上小學后,“偶爾班裡也會有孩子生日請客,但一般也是幾個要好的同學,也會互贈禮物。這幾年孩子過生日,搞得比婚禮都隆重,隨禮也水漲船高,從剛開始的一兩百,漲到了500元、1000元。”另一個讓王芳頭疼的事,就是陪著女兒給同學選禮物。“既要有創意,還不能太便宜,至少需要一兩百元,關系好的還會更貴。”

  太原一家主打“高品質兒童生日策劃”的公司程姓經理告訴中國婦女報·中國女網記者,目前太原市兒童生日宴市場需求旺盛,如果按照100人就餐估算的話,一場主題生日派對平均消費在5萬元左右。

  家長從眾攀比商家推波助瀾

  “現在家長給孩子過‘十二’,都比較隆重,不僅講究儀式感,還要求互動環節和創意策劃。”太原市一家慶典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現在家長對於孩子的生日宴,已經不滿足於簡單的布置和主持。“司儀主持,成長歷程VCR,家長賀詞、贈送禮物、開鎖儀式、分蛋糕等環節都少不了。從策劃、主持,到節目、道具,再加上舞台布置和攝像等費用下來至少七八千元,有家長還會要求制作寫真、拍攝微電影,甚至是無人機拍攝。一場生日宴花去幾萬元,甚至十萬元的都有,排場絕對不亞於一場婚禮。”

  記者走訪了太原幾家專門承接生日宴的酒店,5月中上旬幾乎預約全滿。“一般需要提前半個月以上預定。5月份屬於旺季預訂會更多,如果選周六日,需要提前一個月預訂,部分對酒店環境有特殊要求的客戶甚至會提前半年預訂。”

  生日宴越辦越豪華,禮物越選越貴重。這也讓不少家長既感壓力又覺無奈。剛剛給兒子辦完生日宴的劉女士,很累很無奈。“孩子受周圍環境的影響較大。一旦班上有孩子開了頭,大家就會跟著學。如果學校和家長不加以引導,最終隻能攀比之風越來越嚴重。”

  生日宴,過,還是不過,這確實是一個令人糾結的問題。

  “周圍的人都給孩子過‘十二’,班上同學也都過,不過怕孩子委屈,過還不想太寒酸。況且這麼多年來,都給人家隨禮了,總得有個禮尚往來吧。”從眾心理和“怕吃虧”的心態,讓原本簡單的生日宴承載了更多世俗的含義,家長的虛榮心、攀比心理則讓生日宴越辦越豪華,越辦越變味。

  為了迎合部分家長的這種心理,一些商家推出個性化定制服務招攬生意。隨著精細化和個性化服務的推出,生日宴的費用也大有水漲船高之勢。程經理告訴記者,他們可以根據孩子性別、年齡以及愛好,提供愛麗絲夢游仙境、小王子等十多種不同風格的主題派對,僅策劃費用從1萬元到5萬元不等。“豐富的生日主題、獨特的彩球裝飾、滑稽的小丑表演、可愛的卡通明星、活潑的現場氛圍、專業真摯的團隊,為每位小朋友打造專屬於自己的生日派對。”

  專家建議讓生日變得更有意義

  過個生日慶賀一下本無可厚非,但隨著經濟條件的改善,一些家長為孩子生日大擺宴席,使“過生日”從對孩子的美好祝福,演變成了相互攀比甚至是炫富斂財的手段。然而對於越辦越豪華的“生日宴”,作為主角的孩子感受又如何呢?

  採訪中,上個月剛剛過完12歲生日的琪琪告訴記者,“班上同學有一半過了‘十二’,內容也都差不多,沒什麼意思。”琪琪認為,這種生日宴“其實不是我想要的,只是爸爸媽媽希望這麼過”。對於希望過一個怎樣的生日?琪琪的回答是“不要豪華但要有意義”。

  本來准備不給孩子過“十二”的王芳,參加完琪琪的生日宴后,糾結了起來。在機關工作的王芳,另一個擔心是“單位的規定”,“現在管得嚴,已經有人受了處分。盡量低調點,准備和孩子好好溝通一下,在其他方面補償一下。”

  對於“該不該為孩子辦生日宴”的問題,山西師范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楊曉認為,一個有意義的生日派對,不僅可以在孩子的人生中留下美好的回憶,還可以融洽同學之間的關系,幫助孩子更好地成長。但是成人化的宴請對孩子而言利大於弊。“孩子正處在生長發育期,人生觀價值觀也還沒有定型。孩子生日宴的攀比,其實歸根到底是家長攀比心理的一種體現,辦生日宴會、請客收禮這種典型的成人化的交際,不僅會影響孩子的人生觀價值觀,也會影響到孩子的學習和同學間的情誼。”

  “生日作為孩子成長歷程中一個重要的時間節點,我們應該借此機會,教給孩子懂得感恩和珍惜,懂得善待自己和他人,快樂幸福地成長。如果一味地在物質上滿足孩子,甚至互相攀比,對孩子的人格和性格養成是不利的。”楊曉建議,學校或者班級可以考慮通過集體祝福、唱生日歌等形式為過生日的同學送上祝福。當發現有家長或者學生出現大操大辦生日宴、互相攀比的現象時,學校也有責任作出提醒和規范。

  “可以根據孩子的興趣愛好,選擇富有紀念意義的方式為孩子慶生。比如,喜歡看書的孩子可以邀請同學舉辦一個小型的讀書分享會,喜歡鋼琴的孩子可以考慮家庭鋼琴音樂會。父母也可以帶孩子到福利院看望小朋友,或者是種一棵生日樹都是不錯的形式。相比一場豪華的生日宴,一個別樣的生日,或許留給孩子的是更多美好的記憶和成長的意義。”(姜軍旗)

(責編:何萌、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