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了嗎】家裡“住”進信號塔,12年欠下一本糊涂賬

2019年05月13日14:51  來源:人民網
 

  自家院子“住”進一個信號塔,一“住”就是12年,現如今還成了“釘子戶”……近期,央視《熱話》欄目和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板》合作的版塊“解決了嗎”,推出新一期內容。家在河北省保定市羅各庄村的張先生留言求助,稱家裡住進的這位“不速之客”請也不是留也不是,可把全家人給愁壞了。

  一紙合同達成共識 家裡“住”進信號塔

  2007年,移動公司找到村民老張,說想在他家院子裡建一個信號塔,開出的條件是5年租金1200元,電費全免。

  村民張大民

  老張家的院子共有700平米左右,信號塔高20多米,佔地面積約10平米,建這個塔對老張家影響並不大,再加上老張家經營市場需要大量用電,5年下來電費大概需要四五萬元,粗算下來老張認為這是比劃算的買賣,便一口答應了。

  好景不長,沒過多久移動公司再次找到老張,說要加繃繩固定塔身,這一加固,信號塔的佔地面積直接變成了90平米。這讓老張心裡犯起了嘀咕,原來老張家的院子每年到了豐收時節就變身成一個小型農產品交易市場,信號塔加固后正好擋住了進院的路,直接影響了老張家的收入。

  加固后的信號塔方位圖

  為了填補信號塔對收入帶來的損失,老張把家裡所有耗能的地方都換成了電器,取代其他能源支出,這樣一來,最多的時候一年光電費就用到兩萬元,這讓老張覺得:“值了!”

  一場暴雨打破平靜 信號塔成“燙手山芋”

  一轉眼,5年合同到期,移動公司既未前來續約,在外務工的老張也忘了這一茬事,信號塔依舊在,電費依舊免,就這樣又相安無事的過了4個年頭。

  直到2016年的那一場暴風雨,打破了這種平靜……

  “那一年刮風下雨把家裡的楊樹和信號塔都給吹倒了”,信號塔有20多米高,這一倒基本上把老張家的院子給“霸佔了”,老張的妻子於是給移動公司打電話,移動公司派來了兩個工作人員,確認信號塔沒有造成人身傷害后便把電源給掐斷了。

  “倒下”的信號塔

  這一來,不僅信號塔沒拉走,家裡的市場開不成了,免費電源也給斷了,這回老張可不干了,誓與移動公司討個說法。

  可讓老張萬萬沒想到的是,移動公司一口否認了與信號塔有關系:“移動公司不承認這個信號塔是他們的”。找不到責任方,老張本想自己“處理了”這個塔,可四處打聽后怕惹上法律糾紛、吃官司,便不敢擅自做主了。

  一夜之間,信號塔成了“燙手山芋”,就在老張家這麼不明不白的存放著。

  多年欠下本“糊涂賬” 索賠雙方僵持不下

  免費電源斷了,市場也開不成了,這“龐然大物”還“霸佔”著自己家的院子,與移動公司的經理溝通無果后,老張越想越“憋屈”,決定要讓移動公司賠償自己的經濟、精神損失:從2012年合同到期開始計算,佔地費7年共計14萬,違約金15萬,打官司所耗費用5.5萬,3年的誤工費9萬,以及精神損失費7萬,共計50萬元。

  村民的索賠條件

  50萬是筆不小的數字,老張能否拿到這筆錢?信號塔又究竟是不是移動公司的?

  帶著疑問,《熱話》節目組聯系到中國移動保定分公司,工作人員回復稱,2007年,移動公司確實委托施工方施工建設信號塔,並與業主簽訂租賃合同。可大概在2015年11月,基站的產權移交給了鐵塔公司。即從2007年到2015年10月之前,基站的產權屬於移動公司,2015年10月之后,基站后續各方面管理均由鐵塔公司負責。移動公司表示隻承擔2015年10月之前的一部分補償。

  “其實,我們在2015年10月沒有交給鐵塔公司之前找他談過,按照之前合同的金額每年240元的數倍價格給予他租費方面的賠償——一次性支付5000元的賠償。但是他可能對於我們給的價格不太滿意,最終沒有談妥。”移動公司的工作人員說。

  移動公司回應

  一方索要50萬元,一方隻願支付5000元。截至目前,該事件仍然僵持在賠償金額上。

  村民老張是否願意接受移動公司的賠償條件?移動公司又是否會妥協讓步?

  能解決嗎?我們將持續關注事件進展。(記者 王醒)

(責編:李芳森、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