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宣傳畫,一個時代的記憶

2019年05月17日10:26  來源:長沙晚報
 

  5月15日,“祖國記憶——紅色宣傳畫展”在湖南圖書館開幕,展出126幅題材廣泛、畫風淳朴簡潔的宣傳畫作品。胡揅 攝

  5月15日,“祖國記憶——紅色宣傳畫展”在湖南圖書館開幕,展出126幅題材廣泛、畫風淳朴簡潔的宣傳畫作品。胡揅 攝

  宣傳畫《誰又替我把雪掃》

  宣傳畫《誰又替我把雪掃》

  宣傳畫《送來親人信  帶來好消息》

  宣傳畫《送來親人信 帶來好消息》

  麗日下,一群少先隊員在升國旗,耀眼的五星紅旗迎風飄舞﹔孩子在媽媽懷裡歡快舉起紫荊花旗,慶祝香港回歸﹔英雄們手捧鮮花,登上火車上北京……5月15日,“祖國記憶——紅色宣傳畫展”在湖南圖書館開幕,126幅題材廣泛、畫風淳朴簡潔的宣傳畫作品,穿越歷史時空,帶給人溫暖美好的回憶。展覽將持續至5月21日。

  此次展出作品由著名收藏家、資深記者高偉收藏提供。收藏者高偉供職於中央電視台,30多年來收藏了大量紅色宣傳畫、電影海報等,並在國內多地舉辦過展覽。昨日,高偉就紅色宣傳畫的收藏接受了記者採訪。

  收藏故事:遺憾沒有把要報廢的幾十萬張宣傳畫買下來

  從1982年開始,高偉就到處收集年畫和宣傳畫。“其實,那個時候我根本不知道收藏,完全是出於喜愛。”當時有些破爛市場或者跳蚤市場,會有一些人把自己家裡不用的東西拿出來賣,那個時候每個月工資也就是七八十塊錢,大多數物品都以很低的價格賣出去了。一般一張畫也就是幾角錢,好一點兒賣到幾元錢,到了上世紀90年代市場價格依然是在10元、8元一張。

  高偉介紹,人們對當年的宣傳畫不是很在意,可能是由於司空見慣的原因,在那個時候人們並沒有覺得它有什麼價值,聽說《毛主席去安源》這張畫印發九億多張,當時的中國人幾乎是人手一張。

  1996年,高偉在石家庄一個破爛市場裡,把一個人三輪車裡的宣傳畫都買走了,大概有兩百多張,大多是上世紀70年代的宣傳畫,最后以300元成交。1998年,那時高偉每個月工資有六七百元了,有一次出差到長春市,一個收破爛的朋友要賣一幅三張拼在一起的宣傳畫,要價500元,高偉很想買,但妻子堅決制止了他,說500元買這個東西一點都不值。

  “但是,現在你到潘家園的市場上去看看,宣傳畫的價格都已高得驚人。那張三拼的宣傳畫我前年在潘家園市場見到了,它的標價是4萬元人民幣。現在,我再看到我非常喜愛的宣傳畫,幾乎不敢問價錢了,每一張最便宜都要幾百元,有的幾千元、幾萬元甚至十幾萬元一張。”高偉說。

  高偉目前收藏的3000多種宣傳畫,不少是從新華書店的倉庫裡買來的。上世紀90年代初,不少新華書店進行改造,比如騰出地方賣音像產品之類,倉庫裡大量宣傳畫需要處理。當時北京、保定周邊一些新華書店有幾十萬張宣傳畫等著重新打漿造紙,高偉在裡面挑了2000多張。“很遺憾,如果當時把幾十萬張都拉回家就好了。”高偉笑說。

  收藏體會:紅色宣傳畫承載了豐富的歷史文化信息

  紅色宣傳畫近年來為何受到收藏界的高度關注,且前景看好?在高偉看來,首先是因為紅色宣傳畫的大量消失,比如《毛主席去安源》現在能存下來的也不過一千張。更重要的是,紅色宣傳畫所承載的豐富的歷史文化藝術信息。

  當時的美術作者,在創作上沒有名利思想和商品氣息,他們以空前的熱情、無私的奉獻投身到宣傳畫創作中,其忘我而嚴謹的創作態度,是令人感佩的,許多著名畫家都參加到了宣傳畫的創作當中:徐悲鴻、蔣兆和、吳冠中、靳尚誼、錢鬆喦、陳逸飛……正是由於大師們的參與和引導,使得那個時候的宣傳畫成了美術精品。

  在高偉看來,上世紀50年代的畫家多數以提高警惕、保衛祖國、愛好和平作為主要創作題材,還有相當一部分表現的是人民幸福生活的題材,給人美的享受,比后來六七十年代的宣傳畫顯得質朴、純真,能夠看出當時創作環境的輕鬆自如,即使今天年輕一代看到它們也很容易接受,對於50歲左右的人來說,絕對是一段美好的回憶。

  宣傳畫折射出當時國家和社會的現狀,是一個時代的縮影,有專家認為“一張畫傳遍了時代,一張畫代表了時代,一張畫名滿天下”。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紅色宣傳畫將越顯其魅力和價值,並有望在市場上迭創新高。

  正是因為如此,市場上出現了一些仿造的紅色宣傳畫,不少仿制水平很高,很有欺騙性,怎麼辨別真假?高偉認為,一是看印刷方式,過去都是套色印刷,印制非常精美﹔二是看紙張,過去的都是木質,現在都是銅版紙,銅版紙比較光滑,仔細看是能辨別得出來的。

  “我到今天依然特別喜歡宣傳畫,什麼時候看見它都心潮澎湃。”高偉表示,這次能夠在湖南展出,尤其高興,因為湖南是毛主席的家鄉,“希望更多人能從這些畫裡,感受到幸福和美好。”(記者 胡兆紅)

(責編:羅帥、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