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麗莎“接棒”費城交響 在大劇院浪漫“跨夜”

2019年05月20日08:16  來源:北京日報
 

  爵士女歌手小野麗莎在國家大劇院公共空間演出。甘源 攝

  聽著閑適慵懶的爵士樂,品嘗可口的甜點和飲品,欣賞璀璨的夜景,這樣度過一個午夜,是不是非常浪漫?

  上周六5月18日晚的國家大劇院燈火輝煌,兩場音樂會相繼上演:先是歌唱家雷佳、鋼琴家張昊辰攜美國五大樂團之一的費城交響樂團登台,隨后爵士女歌手小野麗莎“接棒”開嗓,從音樂廳“唱”到大劇院公共空間,時至凌晨,仍有千名觀眾徜徉在美妙的音樂中不願離去。在夜生活日漸豐富的北京,國家大劇院堅持了11年的“午夜玫瑰”音樂會點亮“夜間經濟”,也為這座城市的夜生活注入文化的活力。

  音樂會接力

  五月音樂節歌聲中閉幕

  熟悉國家大劇院五月音樂節的觀眾們知道,每年的閉幕音樂會都是“夜探”大劇院的好機會。一般的音樂會乃至舞蹈、話劇等演出會在晚23時前結束,但在這一天的大劇院,觀眾可以在浪漫的爵士樂歌聲中度過午夜。

  剛過去的18日晚,知名指揮家雅尼克·涅杰-瑟貢執棒費城交響樂團率先於19時登場,為觀眾帶來多樣的音樂體驗。作曲家譚盾的聲樂協奏曲《敦煌壁畫·九色鹿的故事》迎來世界首演,歌唱家雷佳在演唱中不斷轉換角色和唱法,演奏家不僅拉動手中的弓弦,也需不時發聲與雷佳“對話”,讓這部協奏曲呈現出如同歌劇般的豐富性。張昊辰演繹拉赫瑪尼諾夫的《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也彰顯了他的高超技藝。

  作為中生代指揮家的翹楚,雅尼克也是這場音樂會的明星。他身穿亮眼的白色禮服在演奏中頻繁與團員互動,營造了極為融洽的音樂氣氛。下半場的舒伯特《第九交響曲》結束后,雷鳴般的掌聲響徹音樂廳,池座觀眾自發站起來鼓掌,雅尼克三番五次被從后台請回,“逼”得他隻能跟樂團的亞裔演奏家現學一句中文,跟觀眾告別后才被放行。

  費城交響點燃的熱情還沒有消退,22時30分,小野麗莎又登上了“午夜玫瑰”音樂會的舞台。一個多小時前還古典雅致的音樂廳,此時已擺上吉他、薩克斯等爵士樂器。在粉紫色的醉人燈光下,小野麗莎用慵懶的聲線唱響《夏日時光》《帶我飛向月球》《我願意》等金曲。隨后,換過一襲紅裙的小野麗莎帶著觀眾轉戰公共空間,香頌、爵士、布魯斯的自由旋律在大劇院的玻璃幕牆下飄揚。

  輕鬆又高雅

  午夜演出受年輕人青睞

  零時已過,國家大劇院裡歌聲依舊。不僅在舞台上,舞台下的觀眾也跟著哼唱、搖擺、舞蹈。千余名觀眾不願離去,在大劇院公共空間裡徜徉,欣賞玻璃幕牆外人工湖的波光夜景,上演一場午夜狂歡。

  仔細看去,午夜狂歡中有不少年輕人,他們三三兩兩地圍聚在高腳桌前。“這個場合比較輕鬆,大家可以說話聊天,還能看到長安街的夜景,這種自在的感覺很吸引我。”和男朋友一起來看音樂會的王女士還聽說,原來有人在“午夜玫瑰”的演出中求婚,“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碰上,真是太浪漫了!”

  “比起用美食‘深夜報復社會’,今天的我是不是高大上很多?”午夜12時16分,90后觀眾田女士發了一條朋友圈。朋友圈的配圖中,她站在大劇院公共空間的舞台前,舉著手中的飲品杯擺出一個別致的造型,舞台上的小野麗莎剛好虛化在照片的背景中。

  田女士說,平時她下班后經常逛街、看電影,要不就和朋友約吃夜宵。“都說要提高生活品質,我也想體驗一下文藝的生活,就來了這場音樂會。”田女士說,這是她第一次在劇院中“跨夜”,感覺非常奇妙,“希望以后大劇院還有這樣的演出,我們也多來感受一下高雅的環境。”

  據國家大劇院相關負責人介紹,爵士樂專場音樂會中年輕消費群體佔比越來越多。時下的年輕人顯然已經不滿足於用逛街購物填充空閑時間,而是尋求更有文化氣息的體驗。

  文化氛圍濃

  “夜經濟”折射消費升級

  對於一座城市來說,夜間生活的豐富程度可以從側面反映出城市的現代化和活力指數。在多元文化匯聚、年輕消費集中的北京,夜間消費場所也在日漸細分。

  從24小時不打烊的三裡屯三聯韜奮書店,到前門北京坊的“打卡”地標PageOne書店,從連續多年舉辦的朝陽公園藍色港灣燈光節,到世貿天階跨年夜,身在北京的年輕人對夜間消費的需求正與日俱增。專家認為,夜間場景消費不斷細分,不僅折射出一線城市消費升級,更反映了老百姓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一座城市的夜間經濟除了傳統的夜宵、電影、購物的場景之外,更應該融合藝術、文創、文博等新興消費業態。

  用高雅藝術點亮城市夜間經濟,國家大劇院堅持了11年的“午夜玫瑰”爵士音樂會著實是一種有益嘗試。多年來,“午夜玫瑰”的表演樂團和藝術家都堪稱“頂配”——荷蘭阿姆斯特丹皇家爵士樂團、美國艾靈頓爵士大樂團、法國國家爵士樂團、德國黑森廣播大爵士樂團、加拿大爵士歌手比亞莉都曾登台獻藝,為首都的夜空增添一抹浪漫的藝術風景。

  當然,夜生活的豐富也要有出行便利的保障。往屆的“午夜玫瑰”音樂會上演時,大劇院曾與公共交通部門溝通,協調延長末班車時間,並通過媒體為觀眾調度出租車等方式,為觀眾提供夜間出行便利。今年參加“午夜玫瑰”的觀眾中,也有不少人期望夜間交通更便利。散場時在石碑胡同附近打車的觀眾趙先生說,“我們查了一下,路過天安門西的一號線末班車就到晚上零點左右,如果能延遲一點,哪怕在節假日的時候再延遲一點,那就更方便了。”(記者 韓軒)

(責編:萬麗君、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