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守護一湖清水

——追記湖南洞庭湖管理局原總工程師余元君

何 勇 申智林

2019年08月08日10:0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余元君(前)在工作現場。資料圖片

  洞庭八月,煙波浩渺,錢糧湖垸分洪閘項目工地上依舊繁忙,只是再見不到那個忙碌的身影——2019年1月19日下午4時,湖南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原總工程師余元君在工地突發疾病,46歲的生命永遠留在了洞庭湖。

  聽聞余元君英年早逝,親友慟哭,同事洒淚,長沙千余名黨員群眾為其送行。追思會上,與其素不相識的速記員,甚至情難自已,淚流滿面,無法記錄。

  一個什麼樣的人,會讓這麼多人緬懷?

  初心:“要時刻記著,我們是‘洞庭人’”

  “守護好一江碧水的重擔,首先得我們‘洞庭人’來挑。”2018年12月14日,余元君給同事上黨課,未曾想,這是最后一堂黨課。

  “洞庭人”,是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干部職工的自稱。對於余元君,含義更為特殊。

  湖南省臨澧縣佘市鎮荊崗村,距西洞庭不遠,余元君就生長於此。村外道水河,隨澧水匯入洞庭,河不大,卻旱澇無常。

  “1990年,適逢大旱,庄稼無收……希望能為家鄉有所貢獻。”在一份自述材料中,余元君寫道。

  那年,以優異成績考上天津大學的余元君,選擇就讀水利水電工程專業。大學畢業,余元君毅然回到洞庭湖邊,從此把根扎在了湖區。

  萬裡長江,險在荊江,難在洞庭。洞庭湖是周邊1000余萬人、1000余萬畝耕地的生命和生態屏障,也是長江中下游不可替代的調蓄湖泊。

  為治理洞庭湖,余元君每年至少一半的時間在湖區度過。25年來,他幾乎踏遍了湖區每一寸堤段,記不清走壞了多少雙鞋。洞庭湖3471公裡一線防洪大堤,226個大小圩垸,11個重點垸,24個蓄洪垸……余元君如數家珍。

  “作為共產黨員,要為洞庭湖謀長遠,功成不必在我,但建功必須有我。”在最后一堂黨課上,余元君動情地說,“要時刻記著,我們是‘洞庭人’!”

  擔當:一部“行走的洞庭湖水利百科全書”

  如何治理洞庭湖,哪個方案最優?為守護好這一湖碧水,余元君思慮深遠,全心付出。

  有一次,余元君帶隊查勘一處污水自排閘。洞內污水橫流、臭氣熏人。同事說“讓我們去,您就不要親自去了”。余元君穿上雨靴,打著手電,一頭鑽進漆黑的洞裡,“你不進去調查,怎麼能有發言權?”

  2012年,屈原垸西大堤堤防加固項目中,有一段護坡的初步設計方案計劃拆除重新施工,余元君看了方案后不放心,又帶隊重新勘查。走到大堤堤腳,經過仔細核查,發現這段大堤幾十年來陸續護坡,厚度達80厘米,初步方案明顯不合理。查勘結束,余元君仔細研究制定了新的設計方案:上部平整后縫隙灌入細石混凝土,下部平整后現澆混凝土板護坡,這樣既避免了大拆大建,加快了進度,又節省了國家資金。

  腳步丈量下的堤岸延伸得多遠,案頭積累的材料就有多豐盈。余元君生前的辦公室書架上,70多本筆記本,詳細地記錄著自1996年以來,他總結和摘錄的洞庭湖治理關鍵信息﹔移動硬盤裡,上千個G的相關資料,整理得清清楚楚。

  20余年耕耘,余元君隻需要一支筆、一頁紙,就能勾勒出洞庭湖不同區域的水系圖、工程分布圖。管理局局長沈新平說他是“行走的洞庭湖水利百科全書”。他主編的《洞庭湖治理工程建設與管理適用文件匯編》,是同事們平時最常翻閱的工具書。

  “余元君是湖南最熟悉洞庭湖治水情況的幾個專家之一。”湖南省水利廳原總工程師張振全說。

  底線:“講關系、走后門的事兒,我做不來”

  家裡9個孩子,余元君排行老七,是唯一一個大學生。

  至今,幾個哥嫂還在東莞打工。曾經,哥哥想讓他幫忙修一下門口的堰塘堤,侄子大學畢業后求叔叔在水利系統找份工作,余元君硬是沒鬆口,“講關系、走后門的事兒,我做不來。”

  “項目給誰做不是做,保証質量一樣、價錢一樣。”余元君一位姐夫找他說情。“扯這個事,免談!”余元君斷然拒絕。

  水利系統工程涉及資金量大。這些年,余元君主持的技術評審和招投標項目上百個,經手資金上百億元,無一例負面反映。

  為加強項目監管,保証工程運行質量和效率,2011年余元君就開始謀劃架構洞庭湖區建設項目管理系統,從立項、評價、施工、監管到驗收等環節實現流程化管理,進行全程監督。系統2013年上線后,得到水利部、湖南省紀委肯定,目前已在洞庭湖區治理項目中全應用、全覆蓋。

  有了這套系統,項目法人與項目承建單位少了直接接觸。“整個流程經手12個人,可以完全不見面。”錢糧湖垸分洪閘工程施工項目部副經理張彥奇說,“系統最大限度降低了腐敗風險。”

  2017年,余元君父親去世。幾個朋友來到他家,准備按風俗表示慰問。“人到情誼到。”感動之余,余元君婉言謝絕。“酒肉朋友長不了,君子之交淡如水。”這是余元君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話。

  “元知交心非易事,何以半路棄親友而去?君道治水是難關,畢竟平生為國民所求!”送別余元君時,一位同事撰寫的挽聯,濃縮了他為洞庭湖保護與治理辛勤奉獻的一生。

(責編:唐李晗、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