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5年追逃105人追贓7.43億元

2019年08月25日08:57  來源:三湘都市報
 

  

  追逃不盡,腳步不止。至今,中央追逃辦已成立5周年。5年來,在中央追逃辦和省委反腐敗協調小組的領導下,湖南省追逃辦堅持“織網”與“筑壩”齊頭並進,先后從23個國家和地區追回外逃人員105人,追回贓款7.43億元人民幣,切斷了腐敗分子的“后路”。

  建章整制,扎緊“防逃籠子”

  2015年4月16日,湖南省委召開反腐敗協調小組會議,成立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明確追逃辦組成人員及工作職責,啟動湖南“天網2015”行動。

  緊鑼密鼓,湖南省追逃辦一“開張”就進入了緊張的“追逃時間”。

  2015年,湖南省追逃辦決定,將向海軍列為“天網”行動督捕對象。向海軍原為邵陽縣供銷社主任,1993年,因經濟問題接受邵陽市檢察院反貪局調查,被調查期間他在市檢察院內殺死一名看守人員、重傷一名看守人員后攜其情婦逃跑。

  2016年1月6日晚7點40分,向海軍從湖北省咸寧市崇陽縣被押回邵陽。逃亡的這23年,他化名老王,在崇陽縣一菜市場以賣小菜為生。

  嚴密制度的籬笆下,貪腐分子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必將被繩之以法。祁文舉,1973年出生,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湖南銷售分公司原總經理、黨委副書記徐國才的女婿,是徐國才案關鍵人物之一,在岳父案發后第二天潛逃境外。2015年6月3日,從發現線索到成功控制,僅用了14個小時,成為湖南 “天網”行動成功緝捕首例職務犯罪外逃人員。

  “快!”這是湖南省公安廳“獵狐”辦副主任周旭對本次辦案最直觀的感受,“從2014年啟動‘獵狐行動’的這一年多時間,我們初步形成了一整套快速反應機制。制度建設和合作機制的完善,特別是中央層面和泰國執法機構的密切合作,是能把祁文舉一舉抓獲的重要因素。”

  以追促防,喚醒逃犯“返鄉”之情

  “接受賄賂后,我沒有為家庭帶來任何好處,染上了賭博惡習導致家庭破裂,父母老來無依。”以上獨白,來自益陽市資陽區國稅局稅源管理三科原副科長吳雲的一封懺悔書。

  2014年以來,吳雲嗜好賭博,欠下個人借款及高利貸100余萬、信用卡透支70余萬無力歸還。吳雲利用擔任國稅局稅源管理科、征收管理科副科長等職務便利,涉嫌受賄罪、徇私舞弊發售發票罪,於2018年10月23日上午從廣西東興邊境口岸出逃至越南。

  10月29日晚,資陽區紀委監委主要負責人坐鎮指揮,成立了追逃領導小組。當晚,一組成員連夜從益陽出發,8小時后到達廣西防城港市下轄的東興市越南出境地﹔另一組人員走訪吳雲親友,積極動員其父親吳敬生、為吳雲借債擔保的朋友以及其單位領導主動聯系吳雲,開展勸返工作﹔最后一組人員通過微信與吳雲溝通。

  最終10月30日17時許,在法律威懾、政策攻心和親情感化下,外逃至越南六天的吳雲,在25小時內被勸返並主動回國投案。

  “進攻是最好的防守。”湖南省追逃辦相關負責人介紹,在追逃中堅持親情與政策並舉,鼓勵、引導政治意識和法律意識較強的親友向涉案人員“喊話”,讓涉案人員知孝悌。堅持嚴格辦案與人性關懷並推,在從嚴執紀執法中適當從涉案人員角度出發,幫助其擺脫畏罪心理、僥幸心理等,讓涉案人員知冷暖。

  緊盯“人、錢、証”,筑牢防逃籬笆

  “外逃的日子,我經常半夜驚醒,而現在我的心終於自由了。”2018年12月,梁月林在耒陽市看守所接受採訪時回憶兩個多月前的細節,長舒一口氣。

  時間回溯到2018年6月12日,衡陽耒陽市紀委監委對耒陽市交通水利投資公司總經理劉洪全及相關涉案人員採取留置措施。經審查,發現劉洪全妻弟梁月林涉嫌共同受賄、共同挪用公款。當天,卻發現梁月林早已買了香港飛往非洲的機票。

  經專案組推斷,梁月林在國外的旅游簽証最長時間是3個月,在非洲某國最長隻能呆到9月25日。果真,梁月林於9月24日持中國護照以過境逗留的方式進入香港,其最長可以呆到10月1日。通過公安機關協助配合,於2018年9月28日以梁月林涉嫌刑事犯罪在逃為依據,根據出入境管理法的規定,將其申領的相關証照予以作廢。

  10月1日,梁月林在機場欲離開香港時,被告知其証照已被宣布作廢。同時被告知,在香港隻能合法停留至當天24時。最后,梁月林與妻子商議后,選擇自願回內地來。而專案組早已派員在口岸等候。辦完交接后,時間已是10月2日凌晨3時。

  “2018年1月-11月,湖南省共從10個國家和地區追回外逃人員19人,其中,涉嫌職務犯罪2人、涉嫌經濟犯罪14人、涉嫌其他犯罪3人,共從境外追回贓款人民幣3465萬余元。”湖南省追逃辦相關負責人表示。

  光大力追逃還不行,為筑牢防逃“堤壩”,湖南將新增監察對象全部納入防逃范圍,緊盯“人、錢、証”。在証照上,守住出境証照“前門”,出台了《關於加強和改進省管干部因私出國(境)管理監督工作的通知》,緊緊抓住登記備案、証件管理等關鍵環節。同時,集中開展領導干部違規辦理持有出國(境)証件和身份証件專項清理工作,對全省27.02萬名國家工作人員持有出國(境)証件情況進行登記備案。

  在資金上,多措並舉,切斷資金外流之“道”。追逃辦開展打擊利用離岸公司和地下錢庄轉移贓款的專項行動。僅2018年度,就發現並處置疑似地下錢庄線索19條,對24起涉嫌職務犯罪案件開展反洗錢調查327起,涉及188個主體2000多個賬戶。

  “隻要有逃犯沒有追回來,我們的工作就不會停止。天涯海角,有逃必追,一追到底。”湖南省追逃辦相關負責人表示,追逃利劍始終高懸,追逃追贓也絕不會鬆懈。湖南追逃辦將加強與各地的溝通協作,將反腐敗國際合作這張“天羅地網”織得更密,讓再狡猾的狐狸也無處可逃。(記者 卜嵐)

  外逃者說

  “在國外的日子沒有人情味,還是回家好。我將配合公安機關,把問題交代清楚。”

  ——湖南首例從美國強制遣返的外逃人員、原懷化市富達房地產有限公司總經理鄭泉官

  “我知道,我的選擇是完全正確的。有問題,逃避不是辦法,勇敢面對才有出路。英國再好,也不是我的家,更不是避罪的天堂。”

  ——我省首例成功勸返的“百名紅通人員”、原中國移動通信集團終端公司湖南分公司綜合部員工陳祎娟

  “最后悔的是,自己當時沒有選擇自首。20年,心裡帶著個包袱,還是很慌的。特別是年紀大了以后,我特別想回來看看,想落葉歸根。抓回來也好,不然自己可能永遠都回不來了。”

  ——外逃時間最久的紅通人員、原湖南省機械進出口(集團)公司馬來西亞分公司總經理韓路

(責編:唐李晗、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