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了錢拿不到產權証 眾業主要退鋪

2019年09月04日14:00  來源:三湘都市報
 

  位於永州市零陵區黃金地段的垠地廣場。 記者 黃海文 攝

  8月30日上午,永州市零陵區垠地廣場物業管理中心,30多人圍住周碎海索要欠債。周碎海是永州市永盛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永盛公司”)的董事長,更令周焦頭爛額的是,垠地廣場售樓部傳來告急電話:又有一撥業主強烈要求退鋪!

  垠地廣場實為商場,是零陵區政府重點招商引資項目,由永盛公司開發建設,總投資7億多元,項目總建筑面積約9萬平方米,商業面積5.4萬平方米。該廣場於2014年上半年竣工,目前入駐零售巨頭大潤發瑪特、五星級數字影院大地數字影院、全球時裝零售巨頭H&M等90余個品牌,被譽為“永州商業航空母艦”,也是零陵區舊城改造的一張標志性名片。

  如今,面對一片繁華的垠地廣場,業主們為何紛紛要求退鋪呢?記者展開了調查。

  【業主】 產權証拿不到,委托出租又拿不到租金

  零陵區芝山路和瀟湘路是當地最繁華的商業街,而位於兩路交會處的垠地廣場,因其獨特的地理位置和營商環境,可謂“寸土寸金”。“因為這裡是商業中心,再加上是區政府重點招商引資的項目,我就買了這裡的商鋪。”8月29日上午,42歲的卿芳告訴記者。

  據介紹,2015年12月5日,卿芳與永盛公司簽訂了購置合同,支付270萬元購買了垠地廣場商鋪A3-326、A3-327、A3-331共178平方米,並支付了10萬元購置稅,但她至今仍沒拿到產權証。此外,卿芳與開發商簽訂的《委托經營管理合同》約定:自己的商鋪委托開發商統一出租,開發商按不同租期每月返回“7%-10%”的租金。這些年租金算下來已有60多萬了,但卿芳至今也沒收到一分錢租金。

  “開發商不履約,我就堅決要求退鋪。”卿芳氣憤地告訴記者。

  一份發布於網絡論壇的帖子《申請退鋪書》顯示,垠地廣場要求退鋪的業主都陷入了卿芳類似的困境。

  【開發商】 入不敷出,公司面臨破產風險

  8月29日下午,幾經周折,記者見到了周碎海。

  據介紹,周是浙江人,2009年11月,他被招商引資來零陵區搞開發﹔2011年6月,周以永盛公司的名義,通過招拍挂方式以1.01億元的價格取得瀟湘街北側宗地使用權,投資興建垠地廣場項目﹔2014年上半年垠地廣場竣工。

  “公司已收集到業主辦証資料1090戶,已辦理証件421戶,未辦理669戶,現正在辦理158戶。”周碎海向記者坦承,“今年1月至9月共需返租728萬元,目前隻返租了70萬元。”“因為沒錢,導致無法按合同約定時間辦証和返給業主租金。公司目前欠銀行貸款、員工工資、工程款等超過1.5億元。”

  周碎海告訴記者,違約並非他的本意,而是由於政府違約:延遲19個月才將全部項目用地交付公司,又因2013年項目規劃調整並被要求將項目南側的“大米廠宿舍”一並拆遷,造成項目建設再被拖延。

  據了解,“大米廠宿舍”原本不在“垠地廣場”項目紅線內,因永州市規委硬性規定要一起拆除,零陵區政府便委托永盛公司按國家政策拆遷,承諾給予財政補償,但事后零陵區政府以沒有文字依據為由不予承擔。

  “總建筑面積約9萬平方米是安置房,不能賣的。商業面積賣了3萬平方米,總收入3億余元。而項目開發總投資7億多元,入不敷出。”周碎海告訴記者,目前公司面臨破產風險。

  【調查】 多重原因致開發商陷困境

  據業主們反映,自去年下半年起,他們就不斷向區政府及相關職能部門反映垠地廣場開發商違約的問題,但一直沒有得到解決。有業主甚至以合同欺詐報案,但警方以合同糾紛為由不予立案。

  零陵區住建局辦公室主任張樂告訴記者,垠地廣場業主群體退鋪事件已引起市區兩級政府高度重視,專門為此召開會議研究處理意見。“具體怎麼處理,目前我不清楚。”

  事后,區政府辦副主任鄧新軍給了記者一沓材料,材料對永盛公司的賠付請求所有的回應均是“不予支持”,即政府否認違約及欠款。

  “垠地廣場項目面臨今天的困局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其一,交地延期,銀行利息增加了企業的開發成本﹔其二,原本是政府負責拆遷安置的,卻委托開發商花巨資執行,事后政府又沒兌現補償﹔其三,招投標后,市規委要求增加‘大米廠宿舍’拆遷,同時增加了巨額投入成本,最終導致企業陷入困境。”一位熟知內情的當地官員私下告訴記者,“領導換屆后,政策的延續性大打折扣,也是原因之一。”

  開發商資金鏈斷裂,無法履約,是導致垠地廣場1090戶業主要求退鋪的主因。那麼,這1090戶業主的合法權益將如何維護呢?本報將繼續關注。(記者 黃海文)

(責編:羅帥、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