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戀“局中局”:“女友”“小舅子”都是他

2019年09月10日09:56  來源:三湘都市報
 

  網絡交友有風險,涉及錢財要留心。9月9日,長沙市開福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一起詐騙案,當事人左某冒充女性與4名男生網戀,要求對方給自己發紅包。為了穩住對方,他甚至假扮成“小舅子”去對方家同吃同住,讓這場騙局看起來“無可挑剔”。

  冒充女性,利用社交軟件與4人“網戀”

  23歲的左某是岳陽市人。2013年大專畢業后,在長沙從事過多份工作,卻都不如意。為了輕鬆賺快錢,他萌生了冒充女性去騙取網戀對象錢財的想法。

  該如何吸引男性的注意?左某給自己設定了一個新身份——90后女孩張佳曦,愛好健身,在湖南廣播電視台從事電視制作工作。這之后,他還在微博、探探等多個社交軟件上,以“張佳曦”的名義注冊賬號,時不時更新下狀態,讓這個新身份更加真實。

  很快,就有魚兒上鉤了。2018年4月,謝軍(化名)通過探探與“張佳曦”結識,兩人也互加了微信好友。在平時的聊天中,“張佳曦”總會發布一些曖昧信息去撩撥謝軍,一來一去,兩人最終確定了戀人關系。

  “小舅子”來了,還與“姐夫”同吃同住

  為了討女友歡心,謝軍常常會在微信上發32元到88元不等的小紅包,“張佳曦”也時常撒撒嬌,兩人的感情逐漸升溫。在交往了十來天后,謝軍提出想與“女神”會面。“張佳曦”卻告訴他:“最近接了個項目,在浙江橫店拍攝,等忙完項目再見面。”

  2018年4月底,謝軍突然接到“張佳曦”的來電,聽到女友的聲音很溫柔,他很興奮。女友讓他下樓接自己的弟弟,由於弟弟與家人發生爭吵,想到這裡來暫住幾天。挂斷電話,謝軍在樓下見到了女友的弟弟左某。剛見面,自來熟的弟弟就一個勁地喊謝軍“姐夫”,這讓謝軍很開心,並殷勤地將他接到家中,安頓了下來。

  接下來的日子裡,左某當面用正常的聲音與謝軍說話,而在電話裡,他會調整聲線,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像個女生。

  5月20日,謝軍微信給“她”發了1314元紅包。6月13日,二人微信聊天時,“張佳曦”為難地表示:“過幾天就要還房貸,可是我最近手頭有點緊。”見女友遇到困難,謝軍想都沒想就轉了5000元過去。

  11月初,“張佳曦”打電話過來稱:“前段時間從弟弟那拿了兩萬元,現在弟弟想去重慶玩,可是手裡的錢不夠,能不能從你這裡先借一萬元給弟弟。”陷入愛河的謝軍又通過支付寶轉賬給弟弟1萬元。

  4名男性中招,他因詐騙付出代價

  2018年12月底,左某因聚眾賭博被公安民警抓到了派出所。審訊中,他交待了自己的所有犯罪經歷。當民警通知謝軍到派出所協助調查時,謝軍才知道女友“張佳曦”竟然是個男的,而且就是與自己同住過一個屋檐下的“弟弟”左某。他說,交往的這段時間,共轉賬給“她”3萬多元。

  回憶起過往種種,謝軍其實也曾懷疑過,“每次我要求見面或視頻通話,她都以各種理由來搪塞我,由於電話裡聽到的是女聲,所以我也沒想那麼多。雖然他們一個姓張,一個姓左,但張佳曦說,他們分別隨父母姓,真沒想過他們是一個人。”

  其實,被騙的不止謝軍一人。2017年5月至2018年12月期間,左某冒充女性在網上發布曖昧信息,以還房貸、弟弟生病、節假日紅包、買衣服、財物丟失等為由,騙取謝軍等4人錢財共計56376.08元。

  法院認為,左某的行為已構成詐騙罪。故當庭做出一審宣判,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1萬元。同時,責令其退賠所有被害人的經濟損失。(記者 楊昱 通訊員 劉笑貧)

(責編:唐李晗、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