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高牆”的臨終告別

2019年09月12日10:46  來源:瀟湘晨報
 

  7月27日,茶陵縣人民醫院重症監護室內,李梅湊到丈夫劉躍進耳邊,想叫醒他。圖/受訪者提供

  入獄兩年多,66歲的李梅一直拒絕親戚前來探望。她覺得無顏面對他們。

  因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2016年,李梅及其丈夫劉躍進、兒子劉子濤分別獲刑,並被押往三個不同監獄服刑。

  患有重症肌無力的丈夫,是李梅始終的牽挂。她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劉躍進多器官衰竭,已入彌留狀態。

  考慮到李梅和丈夫感情甚篤,且她服刑期間表現良好,湖南省未管所(以下簡稱“未管所”)決定啟動特許離監程序,允許她去見丈夫最后一面。

  雖然夫妻見面,但最終沒有等來奇跡,劉躍進不幸離世。這段時間,在管教的心理疏導下,李梅逐漸從悲痛中走出來。

  這是一場跨越“高牆”的臨終告別。

  因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李梅一家三口分別獲刑,並關押在三個不同監獄服刑。7月26日,株洲茶陵監獄緊急來電,李梅的丈夫劉躍進多器官衰竭,已是彌留之際。

  李梅沒想到,監獄會允許她去見丈夫最后一面。當副監區長羅紅玲告訴李梅這一消息時,她掩面而泣。

  當晚,李梅所在的湖南省未管所啟動特許離監程序,7月27日,接到通知第二天,在4名民警押送下,李梅趕赴株洲……

  病危通知

  在監獄裡等來丈夫病危的消息

  “跟你說個事。你要有思想准備。”聽到羅紅玲這句話,李梅心裡“咯噔”一下,“是不是我老公病危了?”羅紅玲點點頭。

  2013年,劉躍進就被查出患有重症肌無力,生活無法自理,一切都需李梅照料。彼時,因為生意引發的借貸危機,李梅家每天被幾撥債主輪番催討。討債無果,幾十名債主聯合報警,舉報李梅一家非法吸收公眾存款。

  2016年12月19日,在醫院照料丈夫的李梅被警方帶走,再沒回來。12月28日,劉躍進也被批捕。不過警方考慮到他的病情,暫時被執行監視居住,一直到2018年9月21日,才被收監。

  作為退休醫務人員的李梅,深知丈夫的病情。2018年庭審中,望著骨瘦如柴的丈夫,李梅淚如雨下。李梅覺得,這可能是和丈夫最后一次見面,“我真的是后悔,腸子都悔青了”。

  從2008年涉足商業,最有錢時開4家豪華衛浴連鎖店,身家數千萬,到2018年全家鋃鐺入獄,10年時間李梅一家從天堂跌落地獄。

  無論在誰看來,李梅一家都不可能和犯罪挂鉤。退休前,李梅是一家醫院的護士長,丈夫是一家事業單位的高層領導,兩人育有一子,生活美滿。兒子劉子濤是他們最大的期望。2006年,李梅退休前兩年,家裡商量決定做衛浴(生意)。第一筆錢是家裡自籌的,花了幾十萬盤下一個店面,地段優質。店剛開起來就生意爆火。李梅夫婦決定開連鎖店,並讓兒子做法定代表人。第一家店雖賺錢,但很多資金流水也都放在裡面,無法取出,立馬開第二家店的話,資金跟不上。他們想到了借錢。而李梅夫婦也不虧待這些借錢的朋友,承諾給對方兩分利。很快,第二家店、第三家店、第四家店陸續開起來。到了后期,李梅一家開始將投資人的錢用於承包工程。然而他們失敗了,近2000萬元投資打了水漂。一家三口也因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鋃鐺入獄。

  特殊准備

  走完特許離監程序,已是深夜

  李梅沒想到,監獄會允許他去見丈夫最后一面。來不及悲痛,申請特許離監首先需要犯人寫申請。李梅以最快的速度寫好,遞交上去。不過,李梅不知道的是,她是未管所十年多來,第一例特許離監的服刑人員。就連在未管所工作15年的獄政科科長李偉,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李偉說,接到茶陵監獄通知當天,獄政科便立即向未管所領導匯報,並報備湖南省監獄管理局。同時,他們緊急召集獄偵科、心理咨詢室、教育科等科室,對犯人情況進行評估。李偉說,李梅刑期隻剩一年多,加上平時表現良好,根據評估,“符合特許離監要求”。

  評估完畢后,李偉將結果匯報至未管所副所長和所長,由領導簽字同意。整個程序走完,已是26日深夜。“我們想著趕緊走程序,不要留遺憾。”李偉說,當晚他們不但及時走完審批程序,還與茶陵監獄方面確認好行車路線,以及安保方案。

  當晚,李梅徹夜未眠,她把頭蒙在被子裡啜泣。“我們結婚40多年,早就說好相扶一輩子的,沒想到現在成了這樣子。”

  臨終見面

  使勁掐虎口,希望奇跡發生

  7月27日上午,在4名民警的武裝押送下,李梅趕赴株洲茶陵。一路上,李偉和羅紅玲不停安撫她。經過3個多小時車程,他們一行抵達茶陵縣人民醫院,並根據事先設定好的路線,直奔重症監護室。

  眼前的景象還是超出了李梅的預估。隻見丈夫躺在床上,骨瘦如柴,身上插了各種管子。因為多器官衰竭,劉躍進已昏迷10多天,隻能靠呼吸機維持生命。看到這一幕,李梅失聲痛哭。“老劉,你看我一眼啊,我來看你了。”李梅湊在丈夫耳邊,想叫醒他,但對方沒反應。“

  看著她痛苦的樣子,羅紅玲跟主治醫生溝通,可否讓李梅摸一下丈夫的手。得到醫生許可,李梅緊緊握住丈夫的手。她想讓丈夫看她一眼,甚至使勁掐對方虎口,希望奇跡發生,但劉躍進依然沒有反應。

  重症監護室不能久留,5分鐘后,醫生催促他們離開。但李梅攥著丈夫的手不肯鬆開,痛哭流涕。等李梅平復情緒后,李偉幫她聯系上劉躍進的弟弟,囑托對方料理后事。同時,她一遍又一遍地向雙方監獄的民警鞠躬,感謝他們安排自己和丈夫見面所做的工作。下午3點,李偉、羅紅玲和李梅一行人,乘車返回了長沙。

  (文中李梅、劉躍進和劉子濤為化名)

  未來打算

  等兒子出來母子倆創業還債

  回到長沙18天后,劉躍進在株洲去世。當晚,李梅流著眼淚到天亮。

  想到家裡這些年來的遭遇,她再次陷入悔恨自責,“現在說什麼也沒用了,隻能為自己對法律的無知買單。”入獄一年多來,婁底老家親戚多次來長沙探望,都被李梅拒絕。

  李梅曾想過尋短見,無論是破敗的家庭,還是背負的巨額債務,都壓得她喘不過氣來。但一想到還在服刑的兒子,以及對她寄予期望的監獄管教,她又下不了決心。在管教的心理疏導下,李梅逐漸從悲痛中走出來。

  最近,李梅給兒子寫了封信,告訴他爸爸去世的消息。在信中她寫道:“人終有一死,人死不能復生。爸爸是最愛你的,我們隻能節哀。你一定要好好改造,爭取早日出來。”

  相比兒子,李梅明年年底即可出獄。她的打算是,先等兒子出來,然后母子倆繼續創業,努力還債。根據法院判決,他們家還欠著1700多萬元債務。

  “我會努力把這些錢都還掉,能還多少算多少。別人的錢也都是血汗錢,我不能昧良心。”說完,她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看,我雖然已經66歲,但我覺得我心理年齡隻有50歲,所以身體還可以的。”(記者宋凱欣 實習生周詩情)

(責編:唐李晗、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