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化:苦盡甘來格外甜

2019年09月19日10:07  來源:湖南日報
 

  2018年6月29日上午,一列滿載貨物的國際貨運列車,從懷化鐵路口岸啟程,駛往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當天,懷化至明斯克中歐班列開通。 潘雨 攝

  ▲9月17日,中方縣鐵坡鎮江坪村,梯田已進入收割期,金色的稻田把古村裝點得更加美麗。該村始建於宋末元初,至今已有840余年,為湖南省第五批歷史文化名村。近年,在推進脫貧攻堅和美麗鄉村建設中,江坪村拉通村組道路,強化垃圾管理,實施圈養養殖,鄉村人居環境大大改善。記者 田超 通訊員 楊冉 攝影報道

  ▲2018年7月4日,懷化市全景圖。通訊員 攝

  ▲2018年11月27日,懷化市九豐現代農博園,工人在智能大棚內打理無土栽培的花卉、蔬菜。 記者 傅聰 攝

  ▲5月26日,懷化芷江機場。 田文國 攝

  ▲通道侗族自治縣萬佛山景區。(資料照片)林安權 攝

  ▲1988年,懷化火車站。通訊員 攝

  ▲2017年8月6日,懷化南站夜景。通訊員 攝

  “我家就在雪峰住,冰糖橙紅甜四方﹔我家就在沅水邊,風吹稻浪甜四方。侗苗蘆笙唱甜蜜,紅色路上思甜蜜……”一曲《甜甜的懷化》,道出了懷化人的心聲。

  中秋時節,踏訪史稱“五溪”的懷化,滿目是甜甜的水果、甜甜的笑臉。聽五溪兒女帶著滿滿的幸福感,講述一個個甜甜的故事,從中仿佛聽到了新中國成立70年來,懷化從苦到甜、奮力前行的足音。

  70年奮斗不息,70年苦盡甘來,孕育出新時代甜甜的懷化。

  “打開山門,讓世界嘗到懷化甜”

  ——甜蜜的產業

  假如要在湖南選一個最“甜”的市州,非懷化莫屬。該市共有120多個水果品種,年產量近100萬噸,佔全省三分之一。

  抬頭是山,低頭是山,綿延不絕的大山造就了懷化,也把現代文明與富足擋在山外。新中國成立之初的懷化,“養在深閨人未識”,豐富的資源並不能變成豐厚的財富。

  “打開山門,讓世界嘗到懷化甜。”為改變“人走馬馱”的歷史,懷化掀起了一輪又一輪交通大會戰。

  上世紀70年代初,隨著湘黔、枝柳鐵路通車,火車“拖”來了懷化城。但懷化人的腳步並沒有停留在鐵軌上,而是加快編織立體交通網。目前,全市形成了普鐵、高鐵、高速公路、普通公路、航空、航運“六位一體”立體交通網絡,邁入“全國性綜合交通樞紐”行列。

  滿載“懷化甜”,奏響“開放曲”。今年6月28日,懷化駛往伊朗首都德黑蘭的中亞班列開通,這是繼懷化至明斯克中歐班列開通后,又一趟開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國際鐵路貨運班列。懷化成為繼省會長沙后,我省第二個開通中歐班列、中亞班列的城市。地處內陸腹地的懷化,變身開放前沿。

  立體交通開“山門”,讓懷化聯通全國,走向世界。以商貿物流為主的第三產業加快轉型升級,西南一級商貿物流基地呼之欲出。

  甜蜜的產業在延伸。通過生態創新融合發展,依托民族風情和青山綠水,將民俗文化轉化為資源,將山貨轉化為特產,“多旅融合”讓甜甜的懷化走出大山,千億生態文化旅游產業正在形成。

  “打鐵是重工業,彈棉花是輕工業,趕場賣東西是商貿業。”有人這樣形容舊中國的懷化。

  進入新時代,貫徹新發展理念,走綠色發展之路,成為懷化堅定不移的追求。懷化持續開展產業及產業園區3年倍增行動及3年提升行動。目前,懷化工業園區(集中區)從無到有逐步壯大,省級工業園區已發展到15個。近年來,全市共引進三類“500強”企業68家。

  作為后來居上、出奇制勝的重要法寶,懷化加快以科技創新為核心的全面創新。依托科技創新,傳統產業長“高”,新興產業長“大”。目前,全市高新技術企業達到156家,去年高新技術產業增加值、全社會研發經費、發明專利申請量增速均居全省第一。

  “趕上了好時代,幸福生活比蜜甜”

  ——甜蜜的生活

  “搬出大山住新房喜上眉梢,上學上班兩不愁樂在其中。”9月8日,靖州苗族侗族自治縣大堡子鎮上河村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搬遷戶唐邦順在新房門口貼上紅紅的對聯,橫聯“三喜臨門”。“搬新房,我和愛人找到了工作,女兒考上縣一中,真是趕上了好時代,幸福生活比蜜甜。”唐邦順笑容滿面地說。

  70年春華秋實,無數個“曾經”都變了模樣,發展的巨大成就融入一天比一天過得好的生活中。

  推進第一民生工程,奮力脫貧攻堅,小康路上一個都不能少。2014年懷化市共有貧困人口87.07萬人,到2018年底,全市貧困人口僅剩9.52萬人,貧困發生率由20.8%下降到2.32%。

  在懷化,最好的房子是學校,最美的風景在校園。懷化市推進教育優先發展,力促縣鄉村教育均衡發展。近5年來,全市累計投入教育資金360億元,年均增長11.5%,65%投向農村、邊遠、薄弱學校。全市新建學校34所,改擴建913所,新增學位13.27萬個,使城裡不再“擠”、鄉村不再“弱”。

  從2016年以來,懷化市中小學生溺亡事故逐年大幅下降。市教育局負責人說:“暑假防溺水工作是市委書記、市長始終牽挂的工作,全市各級各部門齊抓共管、多措並舉,織密了學生安全防護網。”

  “民生”跟著“民聲”走,點點滴滴總關情。懷化從細微處入手,讓暖暖的民生溫度傳遞到千家萬戶。

  綠色是美好生活的底色。懷化大力推進“碧水藍天”工程,持續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到2018年底,全市森林覆蓋率達70.97%,收獲了“國家級生態示范區”“全國十佳生態文明城市”“全國水質較好的30座城市”等一張張燙金名片,成為全國9大生態良好區域之一。

  “三條扁擔橫不過街,三個人吵架滿城聽得見,三千多居民散住在山窩間。”這是新中國成立前沈從文先生筆下的懷化城。

  加快城市建設,提升百姓幸福指數。至2018年底,懷化中心城區建成區面積達65平方公裡,常住人口達62萬人。近年來通過開展“綠城攻堅”行動,懷化城區建成區綠地面積達到1839.21公頃,步入“中國魅力城市200強”行列,一座欣欣向榮、宜居宜業的生態中心城市在湘鄂渝黔桂5省(市、自治區)邊區迅速崛起。

  “為了山果變甜果,我們一起加油干”

  ——甜蜜的事業

  “黃連沖不苦了!”麻陽苗族自治縣高村鎮黃連沖村村民向玉北豪邁地說,自從扶貧工作隊駐村后,主村道拓寬了,通組公路硬化了,飲水安全放心了,新修村小學讓孩子家門口入學,產業園也建起來了。工作隊的同志蠻辛苦的。

  “身累心甜!”駐黃連沖村扶貧工作隊隊長劉明雲深情地說,“我們干的是甜蜜的事業,百姓富裕了,再苦再累也值得!”

  在懷化黨員干部中,有一種“山果”情愫。“山果”是網絡小說《山果》中的主人公,小說講述了來自貧困家庭的小姑娘“山果”賣核桃的感人故事。懷化市委書記彭國甫向全市干部群眾推薦《山果》,並發出“為了山果變甜果,我們一起加油干”的倡議,要求以干部的高辛苦指數,換取百姓的高幸福指數。

  與懷化中心城區一河之隔的懷化經開區,是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

  誰能想到,24年前,這裡還是一片沉睡的荒山野嶺,踩著改革開放的激越鼓點,經開區的黨員干部接力拼搏,將荒地變為商貿物流城。近兩年,隨著公共保稅區、鐵路海岸海關監管場所、跨境商品交易中心、外貿孵化園等開放平台相繼建成,外向型經濟迅速崛起,這裡成了懷化對外開放的高地。

  苦干實干,干出精彩。對這一點,地處山區的懷化理解更深。

  秋日的陽光把“懷化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的牌子照得熠熠生輝。而3年前,園區的牌子還是“懷化工業園”。敢拼跑出加速度。從市領導到市相關部門負責人,從園區干部到入園企業,勁往一處使。去年2月,懷化高新區升級為國家級高新區,為武陵山片區首家,也是全國地級市工業園區中,兩年內實現省、國家級高新區聯創目標之先例。

  忠誠守初心,奮斗擔使命。懷化堅持嚴管與厚愛相結合,用制度創新激勵干部敢擔當,營造山清水秀的政治生態。黨員干部用身影指揮,用行動說話,以功成不必在我的情懷,辦成了一批多年想辦而未辦成的大事要事。

  開通懷邵衡高鐵、獲批設懷化海關、納入商貿服務型國家物流樞紐承載城市……翻開2018年懷化經濟發展10件大事記,看到了這裡干部群眾投身“甜蜜事業”的勇氣和智慧。

  海闊大潮涌,風勁再揚帆。甜甜的懷化,正闊步走向更加甜蜜的明天!(記者 肖軍)

  名片

  通道轉兵紀念館

  1934年冬,中央紅軍面對國民黨軍隊“口袋”包圍,在生死存亡關頭,在通道召開緊急會議,毛澤東力挽狂瀾,提議轉兵貴州,使紅軍幸免於滅頂之災,從而挽救了中國共產黨,挽救了中國革命。通道轉兵,是中央紅軍長征的轉折點和裡程碑,為中央紅軍走向勝利指明了方向,揭開了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第一次偉大轉折的序幕。

  通道轉兵紀念館位於通道侗族自治縣縣溪鎮羅蒙山下,由主題陳列館、紀念廣場、通道會議舊址恭城書院等部分組成。該館先后被定為全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全國紅色旅游經典景區等。2014年12月正式對外開放以來,日均接待參觀者1500人次以上。

  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受降舊址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無條件投降。8月21日,日本降使今井武夫代表日本政府飛抵芷江,向中國政府無條件投降,史稱“芷江受降”。

  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受降舊址位於芷江侗族自治縣芷江鎮七裡橋村。受降舊址已由原來佔地12畝發展到佔地300多畝的“一園三館”,即芷江和平園、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受降紀念館、湖南抗日戰爭紀念館、飛虎隊紀念館。現為全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等。2014年被國務院列入第一批80處國家級抗戰紀念設施、遺址名錄。

  安江農校紀念園

  50多年前,雪峰山下一塊試驗田的雜交水稻研究,引發世界水稻界一次革命。

  “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懷著“願天下人都有飽飯吃”的夢想,在懷化安江農校成功培育出雜交水稻。懷化,也成為舉世公認的“雜交水稻發源地”。

  安江農校因袁隆平及雜交水稻而聞名全國、享譽世界。安江農校紀念園於2009年8月被國務院特批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同年底獲批為全國科普教育基地。該園見証了袁隆平及其團隊在雜交水稻研究過程中的奮斗足跡,是中國雜交水稻文化的重要載體,也是人類稻作文明階段性歷史發展的物証。

  五強溪水電站

  從沅陵縣官庄鎮下高速公路,再沿著逶迤的山路北行約60公裡,就到了沅陵縣五強溪鎮。五強溪,一個偏遠的地方,因為五強溪水電站而名聞天下。

  從1952年開始地質勘測到1986年復工建設,從12萬人大移民到1996年電站全部機組投產發電,五強溪水電站作為湖南首座裝機容量達120萬千瓦的大型水電站,在湖南水電建設史上立起了一座豐碑。

  五強溪水電站建成20多年來,大大緩解了我省電力供應緊張局面﹔對減少沅江下游洪災水患、保護洞庭湖區“糧倉”安全,也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同時,兼具航運、養殖效益。(記者 黃巍 整理)

  重整行裝再出發 走好新時代的長征路

  中共懷化市委書記 彭國甫

  懷化市人民政府市長 雷紹業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在黨中央堅強領導下,懷化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深刻變化,實現了從貧困落后到新增長極、從內陸封閉到湖南西南開放門戶、從溫飽不足到邁向全面小康的歷史跨越。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市上下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對湖南工作重要指示精神,認真落實省委創新引領開放崛起戰略,推動各項事業取得新進展。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我們將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重整行裝再出發,走好新時代的長征路,奮力譜寫富饒美麗幸福新湖南的懷化篇章。

  走好新時代的長征路,就要對黨絕對忠誠,進一步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堅決做到“兩個維護”。用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的實際行動,維護黨中央一錘定音、定於一尊的權威。堅持全面系統學、及時跟進學、深入思考學、聯系實際學,真正學懂弄通做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黨的十九大精神特別是習近平總書記對湖南工作的重要講話指示精神,結合懷化實際創造性抓好貫徹落實。

  走好新時代的長征路,就要堅持發展是第一要務,著力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堅持把產業項目建設作為穩增長和高質量發展的重中之重來抓,對接和落實省“135”工程升級版,以產業及產業園區三年提升行動為抓手,以懷化國家高新區、懷化國家農業科技園區、懷化經開區和13個縣市區省級工業集中區為主戰場,著力優化營商環境,抓好產業招商,加強要素保障,加快發展現代商貿物流、生態文化旅游、醫養健康(中藥材)、綠色食品等特色優勢產業,培育電子信息、新能源和新能源汽車、新材料、軌道交通配套、大數據等新興產業鏈,走“名、優、特、科、高”產業發展之路。堅持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加快推進生態創新融合發展,強力推進產業鏈、創新鏈、金融鏈、人才鏈、價值鏈“五鏈”深度融合,加快構建產業生態化、生態產業化的生態經濟體系,用創新扮靚生態名片。堅定不移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和污染防治攻堅戰,筑牢高質量發展的基礎。

  走好新時代的長征路,就要把改革開放進行到底,加快建設5省(市、自治區)邊區改革開放高地。堅持把改革創新作為破解發展難題的重要法寶,按照黨中央和省委決策部署,深入推進各領域改革,持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放管服”改革、園區管理體制改革、財稅征管體制改革和社會治理創新,促進基層社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牢牢把握“一帶一部”戰略定位,充分發揮懷化在國家“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和湖南“一核三極四帶多點”發展格局中的區位優勢,深入落實“五大開放行動”,建好用好廣州港懷化內陸港、懷化海關、國家工商總局商標注冊業務懷化受理中心、鐵路口岸、公共保稅倉、懷化至明斯克中歐班列、懷化至德黑蘭中亞班列等平台,扎實抓好承接產業轉移示范區建設,加快推進“一帶一路”外貿進出口加工園區、農產品出口安全示范區建設,構建全方位開放新格局。

  走好新時代的長征路,就要切實保障和改善民生,不斷增強人民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於精准扶貧精准脫貧的重要論述,全力攻堅沅陵、漵浦、麻陽、通道4個縣保質脫貧摘帽,持續鞏固提升已摘帽9個縣的脫貧成果,確保如期保質保量脫貧。用心用情用力保障和改善民生,統籌抓好就業、教育、衛生、文化、社會保障、科技、環保、社會治理等工作,切實解決人民群眾所需所急所盼的民生問題,讓全市人民共享改革發展成果,同步進入小康社會。

  走好新時代的長征路,就要以自我革命精神推進全面從嚴治黨,鞏固發展良好政治生態。全面落實新時代黨的建設總要求,堅持以黨的政治建設為統領,高質量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認真貫徹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堅持憑忠誠、干淨、擔當和業績選人用人,深入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持續推動基層黨建全面升級,縱深推進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建設更加山清水秀的自然生態和風清氣朗的政治生態、社會生態。

  我與共和國共成長

  從吃飽到吃好

  沅陵縣大合坪鄉政府退休職工 鐘順先

  我叫鐘順先,是沅陵縣大合坪鄉政府食堂退休職工,一生為“吃”,道不盡吃的故事。

  我與共和國同齡,出身於貧苦農民家庭,家裡缺吃少穿。新中國成立后不久搞土改,家裡分了田分了地,生活好起來。后來國家遭遇暫時困難,家裡糧食不夠吃,我經常餓肚子。困難時期過去后,家裡又遭遇不幸。我13歲那年,父母相繼過世,我和姐姐相依為命。我們生活很困難,一天兩頓飯,早上苞谷粑粑,晚上紅苕飯。鄉親們見我年紀小,要長個,推薦我給村裡瓦匠師傅當學徒,我拼命干活,解決了吃飯問題。

  20歲參軍入伍,分到炊事班。部隊生活有保障,我們自己還喂豬種菜,改善戰友們的伙食。由於表現好,我在部隊入了黨。

  1975年退伍,我回家務農,當時還在搞大集體,家裡糧食不夠吃。

  兩三年后,我被推薦到當時的公社、縣辦銅礦當“大師傅”,后來留在鄉政府食堂當臨時工。改革開放后,農村搞“大包干”,農民生產積極性高,吃飯問題很快解決了。不過,干部收入不是很高,大多吃在食堂。為保証大家吃飽吃好,有精神干工作,我發揚部隊傳統,自己養豬種菜,變換伙食花樣,設法改善干部生活。

  好服務,好手藝,贏得好評價。1991年,我10年臨時工身份結束,轉為鄉政府正式職工,經濟發展了,自己又有了“鐵飯碗”,一家人吃穿不愁。

  隨著國家經濟高速發展,人民生活水平逐年提高,百姓餐桌越來越豐富。過去一日三餐為填飽肚子,如今在鄉下都能吃到全國各地的美食,大家越來越講究營養搭配、科學飲食。

  從吃不飽到吃飽,從吃飽到吃好,吃中看變化,百姓生活芝麻開花節節高,我是親歷者,也是見証人。

  2014年退休后,我和老伴隨兒女進城住,每天牛奶、肉食、水果是必需品。早晚跳一個小時廣場舞、打一個小時羽毛球,周末邀約三朋四友去徒步。

  2018年,我和老伴到北京旅游,坐飛機,看天安門,爬長城,拍照片,品美食,興奮得跟孩子一般。

  我跟兒女講,有吃有穿有玩,好日子沒過夠,我們要把身體練得更棒,爭取活到100歲。

  (記者 肖軍 通訊員 鄧永鬆 整理)

  數說

  地區生產總值

  2018年 1513.27億元

  1949年 1.62億元

  財政總收入

  2018年 150.39億元

  1951年 0.02億元

  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1988年 1010元

  2018年 26703元

  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1949年 30元

  2018年 9811元

  (記者 黃巍 整理)

(責編:唐李晗、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