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車遇車禍,駕校及教練賠18萬元

2019年09月19日14:37  來源:瀟湘晨報
 

  2017年,49歲的李敏(文中均為化名)在學車練習科目二時,同車學員倒車時誤將油門當剎車,導致事故發生,李敏將駕校和教練告上法庭。日前,法院判決駕校和教練應承擔賠償責任。

  法院認為,教練許濤應與金鑫駕校連帶承擔賠償責任。許濤和金鑫駕校是挂靠關系。法院認為,以挂靠形式從事道路運輸經營活動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屬於該機動車一方責任,李敏可以請求許濤和金鑫駕校承擔連帶責任的。

  2017年,家住岳陽湘陰的李敏報了個駕校學車。當李敏練習科目二時,卻發生了一起意外:同車學員練習倒車時誤將油門踩成剎車,坐在后座的李敏全身多處骨折。

  事故發生時,指導二人的教練卻不在車上。因賠償問題沒有達成一致,李敏將駕校和教練一起訴至岳陽湘陰法院。

  日前,湘陰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教練和駕校為此次事故擔責85%,連帶賠償17.9萬余元。

  起訴

  因同車學員操作失誤受傷

  2017年下半年,49歲的李敏來到位於湘陰縣的金鑫駕校唯福分校,交了4000元報名費后在該校學車。很快,李敏順利通過了科目一的考試。

  之后,該駕校的教練許濤專門負責李敏的科目二場內培訓。2017年12月20日下午4時許,許濤安排李敏與另一名女學員張樂一同在駕校的培訓場地自行練習科目二的技術內容。當時,許濤沒有同車指導,而是安排張樂坐在駕駛座上練車,要李敏坐在副駕駛。考慮到副駕駛是教練員座位,李敏沒有聽教練的安排,自己坐在了車輛后排。

  李敏沒想到,就在練習過程中,意外發生了。張樂在倒車時將油門誤當成剎車,車輛加速倒退撞上場地圍牆,致使車輛尾部撞斷變形,坐在后座的李敏則卡在座位中間難以移動。

  事故發生后,許濤立即聯系醫院對李敏進行救治。2018年5月10日,湖南省人民醫院司法鑒定中心出具鑒定意見書,認定李敏已構成兩處九級傷殘和一處十級傷殘,尚需定期復查、擇期行內固定取出術及適當康復治療。

  李敏認為,她交納培訓費用給金鑫駕校學習駕駛技術,雙方存在技術培訓合同關系。金鑫駕校負有教她駕駛技術及保障人身安全的義務,現合同履行中,金鑫駕校造成她受傷,即構成違約。許濤是金鑫駕校唯福分校的教練,是造成李敏傷殘后果的直接責任人。

  調查

  駕校曾與教練簽訂免責協議

  經過調查,李敏交納的4000元培訓費,許濤將其中的1500元交給了金鑫駕校,其余留作自用。

  關於李敏的賠償問題,許濤與駕校也存在著分歧。許濤從2015年開始在金鑫駕校擔任教練,自行購買了一輛小汽車用於教學,將車輛的所有權人登記為金鑫駕校。為了培訓學員,許濤與幾個教練一起租賃了唯福駕校的場地用於教學。在許濤看來,他與金鑫駕校是雇佣關系,金鑫駕校應當承擔事故損害賠償責任。

  但金鑫駕校卻拿出了一份協議,認為與駕校僅是挂靠關系的許濤,應該由他本人承擔賠償責任。

  許濤與金鑫駕校簽訂的《培訓協議》中約定:許濤招收學員,需向金鑫駕校交納各項考試費及管理費﹔許濤所用教學車輛自行購買保險,若發生交通事故,責任全部由許濤承擔﹔許濤自行購買教學車輛,由車管所發放的教學牌照的所有權歸金鑫駕校所有,許濤擁有優先使用權。

  法院

  駕校與教練擔責85%

  駕校與教練簽訂的這份合同能否成為駕校免責的理由?

  湘陰法院審理認為,對於同車學員張樂操作不當所造成的損害,李敏有權要求駕駛培訓單位承擔賠償責任。張樂與李敏雖是許濤招收的學員,但均是通過金鑫駕校報名參加考試,故金鑫駕校對外仍是張樂的駕駛培訓單位,金鑫駕校應對李敏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

  許濤與金鑫駕校所簽訂的《培訓協議》體現兩被告是挂靠與被挂靠的關系。許濤自購車輛登記在金鑫駕校名下,自主負責招生和培訓,並向金鑫駕校交納一定的管理費,這一模式亦符合挂靠的特征。以挂靠形式從事道路運輸經營活動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屬於該機動車一方責任,當事人請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對於李敏所受損失,許濤應與金鑫駕校連帶承擔賠償責任。

  同時,李敏在明知教練不會隨車指導的情況下,仍聽從許濤安排上車練習,未能及時防范安全風險,其自身也存在一定過錯。

  最終判決李敏自身擔責15%,許濤、金鑫駕校連帶賠償李敏各項損失179833.5元。(記者周凌如)

(責編:唐李晗、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