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河湖】“臭水溝”變“風景線” 長沙圭塘河“逆襲”成生態河

何萌

2019年10月14日08:28  來源:人民網-湖南頻道
 

圭塘河。

在長沙市中心城區,一條蜿蜒流淌的圭塘河,養育沿線兒女已有千年。

圭塘原名龜塘,據《湖南通志·堤堰》引《異錄記》注釋:“(漢代)有神龜,皎然白色,長四五尺,出水中,巡行岸上,因名龜塘”。據傳圭塘河是五代時期為農田灌溉而修建的內河。

穿過田野瓦房,再到高樓林立,靜靜流淌的圭塘河,見証長沙的日新月異。在許多長沙“老口子”印象中,兒時的圭塘河,不僅河水清澈,還是抓魚抓蝦的好去處。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生活污水、工業廢水等直排入河,圭塘河隻能默默吞下污漬,直到滿目瘡痍。

自2017年全面推行河長制以來,長沙市雨花區探索創新“6+治河模式”(理念創新—系統治理+精准治污、體制創新—九龍治水+一龍統籌、機制創新—政府河長+民間河長、模式創新—生態整治+產業融合、技術創新—中國智慧+德國技術、投融資創新—平台融資+市場化運作),全力推動流域綜合治理工作,截污治污、清淤疏浚、拆違控違、引水工程、生態景觀建設逐個落實。

再到圭塘河,市民曾經嗤之以鼻的“臭水溝”早已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水清岸綠景美的生態河、風景線。更讓人羨慕的是住在河邊的居民們,有市民感嘆,“以前的圭塘河沿岸房源每平5800元都沒人買,現在已經漲到16000元都沒有房源了。”

找准“病因”

 共享圖書館。

發源於跳馬石燕湖水庫的圭塘河,全長約28.3公裡,流域面積125 平方公裡,納污面積約450平方公裡,周邊居住人口約200萬。過去,河道整治往往採取碎片化、插花式治理方式,單一注重防洪或造景,總是費力不討好,難以從根本上解決河道污染問題。

“我們決定對圭塘河全流域的箱涵及管網進行全面排查,並對圭塘河全流域的管網、地形、河道斷面等進行全面基礎數據採集,建立治理模型,精准計算治理需求。”雨花區人民政府副區長、圭塘河區級河長陳懷宇介紹。

經過全面排查,終於找出了清水變“墨水”的幾大“病因”:上游地下管網嚴重缺失﹔中下游雨污直排﹔垃圾淤泥殘留﹔多處存在違規排污、非法捕撈、亂堆垃圾﹔季節性缺水,自淨能力差……

治河非一朝一夕。針對不同的“病因”,雨花區重新梳理思路,由分段治理向全流域系統治理轉變,成立“圭塘河流域綜合治理指揮部”,政府河長和民間河長共同參與,將產業規劃導入傳統生態治理,引入德國漢諾威水協技術團隊,並成立長沙首個河道治理政府平台公司,探索創新“6+治河模式”。

一張“功能良好、水質達標、生態多樣”的河網水系藍圖漸漸浮現。

截斷“烏龍”

圭塘河水質清澈。

“烏龍”從何而來?圭塘河流域周邊的居民小區、餐飲商鋪、工業企業、支流污水,處處都是污染源頭。如何“截污”,是圭塘河治理的頭號難題。

針對不同的污染來源,便採用不同的“藥方”。對於流域周邊居民小區,實施雨水立管改造,杜絕生活污水入河﹔沿河餐飲商鋪,建立餐廚垃圾回收體系,杜絕亂排亂放進入河道﹔沿線支流水系,改建截污管網匯集污水,確保污水截留輸送處理﹔片區超量污水,建設截污工程,杜絕污水溢水入河。

“所以說在截污方面,我們是付出了代價的。”雨花區國資經營集團監事會主席鄧友回憶,“不僅如此,這五年時間裡,我們還拆了圭塘河沿線接近200多萬平方米的違章建筑。改善最為明顯,污染源全沒了。”

同時,在圭塘河兩岸建設約40公裡的截污干管,全線119個排口通過截污井、截流坎等措施實現全截污,確保晴天無污水入河。

“常態清淤之外,我們還引進微生物治理技術,設置活化設備持續培養和輸送微生物,效果很明顯。”鄧友介紹,為了補充活水來源,2016年圭塘河實施了生態飲水工程,保障生態基流,促進水體自淨、水質修復。

此外,長沙市雨花區三級河長一齊上陣巡河,組建專業巡河隊,每天實時上報排口溢流、環境衛生及違法違規情況,並跟進整改。通過建立雨花區網格化智慧巡河平台系統,實現區街部門聯動、資源共享的一種河長制管理新模式。

為了及時掌握水質變化情況,圭塘河全線設置6台自動水質檢測設備及操作平台,採購移動式水質監測車,適時發送數據,自動生成分析結果,實現快速、靈活、精准的水質監控。

自我“造血”

圭塘河水質清澈。

自1999年以來,雨花區先后投入80余億元進行流域治理,但治理河段才完成了不到一半,還需要更多的資金投入,如何在治水這場持久戰中,解決資金難題?

以往都是“花錢治水”,何不“治水生錢”?2014年,雨花區開始了新的探索,通過建設圭塘河悠游小鎮濱水商業街,引進社會資本,主導融資、建設和維護,建設公園配套物業,用經營性收入彌補管理投入,建立合理償還計劃。

2017年,雨花區注冊成立圭塘河流域開發建設有限公司,並與社會資本合作,建設長沙首個採用PPP模式的治河項目—圭塘河井塘段城市“雙修”及海綿城市示范公園,通過全域容積率統籌及培育特色生態產業等方式,增強公園造血功能。

“大家看遠處的這幾棟荷式小樓,都不是私人所有,是公園的物業用房。”走在圭塘河的觀景長廊上,鄧友打消了記者的疑惑,“通過對圭塘河流域的治理,流域周邊的租金也隨之上漲,我們提升物業用房的檔次並出租,每年大概可以產生六千萬的租金收益,從而解決公園可持續運維資金來源,實現以園建園,以園養園。”

公園內還有一座共享圖書館吸引不少人的注意,據館長介紹,這家圖書館是由政府建設物業、企業捐贈裝修、熱心志願者公益組織無償管理和運營的共享空間,館內圖書均由企業和市民捐贈,在這裡,市民可以共享河畔環境、共享交流空間、共享各類書籍。

夜色降臨,公園綠地上,市民或悠閑散步,或熱聊玩樂。鄧友說,“共建共享共治,是雨花區一直秉承的理念,也是我們公園在對外招商過程中的一種堅持,我們更側重圖書館、海洋館、教培館之類的招商,兼顧公益性和營利性,確保市民生活的體驗感和幸福感。”

(責編:羅帥、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