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價背后問題多,社區團購迎洗牌

2019年11月25日10:03  來源:三湘都市報
 

 

  11月22日,店主“幸福的一家人”正在清點平台配送至門店的當日貨品。記者 朱蓉 攝

  社區團購的如火如荼,一如當年團購網站興起之時,“千團”、“百團”大戰的盛況。不久前,“十薈團”宣布已完成和“你我您”的合並,更名為“新十薈團”。

  這是“大團很多,小團不少”的社區團購行業出現的第一起“頭部企業”並購案,也被業內人士評價,沒有一絲征兆,並購突然完成。

  三湘都市報記者注意到,在長沙,社區團購正在逐漸進入並改變消費者的生活——今晚下單、明早提貨受到消費者的青睞。然而,在經歷了兩年多時間的野蠻生長,因為資本競相追逐,不計成本的售后、超低門檻的招商,燒錢求規模的生長模式也帶來隱憂。

  並購、調整、瘋狂擴張……社區團購行業的洗牌,或許剛剛開始。

  體驗

  平台商品質量、購物體驗難保障

  社區團購的爆發式增長,隻用了不到2年時間。旋即而至的大量客流和銷量,對每家平台而言,都是巨大的考驗。

  市民朱女士已在多家社區團購平台上消費長達近半年時間,11月24日,她告訴三湘都市報記者,剛開始喜歡購買生鮮,后來逐漸轉向購買如手抓餅、凍水餃等冷凍食品和垃圾袋等日常生活消耗品。

  “生鮮的品質太不穩定,”朱女士回憶,今年6月,她在一社區團購平台上購買了哈密瓜、小白杏和紅薯,“興沖沖去取貨時,店主告知平台並未按訂單配送小白杏,而哈密瓜也有部分腐爛,最后隻取到了幾隻紅薯。”

  在這一不愉快的消費體驗中,最讓朱女士失望的還是店主的態度,“沒有因為貨品質量問題或未配送貨品而感到抱歉,一句‘都幫你退款’就打發了。”

  調查

  國際大牌護膚品現身社區團購,難辨真偽

  採訪中,在長沙一大學任教的袁女士也表達了自己的疑慮,“經常在這些團購平台上看到有如蘭蔻、迪奧等國際品牌的護膚品、香水出售,甚至有未進入國內市場的國外品牌護膚品,對它們的真偽感到擔憂。”

  由此,11月以來,三湘都市報記者在考拉精選、新十薈團、興盛優選等幾大知名社區團購平台上查找發現,上述情況確實偶有出現。

  考拉精選團購平台就曾在11月3日以28.9元一支的價格限量出售森緹澳嫩白洗面奶。該洗面奶外包裝與泰國網紅品牌Beauty Buffet牛奶洗面奶包裝相差無幾。而自相矛盾的是,在第一屏商品詳情頁上,標注為名匯化妝品的商家進行供貨,產地為中國,而在接下來的圖片展示中,這款洗面奶的產地又被標注成了泰國。

  而在11月22日的新十薈團上,也上線銷售了多款迪奧品牌的香水。不過,與考拉精選不同,該平台在商品詳情頁上附上了供應商的品牌授權証書。

  一頭部社區團購企業的相關工作人員向記者坦言,該平台曾經因為出售沒有獲得品牌授權,無法辨別真偽的名牌化妝品而被消費者投訴,“為了追求顧客口碑,平台對消費者要求退貨、賠償等售后的門檻都相對較低,而這也導致了售后成本的高企,是行業內企業的‘通病’”。

  難題

  野蠻生長,平台缺乏核心競爭力

  在萬科城三期的一便利店內,店主“幸福的一家人”除了做著線下門店生意,還同時兼營了興盛優選、考拉精選社區團購,甚至為清泉包子外送等多個平台服務。每天8時開始,她便會在成員已達468人的微信群內發送當日各平台的主推商品鏈接,並根據各平台不同的到貨時間在群內通知。

  “每天去取貨,都看見老板娘店裡的待取貨堆了滿滿一貨架,生意十分紅火。”經常在該店提貨的王先生如是說。

  而距離這家店鋪僅百米的福利彩票店也同樣是社區團購網站的取貨點。不同的是,該店主在不到10天的時間內連續更換了數次入駐的社區團購平台。“這家不好做,就換另一家,反正也沒什麼成本。”該店店主對自己的“生意不佳”不以為然。

  據三湘都市報記者走訪了解,擁有一家線下門店的店主同時入駐多個社區團購網站,成為他們的“團長”,又或者短時間內頻繁開關站點在如今的社區拼團行業並不鮮見。而這也成為一直忙碌於拓展新區域,執著於每日銷量的社區團購企業面臨的另一難題:野蠻生長背后,不得不面對品牌認知度的模糊和平台核心競爭力的缺失。

  洗牌

  “新十薈團”產生

  “鬆鼠拼拼”被傳倒閉

  社區團購行業的洗牌,或許已經開始。

  朱女士介紹,今年8月,前一天還在社區團購平台“你我您”購買了新疆沙瓤西紅柿,第二天卻發現該平台已無法下單,“毫無征兆”。

  三湘都市報記者打開“你我您”微信小程序發現,盡管程序仍可正常打開,但所有商品均已下架,僅留下一則關於如何進入“十薈你我您”的操作方法詳情展示。

  據公開信息顯示,8月30日,在社區團購平台“十薈團”聯合創始人和聯席CEO陳郢致員工的一封信中提到,“你我您”和“十薈團”正式完成合並成為新十薈團,“會完整保留兩個公司的團隊和業務,雙方現有業務和架構不受影響”。

  業內測算,整合后,新十薈團的整體市場規模將達到月銷售額5億元,覆蓋超過50個城市。

  同期,另一在業內頗有名氣的社區團購平台“鬆鼠拼拼”則因為裁員、退出直營城市而陷入了“破產倒閉”疑雲。盡管該平台曾多次通過媒體發聲稱裁員等一系列動作僅為正常業務調整,但似乎並未打消市場對該平台運營情況的疑慮。

  三湘都市報記者打開該平台微信小程序看到,在長沙,該平台雖仍在正常運行,但銷量與其他行業頭部企業相比仍不算多。截至11月24日19時,奧昆速凍30克牛角包僅售出17件,腌蘿卜甚至並無成交。

  此前,在鬆鼠拼拼剛成立的一年多時間裡,平台快速完成了多輪融資,在多達50余個城市開展直營業務,最多的時候有超過千名員工在職。

  破局

  優化供應鏈效率

  或將改變補貼博低價現狀

  三湘都市報記者對比發現,超市內售價在45元左右一箱的品牌牛奶,在團購平台上最低可以29.9元的價格買到﹔而市場售價在一盒10元左右的柿餅,在團購平台上的售價僅為3.99元。

  不難發現,社區拼團最為吸引消費者的特點為低價。

  上述業內人士告訴三湘都市報記者,目前,行業內在售商品的“低價”,多數靠平台補貼來實現,“絕大部分的行業內企業是虧損的,且虧損數字還不低。”他認為,對消費者而言,如今的社區團購平台缺乏辨識度,各個企業的網上下單平台、銷售商品品類、客戶服務水准以及商品價格均十分相似,這也意味著平台之間的競爭主要依靠資金流,“融資多的,實力強,在市場推進上就更快,各個平台均未形成實際意義上的核心競爭力。”

  他透露,目前,行業頭部企業均在嘗試配送倉、供應鏈的建設,“在未來,平台的核心競爭力應該是由配送速度與供應鏈完備程度來構成,在真正打通各個產品供應鏈的基礎上,通過減少中間環節,批量採購而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健康低價,同行業企業之間的競爭,也將成為供應鏈的競爭。”

  記者手記

  構建健康經營模式,走出混戰

  早期的社區團購,也就是拼團,依賴社交和線上傳播、裂變來成團,以明顯低於市場價的價格,驅使消費者將商品分享給自己的親戚、朋友,並且有的時候為了成團,甚至會讓自己的親戚朋友幫忙轉發,形成多級裂變。

  也正因如此,拼多多CEO黃崢曾說,傳統電商是人找貨,而拼團模式是貨找人。

  如今,社區團購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絕大部分的平台不再需要消費者去邀請身邊的親朋好友,而是以直接低於市場的價格形成購買。

  低價依然是社區團購對消費者最直接的吸引力。但是,這一行業發展到現在,僅僅依靠低價已完全不夠。

  貨品不缺的市場環境下,消費者的選擇成為天平上更重要的一端。社區團購在走出行業野蠻生長的混戰時期后,仍應探求更加規范、更加健康的行業模式,以此催生電子商務領域與線下實體商業更加健康的融合,以此來實現更好地為消費者服務,推動行業發展。 (記者 朱蓉)

(責編:唐李晗、羅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