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瘤科裡的男主任:堅守40年 最后一台手術留下 “封刀信”

2020年08月31日14:58  來源:人民網-湖南頻道
 

廖革望醫生在進行最后一台手術。受訪者供圖

人民網長沙8月31日電 8月26日晚上九點,湖南省腫瘤醫院手術室22間依然燈火通明,睽違手術室十個月之久的廖革望教授應患者要求,重新操刀進行一台腹部主動脈旁淋巴結清掃手術。

“希望你們離開手術室的時候,會覺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在持續兩個多小時緊張而又嚴謹的手術后,患者平安下台,年近古稀的廖教授給手術室的同事留下一封信。

廖革望教授說,自己的這封信並只是不為了感嘆自己封刀,而是希望鼓勵年輕一輩,一切為病人著想,將專業與敬業傳承下去,造福更多患者。

四十年奮戰在婦瘤科一線的男醫生

今年69歲的廖革望是湖南省腫瘤醫院婦瘤科的婦瘤科大科主任,在婦瘤科這樣一個每天與宮頸癌、卵巢癌等女性腫瘤打交道的地方,他工作了整整41年。這期間,廖革望醫生曾獲多種獎項,2004年時,他獲評全國衛生系統先進個人,這是該院建院四十多年以來唯一一個獲此殊榮的大夫。

廖革望大學所學的專業是臨床醫學,剛進醫院時,他可以在外科、內科、放射科等科室選擇就業,最終他選擇了婦瘤科。正是這樣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當被問到為什麼會選擇婦瘤這個專業時,他微微一笑,說:“你這是問到我的痛點了。”

廖教授伸出自己的雙手,這是一雙纖細修長的手,用他的話來說,是一雙非常適合做外科手術的手。工作第一年廖革望來到婦瘤科輪科,當時的主任田文琴教授看見廖革望的手,便提出要在廖醫生尚未完成全院輪科前,將這個辦事細致又認真的年輕人留下來。

“一開始我是不願意的。” 廖革望說婦瘤科情況特殊,患者都是女性,他入職時科室裡一個男醫生也沒有。在家妻子偶爾也會拿這事來數落一番,雖然明白妻子是為自己著想,面對朋友和家人的不理解,廖革望心中也時常充滿了委屈。

在醫療條件還較為簡陋的情況下,一台宮頸癌的手術,往往要從早上八點做到晚上八點,主刀醫生隻能靠旁人喂一杯牛奶充飢。這種大型手術對醫生體能要求極高,廖革望深深感受到,婦瘤科的確亟需一位男醫生來緩解科室手術壓力,於是他狠了狠心決定留下來。

“剛剛上任的時候,我最怕的就是看門診。”廖革望回憶說,那個年代女患者推開診室門,一看見是男醫生,有時候直接掉頭就走。即使是坐下來了,也常常夾雜著抵觸和懷疑的情緒。患者的排斥給廖革望帶來了極大的心理壓力。

最終觸動廖革望讓他毅然留在婦瘤科的,是一位特殊的女病人。“四十年過去了,我仍然還能清楚地記得她的名字,她叫周琴。” 廖革望說,那是一位年輕漂亮的湘西患者,30歲多歲的年紀,卻不幸患上了絨癌。

“那個時代絨癌幾乎治不好。” 廖革望說,當時患者來到醫院就診時,就已經是晚期,癌細胞已經廣泛轉移,嚴重貧血到了血滴入水中,幾乎看不出紅色的地步。臨死前這位年輕的患者躺在病床上,對廖革望說,“醫生,救救我吧”。

面對患者對生強烈的渴望,廖革望卻無能為力,那種愛莫能助的心情極大觸動了他的心靈。

“她最后是死於貧血,那麼可憐。” 廖革望感嘆道,從那時起他就覺得婦瘤科應該得到更好的發展,於是一心一意地留了下來。四十年后的今天,當時致死率達到90%的絨癌,即使是已經發生轉移,也很少再能帶走患者的生命了。

換位思考為患者貼錢的“傻”醫生

回望四十年的職業生涯,令廖革望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醫療條件的整體改善。“四十年前,患者一站到科室門口,哪怕是三米開外,我就能分辨出她是宮頸癌患者。”貧血的面孔、難掩的惡臭,這些是晚期宮頸癌患者共同的特征。

那時晚期宮頸癌患者佔到了門診數量的近1/3,確診后,又有1/3的患者由於經濟等原因而放棄治療。每當有患者因為沒錢而打道回府時,廖革望就覺得特別揪心。

多年的行醫生涯中,廖革望做過許多“傻事”。許多患者需要及時手術而又沒有經濟能力時,他會親自簽字為患者擔保。有一次,他又一次為一名曹姓患者簽字擔保先手術,最終,曹某得以成功進行手術。

為患者制定診療方案時,他總是再三斟酌,從不草率決定。十七年前,一位姓楊的患者在其它醫院被確診為卵巢腫瘤后來到廖革望處就診。廖革望經過分析,否決了先前醫生向楊女士建議的手術治療,而推薦使用藥物治療、定期觀察復查的辦法。楊女士的丈夫是個脾氣火爆的菜農戶,他一聽醫生不給自己的愛人做手術,立馬認為一定是醫生不願做,於是火冒三丈。

廖革望絲毫沒有畏懼,他詳細為楊女士及其家屬解釋更改治療方案的原因,楊女士的腫塊不到5公分,在廖革望看來,應該優先考慮其為生理性的腫塊,不宜匆忙做手術。聽到廖革望耐心誠懇的解釋,最終,楊女士接受了廖醫生用藥物治療的方式。后來,完全恢復健康的楊女士還常常給廖革望送來家裡的小菜。

“好人難做,但是做好人總是有好處的。”廖革望笑著說,腫瘤患者是一類較為痛苦的弱勢群體,他們會有一種特殊的心理狀況,即認為全世界對自己都是不公平的,既通常所說的癌症心態。面對承受巨大心理壓力的患者,廖革望總會結合自己的知識給予寬慰,“我們醫院在省內率先開展心靈關懷,與患者耐心的交流溝通也是人文醫學的一種體現。”

為了讓更多的患者得到及時救治,受到外院的手術請求時,對於一些家庭貧困的患者,廖革望常常分文不取。

關愛與傳承寄語年輕一輩不怕苦不怕累

8月26日晚,應東北患者的強烈要求,已經十個月不做手術的廖革望,再次操刀完成了一場腹部主動脈旁淋巴結清掃手術,這是一場復雜而危險的手術,廖主任有條不紊地完成后,在手術台留下了一封信,信上寫著,“希望你們明白,當離開手術室的時候,會覺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

“大家都說那是封刀信,其實我更想借信鼓勵年輕一輩,不要怕苦,不要怕累。”廖革望笑著說,手術當天,由於各種原因,原定上午進行的手術拖到了晚上八點,作為一個較為復雜、風險較高的手術,一做四五個小時是常見的,嚴重時,甚至有可能會延續做到第二天。

在婦瘤科工作了40余年,心裡確實有太多感慨與不舍。當時想著正好要放鑰匙,就寫了這麼一封信留下,沒想到當天晚上,就被科室同事看到了。

婦瘤科是腫瘤醫院規模最大的一個科,下設五個科室,其中相當一部分的醫生,都是廖革望一手帶出來的,看見這樣一封信,科室醫生們大受觸動。

婦瘤二科的胡醫生在朋友圈寫到,“清早起來,看到這個,眼淚立馬就掉了下來……廖教授是手把手教過我的恩師,像一面旗幟立在最前方”。

“婦瘤科現任五個主任,幾乎大都是我一手帶起來的。在觀察她們平時的工作狀態時,我其實就想好了培養方向。”廖主任感慨地說,離開了醫院這個集體,自己就是個普通人,醫院科室隻有人才輩出,才能得到更好的發展,造福於社會和民眾。(彭璐)

(責編:李淑靜、唐李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