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复旦投毒案凶手被判死刑 家人当庭不满要上诉

2014年02月19日09:13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受害人黄洋的父亲黄国强(中)走出法庭。

昨天上午,备受关注的上海复旦大学投毒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法院认定,被告人林森浩故意杀人罪成立,一审判处其死刑。黄洋家属对判决结果感到欣慰;林森浩的家属则表示不相信他是杀人凶手,将提起上诉。宣判前,林森浩接受记者采访,讲述了案件始末和内心的想法。

□宣判

报复投毒加害同学事实查明

昨天10点30分,上海二中院正式开始宣判。黄洋及林森浩的家属旁听了宣判。

法院审理查明,林森浩与黄洋都是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2010级硕士研究生,同住在一间宿舍内。因琐事产生纠纷,林森浩产生了报复心理,决定投毒加害黄洋。去年3月31日,蓄谋已久的林森浩骗取同学信任,将已经封存的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取出,并于当天下午将其投入宿舍饮水机内。

去年4月1日早晨,黄洋饮用了被投毒的纯净水,随后发生严重身体不适,于当日中午至中山医院就诊。次日下午,黄洋再次至中山医院就诊,被发现肝功能受损严重,遂留院观察。4月3日下午,黄洋被转至外科重症监护室治疗。4月11日,林森浩在两次接受公安人员询问时,均未供述投毒事实,直至次日凌晨经公安机关依法予以刑事传唤到案后,才如实供述。黄洋经抢救无效于4月16日死亡。经鉴定,黄洋符合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致急性肝坏死引起急性肝功能衰竭,继发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的症状。

致人死亡意愿明显判处死刑

法院认为,林森浩为泄私愤,采取投放毒物的方法故意杀人,致黄洋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惩处。林森浩是医学专业的研究生,又曾参与用二甲基亚硝胺进行有关的动物实验和研究,明知二甲基亚硝胺系剧毒物品,仍故意将明显超过致死量的该毒物投入饮水机中,致使黄洋饮用后中毒。在黄洋就医期间,林森浩又故意隐瞒黄洋的病因,最终导致黄洋中毒而死亡。

上述事实,足以证明林森浩主观上具有希望被害人黄洋死亡结果发生的故意。林森浩关于其系出于作弄黄洋的动机、没有杀害黄洋故意的辩解及辩护人关于其属间接故意杀人的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均不予采纳。林森浩因琐事而采用投毒方法故意杀人,手段残忍,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极大,罪行极其严重。林森浩到案后虽能如实供述罪行,尚不足以从轻处罚。辩护人建议对林森浩从轻处罚的意见,亦不予采纳。

法院宣判,依照刑法规定,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成立,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反应

被害者父亲

要把判决书放遗像前

黄洋的父母当庭痛哭。“杀人偿命!终于有了一个满意的结果,很是安慰!”黄洋的父亲黄国强抹着眼泪说,“会马上告诉其他亲属,并把判决书放在黄洋的遗像前。”

黄国强昨天晚上对记者说,黄洋是独生子,考上复旦医学硕士,曾是家里的极大荣耀。从惨剧发生至今,林森浩的父亲一共给他发了两条短信,均流露出一个观点,就是林森浩绝非故意投毒加害黄洋,而只是想开个玩笑作弄一下黄洋。全家人不可能接受这个说法,也不接受林家人的道歉。

记者昨天了解到,黄洋的遗体已于去年12月下旬火化,并在四川老家下葬。

愿打一场索赔持久战

黄洋的家庭经济条件一般,之前提起的民事索赔诉讼昨天并没有宣判。黄国强说,从黄洋出事到现在,家里已经花了11万多元,这无疑是雪上加霜。但他明确表示,要把民事索赔的官司打下去,愿意打一场索赔的持久战。

然而,在去年11月27日庭审时,林森浩的家人曾对记者表示,家里的经济条件同样很差,林森浩的母亲因为儿子的事情突发疾病,也需要大量医疗费。

投毒者父亲

当庭表示不满要上诉

昨天下午和晚上,记者试图联系林森浩的父亲,但其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据悉,在旁听宣判过程中,林森浩的父亲一直紧锁双眉,听到儿子被判死刑,他当庭大叫表示不满。离开法庭后,林森浩的父亲已经明确提出将要上诉,他表示,家人一直不相信林森浩是杀人凶手。

林森浩的一位亲戚表示:“读书这几年,他回到家,一直都很孝顺,很阳光,也很上进。对于黄洋一家,我们也深表同情和痛惜,但是法院这样的判决,我们是绝对不服的。”

□对话

我就是一个很负面的存在

记者:在等待宣判的时间里,你是怎么度过的?

林森浩:一直在看书,主要是一些文学经典,因为我觉得以前读理工科的书太多,这方面读得少。我感觉我的思维有点“太直”,就是不懂得拐弯。有时候容易不考虑事情的后果,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很多时候,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很负面的存在。

记者:如果这件事可以重来,你会怎么做?

林森浩:不知道黄洋的死讯前,还想着能不能得到他父母的谅解。后来知道他死了,‘嘭’的一下脑袋就空白了,然后就什么也不想了。

记者:有想过未来吗?林森浩:有肯定有,但很少,不会深入去想。因为我感觉我要么死亡,要么就是很长的刑期,不是我的意志所能够决定的。

记者:你和黄洋到底有什么样的矛盾,令你想到用这样一种方式对他?

林森浩:其实我跟他之间没什么矛盾。回想起来,我这么做的原因可能不在黄洋方面,还是我个人没有把负面情绪调整好。这个负面情绪也不来自他人所说的被当众批评等事情,而是来自我跟宿舍另外一个同学之间的关系。有一次,我在床上睡觉,另外一个同学把脚放在床上来回动,发出沙沙的声音。我当时在睡觉,就说哥儿们你轻点,没想到他冲我来了句“没动啊”。我当时就很愤怒。

我那段时间整个情绪很焦躁,同学打扰我睡觉了,我把这等同于他伤害我。既然他伤害了我,那我也伤害他。

记者:那为什么跟别人的摩擦会牵扯到黄洋呢?

林森浩:当时我在对面寝室玩游戏,黄洋过来了,笑嘻嘻地拍着我身边的同学说,愚人节要到了,要不要整人,很得意的样子。我看着心里很不顺眼,就想着整整他。正好第二天我就要去实验室,那里正好有这种化学品,就想到拿这个去整黄洋。

记者:你预测的效果是怎样的呢?

林森浩:就是他可能难受。我当时想的就是肚子不舒服,或者不适,具体其实也没想,没想到他会死。

记者:你曾在微博中表达过作为一名医学院的学生应该怀有悲悯之心,为何在此事中却突破了这一底线?

林森浩:伤害别人身体这种行为,当时来说,在我这里不是一个底线。

底线,我觉得这些东西是需要学习的,做事的习惯方式、思维方式都是需要学习的。除非在很小的时候,在家庭环境中有强烈的反反复复的刺激,要么长大之后自己学习,必须是经过反复不断地强化。其实我父母不错,但他们是农民,知识有限。一路以来,我的成绩都还可以,可能有点自我,性格上有点孤僻。固执的人在别人看来就有点自以为是,我听不进别人的观点。

记者:你想对你的父母说些什么?

林森浩:我想对父母说三个字,对不起。希望他们能够忘了我。不管最终的结果是死刑还是漫长的刑期,都忘了我吧!(记者 张剑)

(责编:罗帅、陈艳)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本网报道
  • 人民视频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湘江评论
  • 湖湘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