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湖南频道>>娱乐

填词人潘源良:王菲筹备复出演唱会很忙

2015年06月12日21:10    来源:南方网    手机看新闻

  上世纪80年代红极一时的“星级填词人”潘源良,将于6月19-20日在香港红磡体育馆举行“最爱潘源良是谁”作品展,林子祥、叶倩文、陈慧娴、关淑怡、草蜢、伦永亮、林一峰、林二汶、C A llS tar等一众歌手老友将现身力撑,还有更多原唱嘉宾将神秘登场。据悉,曾演绎《早晨》的林忆莲、《抱拥这分钟》的陈奕迅、《谁明浪子心》的王杰、《凭着爱》的苏芮、《星空奇遇》的许冠杰、《爱情陷阱》的谭咏麟、《遥远的她》的张学友等深居简出的天王天后,均有望在此次作品展上献唱,以报潘源良的“好词之恩”。

  作品展风潮近年盛极一时,音乐人从幕后站到幕前,把过往经典之作梳理一遍,犹如创作生涯的自我总结。潘源良此前钦点了他非常欣赏的CA llS tar、林一峰、林二汶三组后辈,翻唱本次作品展的主题曲《凭着爱》;最近,年过半百的潘源良还“处男下海”,首次走进录音室灌录自己写的情歌《最爱是谁》,就连原唱者林子祥也凑热闹,拍视频追问潘源良“最爱是谁”!演唱会举行前夕,潘源良接受了南方都市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前半生写过如此多绝妙的歌词,在潘源良心目中,最爱的到底是谁?是合作无间的林子祥叶倩文伉俪?是“讲义气”的神级天后林忆莲?还是与其“三离三合”的女友李丽珍?听这位“乐坛活化石”自己讲古!

  PartA 夫妻店

  最爱与林子祥吹水,听叶倩文唱广东话

  林子祥的《最爱是谁》、《数字人生》、《曾经》,叶倩文的《情人知己》、《女人的弱点》、《谈情说爱》(与郑秀文合唱),还有林子祥、叶倩文二人合体的《爱到分离仍是爱》……这些脍炙人口的老歌,都出自潘源良的手笔。谈到与林子祥、叶倩文这对夫妻的多年渊源,潘源良马上滔滔不绝:“我跟他俩认识了很久,也给他们写过很多歌,每一首歌我都印象深刻。但对于大部分歌迷来讲,通常都只记得那几首,每首歌都有自己的‘命’,要红的话怎么也盖不住,要是红不起来,即使一天到晚在播也没人喜欢。”

  林子祥在圈中是出了名的沉默寡言,据说只有潘源良能撬开他的“金口”。南都记者向潘Sir求证这一传言,他也欣然承认:“在这一行里,有两个传说中不跟别人讲话的人,都是会和我说很多话的,一个是林振强(已故知名填词人),另一个则是林子祥。大家都说他俩没话说,不怎么会和别人聊天,但我跟阿Lam (林子祥)有时又会很巧地一起吃饭、喝茶,有太多说不完的话题。”每趟“吹水”完毕,潘源良总能找到下一回给林子祥写歌的灵感来源。

  至于林太叶倩文,潘源良则大赞她悟性高,虽然不谙中文,唱广东歌却别有一番韵味:“林子祥、叶倩文都是很有趣的人物。叶倩文不看中文的,有工作人员专门帮她做‘译歌’的功夫,她就逐个字地记住粤语拼音,还有何处高低、何处抑扬顿挫、何处大声小声、何处呼气吸气,务求唱出来更像广东话。广东话是很神秘的一门语言来的,我也不知道她是如何搞懂的。反正,叶倩文唱歌时比她讲话更像中文,哈哈!”

  对这对夫妻,潘源良十分感激:“他们两个每场都会到,我第一时间就找他们了。”

  PartB 天后级

  林忆莲是位很有心的好朋友 王菲呢?她正在筹备自己的演唱会

  虽然潘源良近年锐意减产,但仍然写下过不少流行榜冠军歌,像去年写给新一代小天后吴雨霏的《一千个假想结局》,便是出自潘Sir的手笔。值得一提的是,这首歌的监制正是一直与潘源良合作无间的林忆莲。林忆莲特意找来潘源良“出山”为后辈填词,歌词所营造的“性感”氛围更与当年潘Sir写下的“莲式情歌”一脉相承,这份薪火相传的情怀,令不少乐迷相当感动。

  与退居幕后的林忆莲合作,跟当年写歌给歌手忆莲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潘源良说,林忆莲绝对是一个好监制:“忆莲做Producer,以她在音乐方面的资历跟领悟来说,我觉得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做监制,牵涉到对歌手的了解和要求,忆莲制作自己的唱片已经有很多年了,如果其他歌手能请得动她去监制别人的歌,这个要看她是否有兴趣。忆莲很欣赏吴雨霏,有兴趣帮她做一些歌曲的监制,也做出了很好的成绩,我相信忆莲会继续监制一些跟她合拍的歌手。”

  潘源良、林忆莲的惺惺相惜,也正是源于那个广东歌的黄金时代。就像潘源良写给林忆莲的《早晨》,就非常能代表忆莲在赴台湾发展前的粤语歌巅峰水准,南都记者忍不住问潘Sir,为什么你这么懂女人心声?潘源良则归功于林忆莲的天赋:“这是她的天分,我只能做回自己的本分。收到一首歌,我知道是由女歌手演绎的话,我就会按照女歌手的心态、以及歌曲给我的感觉,去发展这份歌词,至于如何用唱歌去表达,这就是她的天分了。我很庆幸,当年合作过的很多女歌手,包括忆莲,在这方面都发挥得很好。”

  虽然近年忆莲以唱国语歌为主,与潘源良的合作也不算太多,但长达三十多年的这段友情就像红酒一样,越发醇香。潘源良很郑重地说:“林忆莲是很难得的好朋友!”这句话里包含着一个感人的故事,前几年潘源良跨界当电影导演,自资筹拍港产片《出轨的女人》,主

  题曲《两心花》正是由林忆莲演绎,“当时我想要一首主题曲,碍于电影公司及项目本身预算有限,正在‘头痕’之际,忆莲刚好也在筹备她的国语专辑,我就跟她商量,看能不能有一首歌可以让我做个广东话版本,用作电影的主题曲。本来《两心花》这首歌已经有了国语版,但忆莲也愿意给我用,非常感人。”

  天后赠歌雪中送炭,这还不算最感动的,后面还有:“忆莲甚至自己帮我拍了一个主题曲的M V!《两心花》的M V就是她去澳洲演出时,躲在酒店里,自己拿着摄录机拍的,完全没有请其他助手拍,所以你可以想象到她的专注与天分。因为忆莲要拍自己的样子,所以她必须提前选好景(譬如在一根柱子旁边架好机子、对好焦),再把全部工作人员赶出房间外,再就在镜头看不到的地方播《两心花》这首歌,培养情绪‘夹嘴型’演绎M V。录完一段,过来关机看片,整个M V都是这样一个人DIY完成的!”

  潘源良说,《两心花》是林忆莲送给《出轨的女人》的一份“大礼”:“忆莲真的很够朋友,我完全没有想象到会这样。我真的很感动,有一个朋友愿意为我付出那么多的努力、把事情做得那么好,真的很有心、很难得。”好了,听到这里,你大概也猜到,如此“讲义气”的林忆莲,一定会出现在红馆支持潘Sir的作品展吧!

  而另一位归隐多时的神级天后王菲,虽然唱过潘源良脍炙人口的《容易受伤的女人》,但潘Sir说:“阿菲也在筹备自己的复出演唱会,最近非常忙。”

  PartC 后辈们

  Eason真的是非常喜欢唱歌,甚至喜欢到有一点过分

  陈奕迅:简单来说,Eason是一个“过度活跃症”的典型病例,我不但和他合作过他最早期的作品(如《抱拥这分钟》),可能我也是这一行里最早知道他有这种情况的人。但我非常欣赏陈奕迅,他很难得,这个歌手真的是非常喜欢唱歌,甚至喜欢到有一点过分。当年我就觉得Eason很有潜质,结果也证实了我的想法。

  当时的情形很搞笑的,华星唱片开会时还在讨论:“这个人的头发要怎么弄才好?好像无论给他做什么发型,都不容易弄得好看”……事实证明,现在的陈奕迅无论梳一个怎样的发型,都是没问题的。Eason演绎的一首歌,都有很能感染别人的能力,这就是他的强项,正所谓“死都唱翻生”!这一行里,有很多台前幕后的人愿意帮助Eason,人帮你、你帮人,结果Eason也能做到令帮他的人都开心,他有现在这么好的成绩,大家都非常开心。

  林一峰:这次我把苏芮原唱的《凭着爱》交给了林一峰、林二汶、CA llStar来演绎,这首歌其实是林一峰儿时的心头好。一峰把整首歌本来的节奏,改成了适合他自己的风格。一峰说,《凭着爱》给他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高高低低弯弯曲曲”那一段,他说“小时候听到这里觉得非常过瘾”,于是他就针对这一段作了不少改编。这就是为什么我非常愿意跟从来没有合作过的年轻唱作人一起玩音乐的原因,和新一辈的歌手合作时,我的心态是很开放的,他们每个人的乐感、风格都不一样,我在他们身上吸收了不少创作养分,他们让我觉得“青春无敌”。

  我很尊敬 林 一峰 ,他走 了 一些跟别人不太一样的路线,不只是通过一首歌,而是透过他所有的作品,形成了一个整体,将他对世界、人生、生活的个人感受很立体地写进了音乐里。这是非常难得的,可能大家只记得某一首歌,但林一峰的所有歌曲加在一起,就是一幅全景图。

  PartC 心上人

  潘Sir最爱……是李丽珍:我们的感情发展一直都很好

  虽然一辈子“爱”过那么多歌手,但说到浪子词神潘源良“最爱是谁”,当然是他三离三合的爱人李丽珍。李丽珍主演的神剧《大时代》最近在T V B热播,令二人的罗曼史再度成为网友热议的话题,虽然潘源良性格素喜低调,但他从来没有否认《最爱是谁》正是为珍妹而写,就连这次的作品展也以此作为主题,可见潘Sir用情至深。近日,潘源良还录制了广播剧《我的名字叫浪子》,以其情歌贯穿而成潘源良、李丽珍的历年情史,更自己翻唱自己的《最爱是谁》,连环出招向李丽珍示爱。对此,潘源良则甜笑默认:“我只是贪图《最爱是谁》这首歌唱来唱去也只有几句歌词,够容易!”

  1986年,潘源良曾与李丽珍传出不伦之恋,更被传因为珍妹的介入,导致潘Sir婚姻破裂。潘源良则趁接受商台访问的机会,为珍妹平反:“不能这样说,一件事发生,背后有很多原因。时过境迁,相隔这么多年,我只能说,当年决定跟前妻离婚的人是我,我应该负上所有的责任,而不是其他人。”对于与李丽珍的三离三合,潘源良也感到相当奇妙:“大家相识之后,我们有了恋爱的感觉,不过最终没有继续下去。直到1992年,大家确实有见过面,但她当时有计划离开香港,所以没了下文。直至2007年,大家再次碰面,最难得的是彼此觉得对方没有太大的改变,复合至今,我们的感情发展一直都很好。”

  李丽珍曾透露,自己的性格很任性,而潘源良则是一个“没有脾气的人”,就算她做错了事,潘源良也会首先认错。潘源良笑道:“这只是她的说法,可能她眼中的我就是这样的吧,哈哈!我不介意她这样说。”复合至今八年,潘源良、李丽珍仍未有同居或结婚的打算,有传李丽珍之女倚榕是二人之间的最大阻力,潘源良连忙否认:“倚榕绝对不会是阻力,始终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我俩都是成熟的成年人,不会这样看事情的。”

  跟潘Sir聊一聊:填词就是一个“解码游戏”

  ●南方都市报:你是怎么看待填词这件事的?

  潘源良:填词就是一个“解码游戏”!之前看了今年的奥斯卡提名电影《解码游戏》(内地译名为《模仿游戏》),我觉得自己就是一部负责解码的“解码机”,收到旋律或音乐的时候,就要细心听听里头有什么密码,再把其中的感觉变成歌词。歌手和作词人之间最好的沟通,就是通过一首歌来完成,他/她既然把这首歌给你去做解码的工作,其实代表他/她对这首歌的一些想法,以及他/她对你的一些期望。作为填词人最应该做到的是,不要问其他的事情,就听这首歌,想象歌手会通过这首歌去表达一些什么,就这样子去写。其他东西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歌曲本身,这首歌会告诉你,它应该是怎样的一首歌。

  ●南都:据说有的大牌歌手很爱摆架子、改歌词,你有遭遇过这些事吗?

  潘源良:每一个歌手都有自己的风格、性格、看法、选择和表达方式,但说到底,他们都只是想把歌唱好。就算是歌神、天后级别的歌手,其实合作起来也是没有架子的,他们非常专业。歌手对填词人的要求,其实跟对乐手、监制、演唱会场地、音响的要求都是一样的,最重要的是你能给出一些他们觉得合适的歌词,彼此就可以“夹到”。如果不够专业,写出一些“不汤不水”的、古灵精怪的歌词,换成是你,你也会发脾气。一起合作,就要看大家的专业程度,如果他们要的是一份很好的歌词,而你恰好又能提供,那么每一个歌手都会非常容易合作。我在这一行这么多年,没有特别见过有歌手因为摆架子,而去特别挑剔一份歌词,真的没有见过。

  ●南都:近年你填的歌词相对较少,每一年只有几首,为什么刻意减产?

  潘源良:也不能说是“减产”。其实是市场改变了,别人未必会找我填词。我不会认为有些人是故意将我们这一代“淘汰”,但始终时代不断转变,有些新晋的歌手习惯与某些班底合作,就会顺理成章地继续下去。虽然我没有告诉别人“我不写了”,但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没找我写就是没有找我写,这没什么特别的。

  ●南都:对这次的作品展,你有什么期待?

  潘源良:我考虑的不是市场,而是这件事对我来说,如何做才会比较有趣。所以我找了一批从未合作过的年轻歌手,去演绎其中一些经典作品,当然另外也一定会有大部分原唱者的演出。有的主办方不接受这种形式,他们觉得这样的话,他们心目中的观众群不会接受,市场价值也不会很高,有的投资者甚至要求,连编曲都要跟当年一模一样,才叫做原汁原味。我并不这样认为,时代在转变,我们搞创作的,最重要的是接力、承传。我希望能跟新一代的歌手、乐迷有更多的沟通,擦出不同的火花,让不同年代的人对于我的作品都有不一样的看法。

(责编:曾璐、罗帅)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