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湖南频道>>滚动新闻

90后“向日葵女孩”何平:我只愿能一直温暖向阳

来源:人民网-湖南频道    2015年07月11日07:10

何平在“心灵小屋”接听热线
何平在“心灵小屋”接听热线
下一页

人民网长沙7月3日电(记者 匡滢)90后大学生、乐观开朗、爱笑小女生、“家里顶梁柱”、“知心姐姐”、“姐姐爸爸”……这些词语,单独拆开,每个都可以是一个故事;把它们都拼凑在一块,则是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而主人公就是 “向日葵女孩”何平。

“笑脸”是她最爱的符号

1991年,何平出生在浏阳市澄潭江镇吾田村,从小到大家里都十分贫困,母亲由于感染脑膜炎留下后遗症成了间歇性精神病,父亲由于车祸丧失了劳动能力,弟弟则患有先天性心脏病。

“如果苦难不能避免,我就只能坚强去面对。”

幼小的何平从小就承受着同龄人难以想象的生活压力:抱着扫地的扫帚比自己还高,提着给全家人洗衣服的水桶比自己还重。到够着砧板的年纪,何平还揽下了给家里做饭的重活,切菜不小心切到了手、油锅里的滚油溅到脸上烙起了泡,何平都默默忍受着。

当别的小孩向家里伸手要零花钱时,她就已经跟着伯母在附近的鞭炮厂插引线,把自己挣的钱攒起来补贴家用和学费。

“只要妈妈每天按时回来吃饭,我就会给她颁个笑脸,她就会听话很多。”小大人何平总有自己的办法。

可是,生活的砝码并没有偏向这个坚强的女孩,只是,何平带着笑脸,迎接着这接踵而来的磨难。

2008年,何平读高三,准备高考,命运选择在这时和她开了个玩笑。

年初3月,父亲突发脑出血瘫痪在床,需送医院住院治疗,而巨额的医疗费用对这个原本就一贫如洗的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何平只能找亲戚朋友东拼西凑,可是医药费还是差了一大截。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5月份,高三最后一个月,何平带着学生证、奖状、爸爸的住院清单、妈妈的残疾证,在浏阳街头开始乞讨募捐。

“当时已经顾不上丢脸,只希望能筹到钱治好爸爸的病。”回忆起那一个月,何平情绪仍忍不住波动。

终于,何平凑齐了爸爸住院的治疗费,这让她终于松了一口气。7月30日,浏阳日报上刊登的一则小女孩因家庭贫困濒临辍学的消息,则让她心急如焚。

从看到新闻那天起,何平每天都打捐赠热线,询问有没有人捐款,“当时挺纠结的,家里没什么钱,又想帮助她,就想要是有人捐款了我就不用捐了。”在连续打了几天电话得知还没有人捐款后,何平拿出了家里的一半积蓄——1600元,汇到了浏阳日报,一起汇过去的还有一封几千字的手写长信,用自己的经历鼓励她,同时告诉她可以找民政部门求助。

钱刚捐出去不久,命运之神再次用磨难考验着这个贫困的家庭。

8月,弟弟何君心脏病突发生命垂危。家里仅剩的1600元对于治疗费来说完全就是杯水车薪。无奈之下,何平只能带着弟弟来到长沙,到各大医院去寻求帮助。

住着几十块一天的旅馆,饿了就买馒头充饥、每天在各大医院守着,希望医院能免费给弟弟做手术。终于,湘雅医院办公室的人员被何平感动了,答应想办法给她弟弟免费手术。

“多亏有这些好心人,你看,2008年,国家也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大家一起努力度过难关,我们家的苦难也一定挨得过。”说道这些事情,何平总能找到乐观的借口。

“向日葵”是她最爱的标识

凭借自己不懈的努力,2009年,何平考上了湖南科技大学,接下来的几年,打工几乎填满了她所有的业余时间。

早上6点起床,花一个小时背英语,7点到7点半在学校英语角当英语口语辅导老师,上午上课,中午11点40到12点30打扫教学楼卫生,12点40到下午2点在学校外的小餐馆打工,下午要是没课的话,2点到3点40在培训机构当英语老师,4点到5点40进行小学生一对一辅导,晚上7点到8点40当培训老师,周末每天家教8个小时……

何平把自己每时每刻都排的满满的,最多的时候同时打7份工,除了自己的花销300元、寄回家1000元,剩下的钱她都积着,慢慢归还爸爸生病时的借款。

2011年大二下学期,有次何平回家给爸爸送药送钱,回学校晚了点,弟弟何君放学回来,何平一下子愣了,弟弟感冒发着低烧,全身瘦骨嶙峋,“他完全不像一个满了8岁的孩子,当时看着他可怜的样子好心疼。”

何平当晚住在了家里,第二天就坐了最早的班车去长沙,到湘雅附二医院给弟弟做检查,结果出来,让何平吓了一大跳:8岁男孩身高只有1米,体重15kg,血铅超标,测骨髓只有5岁小孩的水平。

当天带弟弟回到家,何平意识到再这样把弟弟放在家里情况只会越来越糟,放到亲戚家寄养,别人会觉得责任太大;过继给别人,又不舍得;放到福利院去还是很担心;最终,何平做了个惊人的决定:把弟弟带到学校去!

可是弟弟读书怎么办?几千块的借读费对她们家来说也是一笔很大的数字。何平找到当时的辅导员杨老师,讲明了自己的情况,杨老师答应去和学校领导商量,免去了何平弟弟的借读费和学杂费。

于是,弟弟跟着何平来到了大学,姐弟两租住在学校外一间不到10平米的单间里,何平一边念书,一边细心照顾弟弟,弟弟的状况逐渐转好。可为了照顾弟弟,何平打工的时间也相应减少,一家人的生活更加拮据。

为了给自己打气,何平在房间里贴满了向日葵,“我希望自己是一株向日葵,不论面对的是旭日还是骄阳,永远向着太阳的灿烂,向着希望,向着青春向上的方向……”。

大四下学期,何平想尽快毕业出去赚钱,老师找到她,鼓励她继续攻读研究生,一来为自己以后打下更坚实的基础,而来读研究生有补助,课程也不是很多,她还是可以照样打工出去赚钱。

何平听取了老师的意见,继续在学校攻读研究生,可是家里的情况却让她放不下心来:2012年母亲子宫生了肿瘤,几次手术治疗后影响了原本基本稳定的精神状态;瘫痪的父亲时常需要入院救治,并且父亲因为颅内手术的癫痫后遗症,有时癫痫发作大小便失禁。

把爸妈也接到学校来照顾!这个瘦小的女孩再次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佩服的决定,一边读书,一边照顾家人,一边打工,何平成了家里名副其实的“顶梁柱”。

爸妈刚来那会,何平经常带他们逛校园,有次爸爸的轮椅坏了,就坐在一个小凳子上,妈妈站在旁边,这时走过来几个同学,往他们面前丢了一块钱。

这一举动让何平敏感的爸爸顿时就气得直喘气,“我一回到家里,爸爸就收拾东西要回去,说不能给我丢脸,我当时好难过,费了好大劲才说服爸爸留下来。”说到这里,何平眼角湿润了。

这些难过的关卡,何平都咬着牙挺过来了,她就像一株向日葵,向着阳光努力向上生长。

“爱心小屋”是她回馈的开始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么多热心人士对我和家人的恩,又岂止滴水?我要用一生来报答。”

读研期间,何平多次走进湘西苗寨吕洞村走访,给孩子们志愿讲课并用自己的经历鼓励他们好好学习走出大山;她积极参加公益慈善活动传递感恩和正能量;并定期去家乡的学校、少年宫和学生们交流,鼓励他们要健康向上。

为了积极发挥何平的道德模范引领作用,浏阳广播电台专门为何平打造了一档“向日葵姐姐?心灵小屋”的周播节目,开通了“向日葵姐姐 ?心灵热线”,向大家传递正能量,让何平来开导正处在困难中的人。在她的带动下,浏阳市许多爱心单位和人士,也纷纷筑造“心灵小屋”和开通“心灵热线”,尽自己所能地帮助他人。“向日葵姐姐?心灵小屋”和“向日葵姐姐 ?心灵热线”已经成为一个“品牌”,不断传递着爱心、社会责任感和生活正能量。

而她的电话公布后,经常有热心观众在非节目时间给她打电话。凡是要给予帮助的,她全部婉言谢绝;凡是要寻求帮助的,她总是详细解答,耐心鼓励和帮助。

何平懂得回馈社会,是因为社会上太多热心人给予了她帮助,让她能够一次次度过难关。

自从2011年何平的事迹被媒体广泛报道后,众多的好心人纷纷捐助,曾经短短两个多月,何平就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8万多元的捐款。这些充满爱心的款项,何平都在QQ日志上一一公布了账目,除了发帖致谢,还真诚地劝说网友不要再捐款了,自己的钱暂时够用。

在何平的抽屉里,还珍藏着一个用透明胶粘着的已经十分破旧的小本子,这是她2008年在街上乞讨募捐时记下的账目:长头发大姐姐,5元;爱心阿姨,20元;刘姓叔叔,100元……

“我知道将来我也无法去偿还这些捐款,但我要把它好好保存下来,只为记得,记得有这么多人帮过我。”

现在何平已经毕业,她打算一边工作,一边学心理学,尽自己的力去辅导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1】【2】【3】

(责编:方勋、陈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