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民警生涯23年 他累倒在未竟工作中

【查看原图】
定王台派出所浏藩警务室,黄亚旭的警务牌还挂在警务室门口。
定王台派出所浏藩警务室,黄亚旭的警务牌还挂在警务室门口。
来源:人民网-湖南频道  2016年07月19日09:54

人民网长沙7月18日 6月17日早上,长沙市公安局芙蓉分局定王台派出所食堂的厨师张师傅照常做了一碗加酱油加葱的面,这是社区民警黄亚旭的口味偏好。他估摸着,再过一会,黄亚旭就该过来吃早餐了。

今年已经是黄亚旭担任基层民警工作的第23个年头。每天早上7点,如果没有紧急出警,黄亚旭都会定时来食堂吃早餐。但这一次,直到面凉了,张师傅也没能等到黄亚旭。

6月17日晨6时33分,湖南省长沙市公安局芙蓉分局定王台派出所社区民警黄亚旭因劳累过度,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年仅56岁。

奔波在基层一线,他累倒在未竟工作中

“他把工作看得比任何事情都重,身体不舒服也强撑着。”回忆起黄亚旭,妻子黄婵心疼不已,“去世前两天还在不间断的工作,在医院检查也时刻牵挂着没有完成的消防检查。”

6月15日18时许,正在定王台派出所浏藩警务室值班的黄亚旭接到警情:定王台巷8号由于暴风雨来袭导致一棵大树倾倒并压住附近的高压电线及居民房屋。

黄亚旭立即带辅警赶至现场处理,并在现场一直坚守至晚上21时,直到险情基本排除,社区工作人员抵达现场接手后才离开。第二天早上,黄亚旭继续组织人员开展清障工作。上午10时,清障工作全面完成,同在现场处置的浏正街社区书记唐秘发现黄亚旭出现身体不适症状。

“手按着腹部,瘫坐在一个水泥墩上,满头大汗,脸色苍白。”唐秘看到黄亚旭痛苦的表情,便劝他去医院检查,却被拒绝了,“他只是稍微休息了会,便又带着警务辅助人员到社区去采集“三实”信息。”

14时许,黄亚旭在芙蓉区定王台街道浏藩社区上门走访过程中突感腹部疼痛难忍,大汗淋漓,一同上门走访的同事马上陪他到湖南省人民医院急诊科进行紧急救治,医生要求其留院观察。

“您身体不适,我们把明天的消防安全检查调整到下个星期吧?”当唐秘得知黄亚旭的身体情况后,便打电话跟他商量将工作安排往后移,但黄亚旭却仍然表示可以坚持:“我只是有点不舒服,—切按原计划进行,还是定在明天。”

但17日一早,大家等来的却是黄亚旭去世的噩耗。凌晨4时50分许,同事驾车将在医院打完吊针的黄亚旭送回家。早上6时许,黄亚旭突感不适,晕倒在家。6时 33分,其妻子黄婵拨打120急救电话。急救医生赶至现场后,立即对黄亚旭采取抢救措施,经抢救无效,宣布死亡。

任何警情最快赶到,辖区90%群众留存他的警民联系卡

“一见面就递过来他的警民联系卡,让我们有事随时联系他。”浏正街社区居民刘文军第一次见黄亚旭时,还不以为然,“当时以为只是走个过场,他一走就把联系卡扔了。”

但黄亚旭耐心细致的工作态度逐渐打动了他。每天早上,黄亚旭都会提前一小时来上班,挤出时间翻看前一天的110报警登记本,以便及时关注社区的发案情况以及出警记录。不管多忙,每天都要先巡查一遍辖区,听居民反对问题,了解情况。

更让刘文军感动的是去年端午节发生的一件事。居民刘修全一家九口人长期住在螃蟹岭6号年久失修的老房子里,黄亚旭知道后,为了避免发生意外,他多次上门做工作,劝他们搬离,但刘修全一直没有同意。

2015年端午节当天,气候恶劣。担心危房在暴风雨中倒塌,黄亚旭赶紧赶到刘修全家劝他们撤离,但刘修全患有精神疾病的儿子迟迟不愿下楼。

黄亚旭耐心与他交流后,不顾其身上长期未洗澡的恶臭,踏着年久失修、腐烂到随时可能垮塌的楼梯,将他背下了楼。同时,黄亚旭还找到社区领导,为他们协调了三套安置房。

黄亚旭的工作态度被社区居民看在眼里,久而久之,不少居民开始主动去找他要警民联系卡,有问题也及时找他解决。

“我们社区90%以上的群众都有他的警民联系卡,因为任何时候,只要有困难找他,他的电话随时都在线。”刘文军拿着黄亚旭的警民联系卡,眼眶泛红,“虽然旭哥已经走了,但我们会永远怀念他。”

衣柜里除了穿过的警服,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

18日下午,记者来到定王台派出所浏藩警务室,黄亚旭的警务牌还挂在警务室门口。警务室里的书柜里,黄亚旭的工作笔记被摆放整齐,书桌旁还有一个不足50cm宽的折叠床。

“有时下班太晚了,他就随便吃个盒饭,睡在这张连翻身都很困难的折叠床上。”定王台副所长黄松高十分佩服黄亚旭负责任的工作态度,“他总是笑哈哈的把群众的事情都办了,从来没为自己叫过一声苦。”

在做社区民警前,黄亚旭曾长期从事刑侦工作,妻子黄婵整日为他担心。2011年,由于年龄较大,黄亚旭开始负责社区工作,黄婵以为终于有了与他相处的时间。

“做刑侦工作时,有案子就连着一个星期不回家,转做社区工作之后,每天可以回家了,却忙得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黄亚旭的突然离世,让黄婵充满了遗憾,“本来说好的退休后陪我出去旅游,也没法实现了。”

在办理黄亚旭的后事时,为了给他换上新点的警服,同事们到他家寻找。打开黄亚旭的衣柜,同事们都心酸不已,除了穿过的警服外,竟没有一件像样的便服,仅有的几件都穿褪了色,家里的皮鞋也穿得变了形。

“虽然生活艰苦,但他一直都生活的很满足。”看着社区居民手上久久不愿松开的警民联系卡,听着大家对黄亚旭的追思,黄婵目光坚定,“如果来世他还想要做民警,我也一定会支持他。”(实习生 万丽君)

分享到:
(责编:曾璐、罗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