喹诺酮类药物临床需求仍较高

2016年11月10日16:14  来源:中国医药报
 

  50多年来,从不断推陈出新到遭受诟病,喹诺酮类抗菌药的命运可谓沉沉浮浮。随着10月23日无氟喹诺酮类药物苹果酸奈诺沙星胶囊(太捷信)在国内面市,有关喹诺酮类药物创新的话题再度受到热议。“遭铺天盖地之诟病,重焕耀眼之亮光。”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何礼贤教授这样形象地评价。他预判:“由于受青霉素要求皮试的困扰,导致该药甚至头孢菌素的使用受限;而喹诺酮类药物仍将保持较高临床需求。但是,我国有数十家喹诺酮类药物生产企业,开展药物评价、治理市场乱象任务艰巨。”

  几经沉浮重焕新生

  喹诺酮类药物可选择性抑制细菌拓扑异构酶Ⅳ和DNA旋转酶,干扰细菌细胞的DNA复制,从而起到杀菌作用。然而,近年来,喹诺酮类药物受到很多指责。原卫生部办公厅在2008年48号文件、2009年34号文件,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在2008年7月至今年7月期间,曾数次发布其用药安全性警告。

  “问题集中在不良反应、附加损害、快速耐药、交叉耐药等方面。”何礼贤分析,喹诺酮类药物的不良反应涉及胃肠道反应、肝功能异常、跟腱炎、心脏毒性、血糖异常、软骨损害、皮肤及光敏反应等。近20年,全球有不少喹诺酮类药物撤出市场,其中包括:1992年在美国上市并于同年撤市的替马沙星,撤市原因是引发溶血性贫血、低血糖、肾衰;1993年在日本上市、1995年撤市的司帕沙星,撤市原因是导致严重光毒性;1997年在德国上市、1999年撤市的格帕沙星,撤市原因是导致Q-T间期延长;1997年在美国上市、1999年撤市的的曲伐沙星,撤市原因是肝脏毒性;1999年在美国上市、2006年撤市的加替沙星,撤市原因是可能导致血糖紊乱。但是研究也发现,喹诺酮类药物的不良反应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预防和避免的。

  继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第1代喹诺酮类药物萘啶酸、第2代喹诺酮类药物吡哌酸之后,第3代喹诺酮类药物诺氟沙星(第一个氟喹诺酮类药物)、第4代喹诺酮类药物加替沙星等的结构特点是在喹诺酮母核的6位均含有氟。而近10年来,由于该类药物的广泛应用所产生的选择性压力,使耐药菌株随之增加。2014年,全球首个无氟喹诺酮类药物奈诺沙星首先在我国台湾上市。这一新药后来成为2015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开展药物临床试验数据自查核查工作的公告》之后获得核准的1.1类新药。研究显示,该药具有广谱的抗革兰氏阴性菌、阳性菌和非典型病原菌的生物活性,而且对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有效,具有良好的药物安全性和极佳的组织穿透力,不易产生耐药性菌株。

  未来创新长路漫漫

  据何礼贤介绍,2009年国内22个城市样本医院的调查显示,喹诺酮类药物是仅次于头孢菌素和青霉素的第3大类抗感染药。2010年,喹诺酮类药物超过头孢菌素类药物,成为抗菌药市场上销量增长最快的药物,平均年增长率达7%。《2010~2015年中国化学药行业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也显示,喹诺酮类抗菌药临床使用量超过半合成青霉素类药物,成为除头孢类抗菌药物之外的第2大类抗菌药物,其发展速度超过头孢菌素类。

  “未来,由于受青霉素皮试的困扰,青霉素甚至头孢菌素使用受限,而喹诺酮类药物将继续保持较高的临床需求。但是,喹诺酮类抗菌药创新长路漫漫,如今国内该类药物生产厂家众多,治理喹诺酮类药物的市场乱象任务艰巨。并且,我国亟须加强临床抗生素用药教育,制订人用、兽用抗菌药分类表,切实落实《遏制细菌耐药国家行动计划(2016-2020年)》。”何礼贤说。(记者 马艳红)

(责编:罗帅、陈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