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湘潭发电公司:电煤的千里苦旅

2016年11月23日16:43  来源:人民网-湖南频道
 
大唐湘潭发电公司:电煤的千里苦旅
大唐湘潭发电公司:电煤的千里苦旅

人民网长沙11月23日电低温来袭,负荷高涨,调煤保电。和当前湖南省内“冷”的天气不同的是,这个初冬,发电企业从一个多月以前拉响的调煤攻坚战的“热”度不减。 

近期,湖南省进入发电高峰期,为确保机组“口粮”供应,湘潭发电公司打响了调煤保电攻坚战。该公司员工众志成城,全力以赴开展燃煤调运工作。电煤从煤矿出发,到在途监装运输,到河口卸煤,到水运码头入厂,均凝聚了该公司相关人员滴滴辛勤的汗水。目前,该公司3台机组正开足马力,把那千里而来的燃煤变成了千家万户需要的电力,变成了千家万户的温暖。 

驻守港口的保“粮”人

电厂调运的燃煤,从煤矿发出之后,或经铁路运输到电厂,或经海轮运往各个港口,再转驳江轮,到各个电厂的码头。除了驻矿员之外,湘潭发电公司派驻在各港口、码头的燃煤调运员是奋战在调煤保电最前沿的保“粮”人,他们为了确保“口粮”的安全送达,舍小家顾“大家”,为该公司燃煤调运工作默默地奉献着。 

文台成,一个多年与港口、码头、海轮打交道,在燃煤(驻矿)调运岗位上工作了近9个年头的“老司机”。数年来,他与船同行,与煤相伴。不管酷暑寒冬、刮风下雨,不分白天黑夜,他几年如一日坚守着这样一份工作:爬铁梯、翻栅栏,顶着风大浪高到海轮、江轮上对燃煤的封铅、雨布灰印、运输清仓和质量进行检查监督,并做好与港务、船务、卸载等多方面关系的沟通协调工作,确保燃煤转运通道的畅通。他每天过着住处——港口(码头)“两点一线”的单调生活,有时燃煤运量大,在船上一呆就是好几天。有次因时间紧,任务急,且又正逢过节火车票奇缺,他愣是在火车上站了6个小时赶到工作地点。在驻矿调煤保电期间,他常常是几个月都不能回家一次。 

9年时间里,女儿高考时,他在河南平顶山驻守;母亲患病做手术时,他在山西晋城驻守。他的父亲病危时,正好在江西调煤,家人为了支持他的工作,不让他分心,一直没有告诉他父亲病重的消息。等他连夜赶回,来不及放下行李,才赶到医院见上了父亲最后一面…… 

问到一个人在外工作的苦和累时,文台成说:“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工作苦点累点都不算什么,选择了这份工作就等于选择了一份责任。作为一名潭电人,为企业尽责是我应尽的本份。”谈到对家人的思念时,他有些哽噎了,“在外这些年觉得最愧对的就是家人了,因为忙于工作,没能够在父母身边尽孝,也没能照顾好妻儿。每当和家人通话视频时,听到他们的声音,看到他们一切都好,那是我最开心的时刻”。 

9年来,四川宜宾,山西晋城、长治,河南郑州、平顶山,河北秦皇岛,省内岳阳、娄底等地,都留下了他坚守的足印。 

张剑,燃煤调运的新兵,今年11月被委派到江苏南通和太仓驻守。谈到刚刚过去的10多天的海轮生活时,感触颇深。“第一次海轮过驳作业完毕后,到海轮上进行清仓检查,这时海轮甲板距江面已有十几米高,需要登铁梯才能上去。江面浪高风大,人爬在铁梯上随着风浪摇摇晃晃,要用力抓住铁梯的扶手,才能稳住身体。登梯时还要注意防滑,不能往下看,一个不小心就会掉到江里。感觉初次上船还真有点紧张呢。这些天吃住都在船上,船上灰尘多,噪音大,24小时连续作业机器的轰鸣让人难以入睡,而且晚上睡在简易床上,整个人随船摇摆,遇到一个大浪打来,人就滚到地板上了。” 

张剑感慨道:“在外最想念的就是家人,儿子上周参加段考,老婆又重感冒,我也只能通过电话、视频来表示关心了。”张剑表示,运煤的船到哪里,他的工作就在哪里,这3个月都有可能要在港口、码头驻守,工作环境虽然恶劣,工作也辛苦,但为了调煤保电的这份责任,他一定会坚持下去。 

在该公司,像文台成、张剑这样的燃煤调运人员还有很多,他们肩负着沉甸甸的责任,远离家人和朋友,忍受寂寞和孤独,为了确保公司库存“口粮”满足发电需求,奋战在调煤保电的最前线。 

来自河口码头的报道

海运燃煤转驳成江轮之后,顺江而来。由于燃煤大量到达,今年10月,湘潭发电公司在湘潭县河口开辟了临时接卸码头,接卸的燃煤在此处经由汽车转运入电厂煤场。湘潭发电公司验收部员工即在此开展接卸、验收燃煤工作。相关工作人员为确保“颗粒归仓”而辛勤工作着。 

“这又不是什么宝贝,干嘛又是登记,又是绑封签的,不嫌麻烦?”码头工人不解地问。 

“你别看煤炭黑乎乎脏兮兮不值什么钱,实际上我们把它叫做‘黑金’,漂洋过海千里运送过来,来之不易啊!我们采样员的工作就是要确保燃煤在水运转汽运过程中不受损失!” 在该公司新开辟的河口水运煤码头,监督装车的采样员这样回答。 

由于燃煤大量到达,负责监督装车的采样员都是该公司临时抽调过来的,所以他们刚到岗的时候,如何和码头进行有效沟通协调,如何监督转运煤过程,如何组织运行排班方式等等,他们起先并不是完全清楚。为此,该公司验收部建立了一个汽车煤转运微信群,专门收集人员意见。 

通过意见收集和仔细研究,验收部为采样员制定了详细的工作流程,从出发路线到排班调整都有了细致地规划。有了工作流程,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河口码头刚刚设立的时候,日平均转运煤达3000吨左右。“这么大的量,我们怎么办?”虽然面临转运量大、人员短缺的难题,但是办法总比困难多。一方面,该公司相关部门及时向码头值守人员通报到船信息,以便调换封签,并同时增派了人手;另一方面,采样员根据工作实际情况,调整工作流程,提高工作效率。 

经过该公司有关部门的沟通协调以及多轮工作方式的调整,河口码头不仅成功处理了每天3000吨左右的水运煤,而且转运量迅速提高到6000多吨,创下最高单日转运煤纪录。 

单单提高了工作效率还不够,为了该公司利益最大化,采样员对自己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着力解决工作的准确性和安全性问题。 

11月13日,河口发车与该公司煤场对查发现接收磅单数据不符,有车煤不见踪影。采样员马上向相关负责人汇报情况,与此同时,发车方和接收方立即进行数据核查。他们在对160张磅单票据发车时间及进厂顺序进行仔细核对后发现疑点并当即将情况向有关方面提出质疑。该方面负责人员自查后发现原来是运输车辆在途中发生故障返厂修理但没有做出说明。问题的原因找出来了,而此时已是凌晨2点,河口工作人员检查事故车辆封签完好无损确认货物完好无损。至11月22日止,汽车转运船煤2654车共计10万吨燃煤,全程封签、车号、发车、接收时间均核对无误,做到了零差错。 

“预报,汇福888/3800吨明日到港”。“今天18点止,已发90车3000吨”。 

转运煤数据在不停地实时更新,同时也记录下了码头值守人员工作的点点滴滴。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从河口码头转运的每一车煤都能“颗粒归仓”。 

燃煤接卸工作背后的“故事”

在湘潭发电公司原有水运煤码头也是一派繁忙景象。 

“程控室,水运码头船只已经停靠完毕,可以开始卸煤。”随着水运煤班调度员向输煤程控室发出卸煤指令,一艘满载燃煤的运煤船舶开始进入卸煤流程。 

那么,整个水运煤卸煤工作的背后,有哪些是我们并不知晓的细节?又有哪些人为保障卸煤工作安全稳定进行在背后默默地辛勤付出呢? 

水运煤到达该公司煤码头后,水运煤班调度员会根据来煤到港报到顺序,以及配煤掺烧要求及时与输煤程控室联系,确定好卸煤品种,并告知船号;程控室则会根据机组运行情况确定卸煤方式(堆料或进筒仓)。 

紧接着,调度员电话通知卸煤船舶抵达港口准备卸煤。煤船到港后,调度员通知程控室准备卸煤,程控室即根据先前预报的数据安排启动设备。待设备启动后,接卸正式开始,抓斗吊司机操作抓斗吊进行燃煤转卸。待船舶装载的燃煤卸至见底时,水运煤班清仓人员进入船只进行船底燃煤清仓工作直至余煤清理完毕。待所载燃煤全部接卸完毕后,验收部计量班进行水运煤计量。至此,该船舶的接卸工作宣告完成。

水运煤接卸过程中,水运煤班调度员负责燃煤接卸调度,吊车司机进行水运煤接卸,清仓人员进行运煤船底层余煤清理,皮带值班员负责设备巡查,还有包括输煤程控室、计量班等各部门班组的参与配合。

就是这样的一支卸煤团队,他们分工合作、密切配合,确保了水运煤接卸工作的顺利、安全、高效完成。在设备正常运转情况下,该公司当前水运煤码头日均卸煤量达到6000吨以上。(通讯员 谭轩)

(责编:曾璐、陈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