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园温暖满眼福--记湖南桑植县洪家关光荣院院长贺晓英

周立耘  万丽君

2017年03月10日08:49  来源:人民网-湖南频道
 

傍晚的洪家关光荣院里,饭菜飘香。21位老人,穿着整齐的军装,围坐一席,忆昔日辉煌,叙当下温馨,脸上写满了幸福,周身充满了温暖,院里不时传来阵阵欢声笑语。

带给老人春天般温暖的,是被他们视为“闺女”的光荣院院长贺晓英。24岁来到光荣院,贺晓英已经在院里度过了31个春秋,她陪伴一个又一个老人度过人生最后的岁月,将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光荣院。

接过嫂子的班,贺晓英当上了光荣院院长

贺晓英领上这份差事,都归因于她的嫂子。

嫂子顾菊香,是桑植县洪家关光荣院的第一任院长。1986年,年过半百的顾菊香诊断出直肠癌。她没有被突如其来的重病吓倒,却为光荣院的接班人操碎了心。

“看来,只好委屈来你来接这个班了!”高中毕业,正在为去当体育教师、还是进县文工团犯愁的贺晓英,被顾菊香叫到了光荣院。

“没有军人流血流汗,哪有今天的幸福生活。”平常很少说话的父亲,鼓励着贺晓英。当年,24岁的贺晓英来到光荣院,做了一名普通员工。1990年,顾菊香退休,贺晓英正式成为光荣院院长。

光荣院的工作,超乎寻常。31年来,贺晓英起早贪黑,烧水,做饭,扫地,洗衣;晚上,挨个巡房,问寒问暖,有时还帮助行动不便的老人端屎端尿,每天连轴工作在10多个小时以上。

为改善老人们的生活,贺晓英在光荣院周边开垦8亩荒山,种上蔬菜、玉米、红薯,养了10来头肥猪。一有空闲,她就上山砍柴,下地种菜,忙得不亦乐乎。

让贺晓英刻骨铭心的是,刚来光荣院的10多年,院里住着30多位老人,且年岁较高,经常将屎尿拉在衣裤里。那时,由于院里条件较差,买不起洗衣机,换洗的重担全都落在了贺晓英身上。

特别是一冬三个月,河里结着厚厚的一层冰。贺晓英每天6点起床,下河破冰,一洗就是大半天。由于长期浸泡在刺骨的冰水里,贺晓英双手长满了冻疮,往往是旧的伤口还没长好,新的伤口又开始流血。

分组参与管理,光荣院成了幸福乐园

生活在光荣院里的,大多是老红军、老赤卫队员、老八路、老战士和烈士的亲属。对于经历过战火创伤的老人们来说,除了日常生活的照顾,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慰藉。

为丰富老人们的生活,贺晓英根据健康状况,将他们分成生产、后勤、卫生三个小组,分别帮助院里砍柴种菜、喂猪做饭、整理清扫,参与院内管理。

贺晓英将光荣院里每位老人的生日,造表贴在墙上。每逢老人过生,大家就一起动手做汤圆、包饺子,还专程买来生日蛋糕,共唱《生日快乐》。此时的光荣院就像一个大家庭,其乐融融。

偶有老人过世,贺晓英便一手为老人净身、穿衣、烧纸、点灯、守灵,最后,请村里的年轻人,热热闹闹送老人上山。31年来,贺晓英不仅照料了123位老人的生活起居,还风风光光地送走了90余位老人。

“光荣院长贺晓英,她对我们最关心。虽然不是亲生女,她比亲人还要亲。”抗美援朝老兵谭泽然编写的这段顺口溜,真实地表达了老人们的共同心声。外出办事,不论多晚,谭泽然都要坚持回光荣院,他说,“光荣院才是我的家。”

愧对儿女家人,担心的却是没人接班

光荣院离不开贺晓英,家里更需要贺晓英。

1988年,贺晓英刚到光荣院工作,丈夫韦绍平就患脊椎管畸形,压迫神经,导致瘫痪,家里还有年仅3岁的女儿和不满周岁的儿子。她白天照顾老人,晚上料理瘫痪的丈夫和年幼的孩子,整天手忙脚乱。

“我对得起光荣院里的老人,却愧对儿女家人。”随着光荣院里老人增多,贺晓英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到后来,她几乎把照顾丈夫和孩子的重任,扔给了年迈的公公婆婆。

丈夫住院,贺晓英料理老人后事;儿女高考,贺晓英在院里值班;公婆生病,贺晓英一点忙也帮不上;逢年过节,贺晓英在光荣院里陪伴老人。家里的“重要时刻”她几乎缺席。

贺晓英的工作得到了社会的肯定,各种荣誉接踵而来。她先后荣登“中国好人榜”,获得全国孝亲敬老之星、湖南省劳动模范、省关爱优抚对象活动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在中宣部命名的第三批50名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中,她光荣当选。

今年56岁的贺晓英即将退休,光荣院未完成的事却让她放心不下:新房还未盖好、院内设施严重老化、老人们的生活条件没得到根本改善……

更让贺晓英牵挂的是,光荣院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接班人。贺晓英说,自己年纪大了,希望能趁干得动的时候,多带带新人,将照顾老人的重任和爱心传递下去。

(责编:罗帅、曾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