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和”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大道

叶小文

2017年05月18日09:1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人类文明的发展方向在不断调整。世界的现代化浪潮起源于文艺复兴运动。文艺复兴把“人”从“神”的束缚中解放出来,把生产力从封建社会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引领西欧走出中世纪的蒙昧,迎来了现代文明的曙光。文艺复兴推动了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为基础的早期现代化进程,逐渐形成了以世界市场为基础的现代世界体系。这个体系的建立,伴随着对殖民地的血腥掠夺。现代工业文明彻底打破了自然的和谐与宁静,生态危机频现。

  事实上,西方文化有天然的严重缺陷。文艺复兴虽然极大地解放了“人”,但“人”取代“神”成为天地万物的主宰。启蒙运动前后数百年的西方世界,一会儿处在这个极端、极度贬低人,一会儿处在那个极端、极度抬高人,找不到中道,没有安全感。孙中山先生敏锐地发现,欧洲近百年的文化是科学的文化,是注重功利的文化,也是行霸道的文化。资源有限而欲壑难填,这就必然导致争斗。争夺资源也好,争夺市场也好,总之是争夺利益。

  近些年来,西方学术界逐渐认识到,人类中心主义是导致包括生态危机在内的全球性危机的罪魁祸首。人类中心主义以人的利益为认识、实践的出发点和归宿,认为自然的价值在于其对人类的有用性,而没有给予自然足够的人文关怀。生态思想家帕斯莫尔认为,基督教鼓励人们把自己当作自然的绝对主人,对人来说所有的存在物都是为他安排的。在这样的思想观念主导下,人类以自己为中心,一味强调人类利益至上,而自然成为人类无限索取的对象。这正是当今西方文化的死穴。

  人类文明今天已走到由量变到质变的临界点,克服人类中心主义成为人类文明发展的当务之急。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合理吸收和借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中和”思想,既能有效延续文艺复兴激发的正能量,又能以己之长弥补文艺复兴以来西方现代性的先天不足。正如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所指出的,避免人类自杀之路,在这一点上现在各民族中具有最充分准备的,是两千年来培育了独特思维方法的中华民族。什么是“独特思维方法”?就是以“中”为度、以“和”为贵。《中庸》有云:“中者,天下之大本也;和者,天下之达道也”。“中”“和”二字是中华文化的精髓所在。

  在如何摆正人与自然关系方面,中华文化积累了丰富的中道智慧,是克服人类中心主义的一剂良方。中华文化一方面注重人在天地之间的地位与作用,强调“惟人,万物之灵”;另一方面注重天地本身的价值,所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认为人必须遵从自然规律。中华文明之所以能成为世界上唯一数千年未曾中断的文明,根源正在于“顶天立地”、中正通达,正在于我们将“与天地参”而不是将征服自然、改造天地、满足欲望作为人类的使命,正在于我们摆正了人在天地之间的位置、合理地安顿了天地人。习近平同志指出:“走向生态文明新时代,建设美丽中国,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重要内容。”当今时代,保护生态环境已成为全球共识,但把生态文明建设作为一个执政党的行动纲领,中国共产党是第一个。积淀数千年的中华生态智慧,是中国梦的丰厚滋养;努力走向生态文明新时代,必将在世界范围赢得越来越多的认可和支持。

  习近平同志指出:“我们都把‘和’视作天下之大道,希望万国安宁、和谐共处。”中华文化历来崇尚“和为贵”,当今中国则倡导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反对零和博弈的斗争思维,坚持在追求自身利益时兼顾他方利益,在寻求自身发展时促进共同发展。“一带一路”建设就是以“和”为贵的最好例子。俄罗斯《导报》这样评价:“对中国来说,‘一带一路’与其说是路,更像是中国最重要的哲学范畴——‘道’。”何为“道”?英国思想家罗素曾说:“中国人摸索出的生活方式已沿袭数千年,若能够被全世界采纳,地球上肯定会比现在有更多的欢乐祥和。”他所说的“生活方式”,其实质正是中国人所说的“道”,生生不已、和而不同的“道”。“一带一路”不是中国一家的独奏,而是沿线国家的大合唱,大家一起发展才是真发展,可持续发展才是好发展,可大可久之业才是万国安宁、和谐共处的伟大事业。“一带一路”凝聚了几千年的东方智慧,承载着沿线各国的发展梦想,迈出了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坚实步伐。

  (作者为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

(责编:罗帅、曾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