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电杆下的平凡“英雄”——追记宁乡供电公司共产党员何佳建

2017年08月23日16:33  来源:人民网-湖南频道
 

人民网长沙8月23日电  (记者 林洛頫) “家乡洪水肆掠,我每天都给爸爸打电话,不是无法接通就是占线,连信息他都不回复……”47岁的国网宁乡供电公司流沙河供电所台区管理员、共产党员何佳建,洪灾中连续12天抢修受损线路,倒在了六母冲电杆下,他的女儿何坤从外地赶回家,终于知道了父亲有多忙。

“六母冲还在停电,大家都急着等电来”

7月1日,湖南宁乡流沙河镇遭遇特大洪水,全镇电力供应和通讯信号几乎全部瘫痪,作为负责该台区的管理员何佳建心急如焚。

最短时间恢复供电,确保当地村民灾后重建;减少区域内农户因电力中断,无法烘烤烟叶的现状,成为何佳建每天挂在心头的大事。

为了与时间“赛跑”,他从洪水来的那天起,每天早上5:30就出门工作;由于供电线路损毁严重,临时架设的线路反复跳闸、短路,何佳建不分日夜奔走在台区线路上查勘、检修。

洪水肆虐后的山村一片狼藉,随处是滑坡的山体、淤泥,何佳建靠着一双脚艰难前行,挨家挨户统计线路受损情况,就是希望尽最大努力节约时间汇总数据,抢修复电。

连续抢修近11天,何佳建每天的休息时间不足4小时,玩命工作让他的身体到达了“崩溃边缘”。7月12日中午,村民何浩元在家门口看到前去抢修的何佳建全身都被汗水浸湿,立马招呼他:“佳建哥,快下车到我家里吃块西瓜解解暑,缓一下再干活吧。”

“六母冲还在停电,大家都急着等电来,等我忙完了就过来吃。”何佳建开着蒸笼一样的面包车匆匆离开。

“我现在终于知道爸爸有多忙”

“快点来人,何佳建倒下去了。”下午4点多,踉踉跄跄的何佳建正准备爬上六母冲电杆,突然倒在地里,花林村村民蒋风华边跑边扯着嗓子喊道,附近的村民立马跑了过来。

随后赶来的救护人员对何佳建进行急救,但终因抢救无效,没能保住他的性命。

“家乡洪水肆掠,我每天都给爸爸打电话,不是无法接通就是占线,连信息他都不回复……”远在武汉读大学的何佳建女儿何坤,因无法联系上父亲,还曾一度责怪何佳建。

7月13日凌晨3时许,她匆匆赶回家,看到永远不能再回复她的父亲,一度泣不成声。在翻看父亲手机的通话记录,发现抗洪救灾期间,通话记录每天都有七八十条,何坤捂起脸深深的自责起来。

“难怪我的电话打不进,难怪我的父亲不回我短信……“”何坤望着手机相册里受灾后线路受损情况的照片,手机上各种亟待解决问题的信息哽咽着说道。

已经半年多没有回家和父亲见面的何坤,此时只能紧紧的抱着母亲黄金娥。“我不回来吃饭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7月12日黄金娥接到丈夫最后一条信息,没想到既成了遗言。

“大半夜他都是尽最快时间赶到现场”

8月的高温炙烤着长沙宁乡县流沙河镇,一辆半新的面包车静静地停靠在何佳建屋前,驾驶室挡风玻璃前摆放着一顶红色安全帽,车内随处散落的电表及抢修工具仍然可见,座椅上摆放的防暑药品及葡萄糖口服液早已拆开。

“没想到这些天何佳建都是靠葡萄糖强撑着工作,要是早知道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73岁的流沙河镇花林村老支书刘才英,说起经自己推荐成为电工的何佳建,摇着头感到十分惋惜。

何佳建主要负责流沙河镇花林村13个台区的供电,这片区域内烟叶种植面积达2600亩。新收割的烟叶要及时进行烘烤,而烤烟房必须24小时供电,才能保障烟叶烘烤品质。

据花林村烟农戴美全介绍:“只要烤烟房停电时间超过半小时,一个烤烟房的损失就在万元以上,几乎可以说是几个月的辛苦全部付之东流;因此我有几次都是大半夜给何佳建打电话来抢修,他都是尽最快时间赶到现场。”

默默坚守农村基层供电所21年的何佳建不善言辞,但却给每一个他服务过的人留下深刻印象,他的“离去”让附近几百名群众自发前来吊唁。

“穿上这身衣服就是一种责任,做一份工作就要把它做好。”平凡、质朴的语言从何佳建口中说出,正影响着那些服务在抢险检修一线的全体电力员工。

 

(责编:罗帅、曾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