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泞中追梦的青春 黑土麦田公益“创客”花垣扶贫故事

2017年09月01日15:09  来源:湖南日报
 

  2017年5月,秦玥飞(左七)与扶贫专员们在合兴村拍的全家福。

  陈昱璇(右)身着苗服和扪岱村住户隆长富及老伴临别留影,苗服是隆奶奶送的礼物。

  当大家知道陈昱璇8月底就要离开村子,前去牛津大学深造时,静寂的扪岱村沸腾了。

  住户隆长富爷爷几个晚上没睡着,隆奶奶抓住她的手直掉泪。告别宴吃了一家又一家,欢送鞭炮放了一次又一次。虽然万般不舍,但淳朴的苗家人还是用自己的方式感谢昱璇,祝福昱璇。

  2016年9月,黑土麦田公益派驻包括陈昱璇在内的15名扶贫专员(俗称“创客”)奔赴国家级贫困县——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在5个乡镇的7个贫困村成立了6家农民专业合作社。

  这是一群意气风发、有想法敢行动的大学生,他们学业优秀,出身名校,来自五湖四海,大多成长于城市。他们为什么会选择这条“泥泞之路”?他们给边远的苗乡土寨带去了什么?走近他们,或许能找到答案……

  创客三人行:卖包谷酸,教孩子们打棒球

  2016年9月初,15名扶贫专员在北京经过短期培训后,来到了花垣县不同的村子。陶品儒、曾晓、张雪婷3人分在一块,服务于边城镇磨老村和长老坟村。

  陶品儒是一个长沙伢子,2016年7月毕业于澳洲国立大学环境学专业。他深受湖湘文化影响,有想法,吃得苦,霸得蛮,敢为人先。

  “农村问题是中国的根本问题,农村的发展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所在。‘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希望有这么一个机会去以心中的一腔热血,为农村的发展和祖国的强盛尽绵薄之力。虽然条件艰苦,但在逆境中不懈努力并最终取得成功的这份成就感,是我所追逐的。”有人惊讶他从“海归”到扶贫专员的跨度之大,陶品儒却觉得水到渠成。

  刚下村时,他唯一不习惯的是语言,但一个月的入户调研后,这个问题解决了,现在还能说上几句苗话。为节约建厂房的资金,他甚至学会了开挖土机。

  磨老村是个纯苗族村落,也是个典型的“空心村”,村里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留下的多为妇女、老人和小孩。针对当地情况,陶品儒他们带领建档立卡的贫困户成立了磨老人家种养专业合作社,主要开发湘西特色美食包谷酸(当地称玉米为“包谷”),设计了外包装,制作了产品食用手册,并将原本生食的包谷酸加工成熟食,方便顾客直接食用。销售方式也多元化,线上线下都有售卖。

  张雪婷在大学时是校棒球队队长,她组织村里的孩子们学打棒球:“这是城市孩子玩的运动,希望乡下小朋友也能体验。”

  曾晓个性开朗,充满活力。她开心地说:“合作社的阿姨们找到了事做,精气神都变好了。6月,县政府支持的包谷酸加工厂在村里建起来了,合作社从原来的16人增加到了43人。前景越来越光明。”

  他们下一步计划在这里开发旅游资源,发展露营和民宿。

  陈昱璇:一个深夜电话改变了人生轨迹

  细长的丹凤眼,高挑清秀,说话轻言细语,扑面一股中国风。吉林姑娘陈昱璇很打眼。

  两年前,22岁的陈昱璇刚从清华大学毕业,她不急于读研或就业,而是选择给自己一个间隔年(gap year)。一年里,她尝试了很多社会实践,如去米兰世博会做志愿者,在联合国做实习生,去孟加拉考察草根公益创新,等等。同时,她成功申请了国外高校的研究生,准备出国深造。然而,顺理成章的人生轨迹却被一个深夜电话改变了方向。

  2016年5月23日深夜11时多,睡眼惺忪的她接到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打了1个多小时。来电者是秦玥飞——黑土麦田公益的创始人。

  “那天晚上,我几乎没睡着,琢磨明白了一件事:我不想出国念书了,我要到农村去。这就是我一直想做却没机会做的事。”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这个半夜打电话让人睡不好觉的人,是个大忽悠。”

  陈爸爸就是这么想的。

  第二天上午,当女儿跟他说这个事时,他头都没抬:“别胡思乱想。”他坚信在农村除了体验艰苦生活,没什么女儿能做的事,女儿也改变不了什么。然而3个月后,陈昱璇说服了父母,来到了花垣县雅酉镇扪岱村。

  扪岱村是个有上千年历史的石头苗寨,位于武陵山区腊尔山台地。陈昱璇和伙伴邓超超一道建立了石头寨种养农民专业合作社。她们众筹卖过野生猕猴桃,卖过腊肉,还和社员合作开发了湘西特产包谷烧。用户反馈不错,给社员带来了几万元钱的收益。

  隆九斤是从城里返乡创业的扪岱村青年,合作社的第一批社员,也是海客计划的第一个报名者。

  在扶贫过程中,陈昱璇和伙伴们认识到,一个地方要真正摆脱贫困,永远不是靠外界的帮助,而应该依靠当地青年作为有生力量,发掘内生动力,这是促进乡村可持续发展,实现从“输血”式扶贫到“造血”式扶贫转变的关键。于是就有了由15位扶贫专员共同发起的乡村创业青年培养计划——“海客计划”(HIKER PROJECT)。他们办讲座,邀请当地优秀创业青年代表分享人生故事,并进行有针对性的技能培训和实践指导,成功带动了更多的青年。

  来扪岱村之前,陈昱璇曾对自己说:“我不相信,我最想做的事情,只有别人能做,而我不能做!”如今,她和同伴们也想让隆九斤,想让更多充满潜力的同龄人相信:在追求梦想的路上,是可以超越自我,拥抱无限可能的。

  去年11月,陈昱璇当选为2016年度中国罗德学者。这是一个巨大的荣誉。在温暖贫困群众的同时,她也成就了自己的光芒。

  陈旖雪:一个70分的行动永远好于100分的设想

  作为一个城市女孩, 22岁的陈旖雪在从复旦大学毕业选择当一名乡村创客时,遇到了和陈昱璇相同的问题:家人不支持,朋友不理解。听从自己追逐理想的心灵召唤,外表文静秀气的她坚持了自己的选择,来到了花垣县补抽乡水桶村(合并后叫“合兴村”)。她说:“我想重新认识脚下的土地。”

  意料中的困难如期而至。

  住在村里,没空调,没热水。这还能忍受,可以用风扇,可以烧水。但一天只吃两顿饭,尤其是每顿离不开辣椒,对于天津长大的她就比较难适应。最具有挑战性的,则是上厕所——那是最原始的茅厕。

  当然,更有满满的收获和感动。“这段生活将成为我生命的底色。我很庆幸自己的选择。”

  苗族村寨人情淳朴。“随便就可以走进别人家里烤火、吃饭,奶奶和阿姨们会真诚地说:‘我心里很喜欢你们,但不知道该怎么说。’一听说我们没菜了,就立刻去自家地里拔菜给我们。”

  “一个70分的行动永远好于一个100分的设想。”这是陈旖雪认同的观点。乡村创客强调“创”的能力,需要创客打开自己的视野去了解,打开自己的头脑去创想。“但更重要的是,能把想法变成现实,能快速行动快速调整,能调动各种资源,达成真实的效果。这应该是作为一名合格的乡村创客必须具备的素质。”

  陈旖雪为村里的规划是发展苗绣,希望可以帮助留守妇女增收。她需要写策划,找资源,搞培训。闲暇时,她会领着阿姨们一起跳广场舞,和小朋友们爬山唱歌。

  张元昌:想得最多的就是鸡

  在广州中山大学,张元昌修的是社会学专业,可从去年9月入村至今,他想得最多的就是鸡。微信头像换了几次,全是鸡。

  “已经开了6个小时的车。”张元昌默默算着时间,他和同事尹昆露正在去怀化的高速公路上。这是今年3月初的一天,早上8时从村里出发,大半天时间里,他俩已经去了重庆和吉首两个地方。

  在此之前,他们还去了贵州。如果不是最后在怀化一家育鸡场找到了理想中的“雪峰乌骨鸡”,他们可能还会去更远的地方。

  张元昌和尹昆露想要找的,是鸡,土鸡。

  他们的项目地在花垣县的洞冲村,村子不大,没什么年轻劳动力,耕地面积也有限,唯一值得说道的,是村里有几个养鸡大户。下村后,他们先做了一个月的入户调研,发现土鸡很有市场,但大家都没什么经验。

  “有一个村民家的鸡死了一只,就地埋了,结果引发鸡瘟传染了一两百只。他们不给鸡打疫苗,平常也不会管理鸡舍环境,没有温度控制、饮食控制。”于是,张元昌和尹昆露带着24个村民成立了合作社,主要业务是:养血脉保存最为完好的湘西土鸡,并把它们养到最好。

  什么品种的土鸡最好呢?“雪峰乌骨鸡是湖南唯一、国内珍贵的肉蛋兼用型乌骨鸡品种,已被列入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名录。”说起自家宝贝,张元昌的眼都亮了,因为“很牛”。

  养鸡就要建鸡舍。当时合作社账户里只有1万元钱,是所有社员的出资额,要尽量省着用。运物料、搭铁架、铺锯木灰、拉水泵等,都是他俩和村民们一点一点做的。鸡舍12天就建好了,设备一应俱全,有水有电,有温度计和电炉,预算也没有超。如今,鸡场里每个月都有鸡卖,最壮观的时候有4000只鸡。

  一批大鸡走了,一批小鸡又来了。小鸡们正在这里慢慢长大,成为大家的希望。

  【链接】

  黑土麦田(Serve For China)是在国家民政部备案的人才培养与精准扶贫公益项目,由2016感动中国人物、央视最美村官秦玥飞与耶鲁大学优秀中国毕业生于2014年联合发起。 2016年4月,黑土麦田成立乡村创客计划,旨在通过持续输送杰出青年人才到贫困乡扶贫。

  黑土麦田公益扶贫专员服务期一般为两年。2016年,黑土麦田选拔第一届扶贫专员30人,其中一半选派到湖南花垣。2017年,黑土麦田共收到来自全球的3000余份申请,47名青年脱颖而出,成为第二届扶贫专员,其中39人选派到花垣。目前,第一届扶贫专员将有4人离开,第二届扶贫专员刚刚到位,花垣共有50名扶贫专员。(记者 杨丹)

(责编:罗帅、曾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