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教学名师常小荣:躬耕杏林四十载 桃李远播海内外

2018年01月10日09:00  来源:人民网-湖南频道
 

人民网长沙1月10日电 (李芳森) 今天,湖南中医药大学科研楼内,常小荣正带着自己的研究生攻克课题,即使阳光难得,也无暇享受。从1978来任教以来,常小荣已在湖南中医药大学教书四十年,教育的学生遍布全球。对于常小荣来说,今天是个“大日子”,她刚入选第三批国家“万人计划”教学名师,湖南省仅三人入选,也打破了湖南中医药大学“零”的记录。

深夜里最后熄灭的灯光

初见62岁的老教师常小荣,第一个感觉就是朴实无华。交谈过程中,从她的举手投足间,感觉到一股干净利落的果断劲。本以为中医人应该注重养生,但常小荣的作息时间却让人大吃一惊。

“我很少十二点前睡觉,一般都得工作到凌晨一两点。”常小荣解释到,由于白天得带着研究生做课题,属于自己的时间很少,便只能把自己的研究时间延长到晚上。“估计我们家是小区夜里最后熄灯的。”

教育部自然科学奖二等奖、中华中医药学会科技进步二等奖、湖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进步三等奖;主持多项国家 973 课题、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 3 项、部省级课题 8 项;主编国家规划教材 1 部、医学视听规划教材 2 部,副主编国家规划教材 2 部,参编 6部;出版学术专著 30余部,发表学术论文 100 余篇, SCI 收录 12 篇。

著书五车,荣誉满墙,都是这位62岁教师在深夜里凝聚的结晶。

传统技法开出现代化之花

一张嘴、一本课件、一支粉笔、一块黑板,便是一位老师所有的工具。但早在2000年时,常小荣便开始尝试现代化教学模式,那时她已是44岁,教龄也有22年。

“人体分为12条经络,连接人体内心肺肝脾肾等各个器官,我在PPT上用动画的形式展示各个经络和相应器官的关系。”“银针扎入深层肌肉组织,就看不见了,用课件展示针灸时下针的适宜方位、深度。”常小荣介绍着自己现代化教学的“起点”。

结合自身专业特点,常小荣组织专业老师和计算机人员联合攻关,成功研制了《针灸学十四经络》多媒体教学软件。制作之初略显粗糙,但凭借扎实生动的内容,常小荣曾获得全国高校多媒体大赛的一等奖。

“前段时间,我颁布全国首部针灸数字化教材,今年下半年就会发行。”常小荣说道,在学生留校考核标准上,她加上“懂计算机”这条。

来自“恩师”的新年红包

临近寒假,许多学生都开始预定回家的车票,数着口袋里余下的零钱,想着给家人带点儿新年礼物。常小荣也提前准备着给学生们的新年红包。

“几百块钱,可以让学生给家人带些礼物回去。”常小荣边准备,边念叨着。“我一直都和别的老师说,要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儿女看待,我在给他们红包的时候,也觉得是在给我女儿红包。”

常小荣回忆,曾有个贵州的学生,父母因疾病和车祸,丧失劳动能力,上大学后,在学校附近的餐馆兼职,工作两个多小时,换来一顿午餐和10块钱。常小荣听说后,便开始了资助,并鼓励她考研。昔日的贫困学生,现在已经在株洲的一所高校任教。

“我们都是叫常老师恩师,她给我们的帮助太多了。”已参加工作的“前学生”刘密介绍到。多年来,常小荣一直有着资助学生的习惯。为了保护学生的尊严,常小荣通过带学生做课题,让学生打扫家里,给予学生相应的报酬。到现在,资助学生10余个。

助中医之名远播海内外

湖南中医药大学是湖南省最早招收留学生和留学生人数最多的高校之一,被列为教育部49所“对港重点教育交流项目高校”,留学生遍布马来西亚、新加坡、巴基斯坦、美国、捷克等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大部分留学生都是仰慕中医之名,来此学习。

早在国际教育学院成立起,常小荣便开始接触留学生。谈起留学生的教育,常小荣说了句“苦不堪言”。语言不通、思维有别、基础薄弱,刚接手留学生时,常小荣吃尽苦头。

“很多留学生都是跨专业来学习,机电专业的都有,教起来难度很大。而且留学生年纪都偏大,记得有个留学生都70岁了,年纪比我还大一截。”面临这些问题,常小荣觉得当时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随着和留学生教育工作的不断熟悉,常小荣想出了“海内海外相结合”的办法,让自己手下的研究生和留学生“结对子帮扶”,一段时间下来,效果显著,现在海外慕名而来的留学生越来越多。

编后:

“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作为孟子提出的“君子三乐”之一,常小荣得到了。海内与海外,40载躬耕杏林,常小荣真正做到了桃李满天下。

一个小时的交谈,我感受到常小荣的坚持与刚毅,说起自己40年来的辛劳,她都是云淡风轻。但谈到学生曾经的苦难,却忍不住落泪,一场短时间的采访,常小荣为学生落泪多次。

工作之余,常小荣经常走街串巷,进社区、进工厂、进学校,为群众免费传授养生知识。但对于不少企业开出几万块钱一场讲座的条件,她都是严词拒绝。她笑道,知识分子应该有自己的清高。

常小荣说,和自己一起毕业的同学,几乎都选择了别的道路:从政、经商。坚守在一线教师岗位的不多。当学校领导让她去做二级学院的院长时,她拒绝道:“政治生涯是暂时的,学术生涯才是一生的。学校不缺一个处级干部,但缺少一位名师。”

“如果有来生,我希望再做一名老师,要比现在更优秀。”多年前,常小荣曾说过这样一句话。现在,印在了自己心里。

(责编:曾璐、罗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