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鄂川黔四省村一级全国人大代表 跨省共话乡村振兴

2018年03月07日08:20  来源:湖南日报
 

  ① 湖北省保康县马桥镇尧治河村。(资料图片)四川日报供图

  ② 2017年9月13日,古丈县默戎镇牛角山村夯吾苗寨。(资料图片)匡皓摄

  ③贵州省石阡县龙塘镇(资料图片)。

  ④以岫云村命名的体验店位于成都闹市区,带动了上千户贫困户增收。(资料图片)四川日报供图

  龙献文湖南日报记者罗新国摄

  孙开林邓刚摄

  李君四川日报供图

  周绍军邓刚摄

  访谈嘉宾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古丈县默戎镇牛角山村党总支书记龙献文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保康县马桥镇尧治河村党委书记、村委会主任孙开林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苍溪县白驿镇岫云村党支部书记李君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石阡县龙塘镇大屯村党支部书记周绍军

  “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全面深化农村改革”“推动农村各项事业全面发展”……继党的十九大报告和今年中央一号文件之后,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再次强调要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依靠改革创新壮大乡村发展新动能。

  乡村如何振兴?乡亲们有什么盼望?如何发挥农民在乡村振兴中的主体作用?全国两会期间,湖南日报联合湖北日报、四川日报、贵州日报,邀请湖南、湖北、四川、贵州4省来自村一级的全国人大代表畅谈体会与建议,带来了基层最质朴的声音和心愿。

  乡村振兴,乡亲们怎么看——

  广大农村千百年来的梦想

  记者:4位代表长期扎根农村,先晒晒村里的情况吧。

  龙献文:我们村在湖南湘西大山深处,海拔800多米,是一个美丽的苗寨。2008年,我们村还是个年人均纯收入不足800元的贫困村,现在已经变成远近闻名的全国乡村旅游示范村、民俗保护村,2016年实现了整村脱贫。

  李君:我所在的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岫云村,地处川北山区。10年前,我们村也是个深度贫困村,但今天的岫云村,264户人家,153户有小汽车,成为四川省首批省级“四好村”,完全变了个样。这都是乡亲们撸起袖子加油干出来的。

  孙开林:我们村叫尧治河村,地处典型的偏远高寒山区,经过20多年的艰苦奋斗,终于甩掉了贫困的帽子,跻身湖北省500强村和全国文明村。

  周绍军:我所在的贵州省石阡县龙塘镇大屯村,属于武陵山集中连片特困区。我们村都是山地,不适合种庄稼,这些年一直在摸索种植苔茶,已经发展到了2000多亩,茶产业成了村里的致富产业。去年,全村人均收入超过9000元。

  记者:中央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几位代表和乡亲们有什么感受?

  龙献文:乡村振兴战略提出后,乡亲们都觉得,党中央的阳光雨露洒进了我们少数民族山村。苗家人喜欢唱歌,用歌来表达喜悦,边采茶边唱歌,唱给党中央、唱给新时代。

  孙开林:乡村振兴,是农村千百年来的梦想。“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这些提法太鼓舞人心了。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具体举措,让乡亲们对未来更有信心,更有干劲。

  李君:中央提出乡村振兴战略,是农村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也给我们年轻人提供了广阔的发展舞台。作为85后,我在村里广泛发动年轻人回到家乡,参与乡村振兴。

  乡村振兴,振兴什么——

  盼产业振兴,也盼精神富足

  记者:“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是乡村振兴的总要求。乡村振兴,当前最需要振兴的是什么?请几位代表结合村里实际谈谈。

  龙献文:首先是产业。不摘掉贫穷的帽子,乡村振兴就无从谈起。1994年,我回到村里担任村主任时,村里一穷二白。20多年来,我和乡亲们一起,攒劲搞退耕还“茶”,搞苗寨旅游和苗族餐饮,硬是闯出了一条路子。现在,村里有6家村办企业,茶叶销售年收入1200多万元,游客也纷至沓来。

  孙开林:我认为乡村振兴是全方位的振兴。产业上去了,其他方面跟不上,产业也有退下来的可能。一个村委班子,如果只闷头搞经济,忽视精神文明和其他方面,就是个不称职的班子。把产业搞上去的同时,更要注重生态建设和乡风文明。

  我们村立了一条铁规,婚丧嫁娶不许铺张浪费,烟不超过10元一包,酒不超过50元一斤,被媒体解读为“最牛村规”。有两位村民违反村规大办酒席,被罚2000元。尽管有争议,但我们坚决将这个规定推行到底。

  李君:产业发展是乡村振兴的基础。岫云村是个偏远山村,但依靠互联网+,我们首创了“远山结亲·以购代捐”模式,与山外的企业、社区党组织结亲,协调爱心企业与贫困户对接,开拓绿色农产品的市场资源,把山货卖到城里,目前已带动近100个村、3000多农户销售2800余万元农产品。

  乡村振兴20字总要求中,我最关注治理有效这一条。现在,农村干部在村级治理方面手段不多,要逐步构建起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我们村通过开展“四好”评选活动,鼓励大家争当“产业发展好、环境卫生好、道德诚信好、精神面貌好”的新农户,对评上的农户进行奖励。这一招非常灵,激发了乡亲们的积极性。

  周绍军:现在农村生活好了,物质富裕了,需要加强的是农村思想文化建设。乡亲们渴盼能像城里人一样有丰富多彩的文化娱乐活动,农村的孩子渴盼能像城里孩子一样有更好的教育、更公平的机会。

  乡村振兴,钱从哪来——

  政府帮忙、社会投入、自己努力,前景可期

  记者: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必须解决钱从哪里来的问题。几位代表在实践中有什么思考?

  孙开林:乡村振兴需要真金白银的硬投入。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改进耕地占补平衡管理办法,建立新增耕地指标、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跨省域调剂机制,所得收益全部用于脱贫攻坚和支持乡村振兴,这就是真金白银的支持。但不可能光靠政府投入,我们基层党组织要充分发挥作用,政府帮一点,老百姓自己努力自投一点,资金问题就可以解决。

  李君:社会资金注入很重要,要通过市场化道路实现资本下乡。吸引资本下乡,不能单纯靠出租土地,而要通过农村资源的对接,让资本看到在农村投入有增值的希望。

  去年,我们村拿到了上千万的风投,孵化一个叫“滴滴养猪”的创业项目,城里人有需要农民就养猪,通过定制化实现精细化养猪,保证养猪的品质,既为农民增收,也让城里人享受到优质优价的猪肉。这个项目,结合了互联网+、共享经济、新零售等多种模式,解决了城乡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可以保证老百姓一头猪至少挣1000块钱。

  我想,我们这样偏远的小山村都能吸引到社会资本,其他乡村都是有机会的。

  周绍军:乡村振兴的投入,主要还是三大部分:一是基础建设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主要靠政府投入;二是社会资本投入,实现合作共赢;三是老百姓的自发投入。我很赞成走股份合作的道路,让农民变股民,可以真正推动农民加大投入,参与乡村振兴。

  龙献文:早些年,我们就通过“村支两委+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民”的运作模式,让村民以土地、房屋、劳动力、资金等形式入股村办企业,乡亲们有土地租金,有务工工资,还有分红,积极性很高。这次全国两会后,我们还打算成立牛角山乡村振兴旅游发展公司,搞农产品深加工和乡村旅游,乡亲们共同入股,大家拧成一股绳加油干,一定会越来越好。

  乡村振兴,农民主体作用如何发挥——

  变“要我振兴”为“我要振兴”

  记者:中国的乡村有数亿农民,乡村振兴主要靠农民,最后受益的也是农民。几位代表认为,要如何发挥农民兄弟在乡村振兴中的主体作用?

  周绍军:我们村的老党员熊茂贵,61岁了,自己学会了操作采茶机、防虫等技术,成了村茶叶合作社的“高级工”。乡村振兴,最重要的还是乡亲们团结奋斗,调动每一个人的力量。村里的事情要依靠村民来办,同时充分发挥基层党支部的引领作用,让村民参与村里的重大决策,集思广益、干群齐心,共谋发展之路,携手奔向小康。

  孙开林:特别重要的一条,是充分尊重农民意愿,调动广大农民的积极性,变“要我振兴”为“我要振兴”。

  李君:春节前,习近平总书记来四川考察并召开了脱贫攻坚座谈会,我作为基层代表向总书记汇报了村里的情况。总书记勉励我:“年轻人,好好干”。我一直记着这句话,浑身充满了干劲。总书记说,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只要我们脚踏实地,苦干实干,就一定能实现乡村振兴的目标。

  记者:这次来开全国两会,几位代表对乡村振兴提出了哪些建议?

  李君:村干部老龄化是当前一个现实而严峻的问题。乡村振兴需要更多有知识、有文化的年轻人到农村去。建议出台相关政策,解决年轻人回到农村后的待遇、上升通道、养老等后顾之忧,真正让年轻人回得去、留得住。把这些问题解决了,农村将成为人才的聚集地。

  龙献文:我提的建议有两个,一是要培养一支爱农村、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农民队伍;二是高度重视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基层组织强了,农村也就强了。

  孙开林:我也带来两个建议,一是进一步推动“互联网+”走进乡村,越是偏远山村越需要依靠互联网走出大山;二是加强基层卫生院农村卫生室建设,让乡亲们在家门口就能看得上病看得好病。

  周绍军:这两年,乡村田园综合体建设非常火热,要搞好长远规划,不能只图眼前利益。另外,建议出台政策,推动更多大企业通过资金或者技术入股的方式,为乡村产业发展注入活力。(湖南日报记者 唐婷 湖北日报记者 杨宏斌 四川日报记者 林凌 贵州日报记者 李楠)

  【相关链接】

  代表名片

  龙献文(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古丈县默戎镇牛角山村党总支书记)

  10年前,牛角山村年人均收入不足800元。龙献文带领全村党员以党建为引领开展脱贫攻坚,使牛角山村变成远近闻名的全国乡村旅游示范村、民俗保护村、百佳茶叶村。2017年12月,龙献文作为全国农业劳模代表参加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接见。

  孙开林(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保康县马桥镇尧治河村党委书记、村委会主任)

  担任村干部30年,孙开林带领村民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使尧治河村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很多农户住茅草房到户户住上小别墅;从村里没有一条出山的路到户户通水泥路,从70%的村民常年靠救济生活到人均纯收入4万元以上,从全县“极贫村”迈上了全面小康的幸福之路,跻身“全国十大幸福村庄”。孙开林是全国劳动模范、全国脱贫攻坚奋进奖获得者,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接见。

  李君(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苍溪县白驿镇岫云村党支部书记)

  10年前,“85”后青年李君辞掉在成都年薪20万元的工作,回到老家岫云村。为解决贫困户农产品销售难的问题,他提出按“生长周期”售卖农产品,在全国首创“远山结亲,以购代捐”模式,走出了一条以村为品牌、市场需求为导向的产业可持续发展之路。2017年,李君获“全国脱贫攻坚奋进奖”。今年2月,李君应邀参加“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座谈会”,面对面向习近平总书记汇报了自己开展扶贫帮困的情况。

  周绍军(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石阡县龙塘镇大屯村党支部书记)

  2003年,周绍军不顾家人的反对,放弃城市发展机会,毅然选择回乡带领村民们脱贫攻坚。他团结全村党员群众在发展茶叶产业的脱贫致富路上摸爬滚打了15年。黑了皮肤,绿了山头,昔日漫山的荒坡变成了如今子孙受益的“金山银山”,十余年坚守托起群众致富梦。

(责编:曾璐、罗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