绷紧防风险这根弦(把脉高质量发展)

本报记者 欧阳洁 侯琳良 王云娜 尹晓宇 赵贝佳

2018年03月11日09:2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王一鸣委员: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的法制化管理,推进债务信息公开和债务风险的动态监管。

  胡晓炼委员:把监管的着力点放在强化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上,同时加强监管协调,避免监管套利。

  郭新明代表:建立健全全方位的金融风险应急处置机制,稳妥疏导个体性、局部性风险。

  胡贺波代表:让更多资金注入制造业企业、小微企业和新兴产业,支持培育新动能,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今年要坚决打好三大攻坚战,其中之一是推动重大风险防范化解取得明显进展。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当前我国经济金融风险总体可控,要标本兼治,有效消除风险隐患。

  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

  代表委员们认为,我国经济基本面好,政策工具多,完全能够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打好重大风险防范化解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金融风险的根源是宏观杠杆率上升过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委员说,要把控制企业杠杆率和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作为防范化解风险的重点,以市场化法治化方式推动国有企业去杠杆,依法依规对“僵尸企业”实施破产清算,有效降低企业债务水平。同时要加强对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等薄弱环节监管,坚决打击非法集资等违法违规金融活动。按照“开前门”“堵后门”的原则,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的法制化管理,推进债务信息公开和债务风险的动态监管。

  大型、高杠杆率金融集团风险较大。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委员说,这类机构大量举债,而且法人治理不够健全,在经营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违法违规行为,形成了巨大的风险隐患,对于这类风险隐患要及时消除。还有的企业经营行为异化,把保险公司做成了资产投资公司,把实业企业做成金融机构,其规模较大,一旦发生风险,对市场的影响也比较大。为此建议,监管部门创造一个公平、公正、稳妥、有序的金融市场环境,把监管的着力点放在强化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上,同时加强监管协调,避免监管套利。

  强化金融监管统筹协调

  下一步如何防控金融风险?

  代表委员们认为,首先要从金融系统自身着手,控制信贷总量,同时补齐监管短板,堵住监管制度漏洞。其次,实体经济要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释放“僵尸企业”占用的金融资源,化解不良贷款。此外,地方政府也要有节制地借贷,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最后,还要防范房地产行业风险,通过建立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促进金融和房地产良性循环。

  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行长郭新明代表认为:“我国金融发展的区域差异较大,需要更好地发挥地方金融监管职责。尽快建立地方金融工作议事协调机制,明确组织架构、职责权限、议事规则,在中央统一部署下,允许各地根据自身实际适当进行差异化设计。同时,尽快搭建综合性金融监管信息共享机制,打破中央金融监管部门之间、中央与地方之间的信息交换壁垒,弥补监管空白,形成监管合力,提高监管效能。”

  “要坚持治标与治本并重。”郭新明说,短期看,要重点建立健全全方位的金融风险应急处置机制,稳妥疏导个体性、局部性风险,防范处置风险不当引发次生金融风险。长期看,要加快完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夯实防控金融风险的基础条件。

  增强金融供给的适应性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必然要求。”郭新明说,从根本上讲,一个风险可控、稳健高效、高质量发展的金融体系,能够在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过程中提供更好的服务。

  郭新明建议,首先要加强监管协调,科学把握监管政策出台的时机和节奏,畅通政策传导渠道和机制,稳定市场预期。其次要更好地发挥结构性政策作用,针对最有可能受到冲击的薄弱环节,实施差异化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等。最后要深化金融体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改进金融机构考核激励机制,增强金融供给对实体经济需求的适应性、匹配性。

  “防范金融风险、加强金融监管,不仅不会对实体经济造成负面影响,还会有利于解决当前面临的问题。”湖南财信金融控股集团董事长胡贺波代表建议,在保证整体流动性合理稳定的基础上,更多地实施差异化调控,将更多资金注入制造业企业、小微企业和新兴产业,支持培育新动能,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今年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健中性,既要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控制杠杆率增速,又要灵活运用多种工具,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满足流动性需求,更好服务实体经济。”王一鸣说。

(责编:曾璐、罗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