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海英:11年助残路 打开200多名孩子的有声世界

【查看原图】
谢海英:11年助残路 打开200多名孩子的有声世界
谢海英:11年助残路 打开200多名孩子的有声世界
来源:人民网-湖南频道  2018年05月22日09:39

人民网衡阳5月22日电 (李芳森)5月20日,虽是周末,谢海英依然忙碌,和面临中考的儿子吃完早餐,交待几句后,便来到位于衡阳市石鼓区老城区的聆音康复中心,今天她给孩子们准备了一场“爱心大餐”。

大隐隐于市,这家由谢海英创建的民办听障儿童康复中心,针对听力损失孩子听力语言康复训练,已走过11年时间,发展至今,也只有14名康复老师,50多名学生,但帮助200多名孩子打开有声世界的大门。

在第28次全国助残日前后,人民网来到聆音康复中心,探寻谢海英11年助残路。

共享一片蓝天

初见谢海英,是在石鼓区的一个公园里,她正陪着学生们玩得起劲,剪纸、绘画、游戏,画面和谐。“520”,时间上有着美好的寓意;游戏,也有着别的作用。

“这些游戏可以帮助学生打开内心,变得勇敢、活泼,这对他们以后的康复学习有好处。”谢海英介绍到。稍加观察,便能发现他们和一般学生的不同之处。

有些孩子头部后侧贴着一块磁铁,磁铁下面的导线连着一个体外语音处理器,这是人工耳蜗,有些孩子则带着助听器。谢海英现在的50多名学生,都是听障儿童。

谢海英的工作就是帮助这些听障孩子回到有声世界,正如她康复中心的名字,“聆音”。

“谢老师,节日快乐,感谢您的帮助,我现在油画卖得很好,宝宝也会叫人了。”活动间隙,谢海英拿出手机,收到一条暖心的短信。

谢海英说,这是以前的学生,当时来康复中心时已经26岁,不仅有听力障碍,还无法发音。“当时他不仅听力很差,连发一声‘啊’都很困难。”谢海英回忆男孩来康复中心时的情况。

26年没用的发音器官,老化程度深,许多人认为没有康复的可能性,八个月的康复训练,男孩不仅在借助助听器的情况下能清晰听声,还能流利对话。

“他前几年结了婚,还生了一对双胞胎,现在通过卖油画,日子做得不错。”不仅能听能说,还能在生意场上“讨价还价”,看到这个结果,很多人不仅咂舌。

“你我同在一片蓝天下,共享一片蓝天。”活动结束后,谢海英在朋友圈里这么写道。11年,谢海英在这个网络情人节里,把爱带到现实。

200多个孩子的母亲

“爸爸和小明一起出去,小明去踢足球。”5月21日,在聆音康复中心个性化教学室,曹燕玲正进行一对一教学。

“和普通孩子的教育不同,我们会每天进行一对一教学,通过动画来调动小孩的积极性,让他跟着去听、去读,这些不仅能锻炼他的听觉,还能帮助他说话。”曹燕玲介绍到。

一句只涉及两个人物、一个动作的简单话语,学生也得尽力去听多次,才能把三个动画填对。“对于听障孩子,最需要的是耐心。”曹燕玲说到。学生在失败几次后,填上正确的答案。

来到谢海英办公室,看到她正接待来咨询的四口之家。一个四岁左右的孩子被确诊听力障碍,医生建议植入人工耳蜗,谢海英却有不同的看法。

“听力损伤虽不可逆,但根据孩子的实际情况,借助助听器,再辅以康复训练,也能听得清楚。”谢海英向家长建议到。

人工耳蜗造价昂贵,需要10万到30万一台,一般家庭难以负担;人工耳蜗植入,是一场创伤性手术,可能会对孩子健康造成危害;而且人工耳蜗的工作原理是用电极代替耳蜗接收,一旦植入,孩子自身耳蜗就不会有任何听力。基于种种原因,谢海英很少建议家长给孩子植入人工耳蜗。

接待完毕后,谢海英带着我们熟悉康复中心的情况。现在康复中心和平北路的新址,是2017年10月27日搬过来,面积2000多平方米的崭新教学场所,设备投入200多万元,教育环境和教学设备一下子得到全方位的提升。

“我们学生的康复率在70%以上,只要来的及时,几乎都能在适龄上学。”谢海英及其康复中心所获荣誉挂满了墙面:聆音康复中心 2011年底被中残联授予“十一五 全国残疾人康复工作先进集体”, 2014年聆音家长学校被湖南省残疾人联合会评为“全省基层示范性残疾人家长学校”,谢海英被湖南省残联授予“湖南省残疾人康复工作先进个人”。

在谢海英11年的助残之路里,有200多名孩子摆脱无声的生活,能自由的去聆听、表达,打开通往有声世界的大门。不少学生因此称她为“海英妈妈”。

我也是听障孩子的母亲

采访至中午,有个10多岁穿着校服的中学生走进办公室,耳朵上也带着助听器,谢海英看到后起身牵住孩子的双手,亲切的问道:“今天上课怎么样,吃中饭了没?”

询问得知,这是谢海英的儿子,正在康复中心附近读初三。这也因此揭开谢海英创办听障儿童康复中心的原因。

2003年,那时的谢海英在衡阳从医,在孩子一岁左右时发现孩子的“不寻常”:亲戚好友叫他没反应,一岁多也不会说话。因为工作原因,小孩主要由爷爷奶奶抚养,老人觉得长大一些就好。

凭着从医经验,谢海英和丈夫对于孩子的情况觉得不对劲,便带到医院检查:先天性听觉损失。在拿到检查结果时,谢海英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一个多月沉浸在痛苦之中。亲戚、朋友都劝她放弃,但她伤心过后坚定信心,要让儿子能和正常人一样走向社会。

经过四处打听,谢海英得知长沙有一家康复中心治疗效果不错,便毅然辞掉工作,在长沙租了一个车库,陪着儿子做康复治疗。在接受治疗之余,谢海英还买来专业书籍自学,看不懂的就跑去问老师。边学边教,时刻陪着儿子,从看到的每一种动植物、图片等等,她都结合听觉和视觉,让孩子理解、发音。

2004年9月的一天,儿子在摔跤后边哭边喊:“妈……妈……。”儿子开口了,谢海英紧紧搂着儿子,流下喜悦的泪水。儿子开口说话让谢海英更加坚定,相信只要方法正确,只要努力,孩子一定会走出无声世界。

“我那时候就打定主意,儿子不会说话就不回来。”在长沙两年,谢海英就搬了6次家,有时是住车库,有时候是几户人家合租一个套间。“200元每月的房子难找”。

看着儿子慢慢的能听清自己的话,逐渐开口表达,谢海英感觉到希望,和她一起进行康复的家庭看到变化,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把孩子交给谢海英帮忙带,一年多后,也能听清和说话。

2006年6月,谢海英带着已经康复的孩子回到衡阳。她不知道的是,她的名声传了出去。那时湖南一些市州还未创立特殊教育学校,不少家长从株洲、永州、湘潭等地找到衡阳,拜托谢海英帮孩子康复。

“孩子的健康和家庭的幸福息息相关。” 作为一名听障儿童的母亲,谢海英深知父母对听障孩子的焦急,便开始着手帮听障孩子们康复。2007年11月,聆音康复中心成立。

民办康复机构的困境

晚上十点,学生早已下课回家,谢海英陪着康复中心里两名全托学生吃完晚饭,做完康复训练,看着睡下后,准备回家。从康复中心到家里,不过几百米的距离。

谢海英是衡阳衡南人,在老家贷款买的房子还在还房贷,为了照料康复中心和儿子上学方便,便在康复中心旁租了个小房子。一整天的忙碌后,谢海英终于迎来休息时刻。但一躺下,压力便如潮水般涌来,让她喘不过气。

康复中心每年亏损,去年为增加设备和更换教学场地,一次性投入220万。“我们家不过是工薪阶层,怎么负担得起。”谢海英感叹道,现在个人负债高达130多万,“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清。”

2000多平方米的教学场地,房租一年便要25万的;因生源不够,不少教室空着,经常为困难家庭减免学费;从幼师专业招聘的康复老师,都需要送到北京、长沙等地进行特殊教育培训,这也是笔不小的开支。

“我现在是连中央空调都不敢开。”在谢海英的办公室里,也用着电风扇降温。“等到热的时候,不开也得开了。”

谢海英遭遇的困境,也是不少民办康复机构面临的问题,资金不足,政策向特殊教育学校一边倒,生源不足、康复教师短缺。

“我有时也想过放弃,觉得撑不下去,但一看到康复中心的孩子,就不忍心放弃,看到孩子们能像一般孩子一样去上学、工作、成家、生子,我就有了动力。”虽是困难重重,谢海英也还想坚持下去。

“只希望孩子们能听见世界所有的爱,尽情的去表达爱。”谢海英动情的说道。

 

 

 

分享到:
(责编:罗帅、曾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