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错”的两百元话费

2018年08月13日10:28  来源:三湘风纪网
 

  “嘀”一声手机短信提示音。

  低头一看,短信提示被充了200块钱的话费。天上掉馅饼了吗?是不是别人充错号码了?我有点纳闷儿。

  “嘀”的一声,手机短信提示音再次响起。手机上显示一条短信:“我是唐某,感谢肖书记对我的教育,为了表示感谢,刚才帮您的手机卡上充值了200元话费。”

  唐某,我立马想起来了,他是我前几天党纪立案的调查对象。我心里一惊,立即意识到这白送的话费不能要,迅速拿起手机给他拨过去。

  一阵很长的响铃声后,对方终于接听了电话。“肖书记,感谢您的批评教育,作为一名老党员又是村干部,违反了规定,通过组织的教育,我认识到错误了,又没啥东西好谢谢您,左思右想,只好给您充两百元手机话费了。”

  “老唐啊,看来是我昨天对您的教育没到位啊,忘记交待办案纪律了。我们有规定,办案人员不能接受任何人的礼品礼金。”我严肃地说道。

  老唐听了我的话,停顿了几秒钟,接着说道,“肖书记,您亲自打电话通知我来你办公室,又耐心地讲了那么多的道理,我很受教育,真是出自内心的感谢您。一点小心意,您就不要推辞了。”

  “每个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对你们工作中的错误及时进行提醒,是我的工作职责,心意我领了,但你这是让我犯错误啊。这两百元话费我是坚决不能要的,还是退现金给你吧。”我态度坚决地挂断了电话。

  挂完电话,我立即向县纪委党风室如实报告了相关情况。由于唐某拒绝领回我退回的电话费,我只好往唐某的手机卡中充了200元电话费。

  事后,我又跟唐某打了一个电话,耐心地解释了相关的法律法规,说明我不能收他的话费的原因。

  “肖书记,您放心吧,我以后再也不花这种‘小心思’了。我认错,没想到你们纪检干部能这么坚持原则,我又受到了教育。”唐某态度诚恳地表态说。

  听完唐某的电话,我感觉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200块钱虽然金额不大,却是我的“第一次”。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这是一种“首次效应”。许多贪官对自己到底有多少次贪污行为,不一定记得很清楚,但对自己的第一次贪腐,无论金额大小,都记得非常牢靠。作为一名基层纪检干部,要排除干扰诱惑,在思想上筑牢“第一道防线”,不存侥幸心理,严防死守贪腐“第一次”。 (石门县壶瓶山镇纪委书记 肖楚译)

(责编:曾璐、罗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