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男教师现状调查:占比少、坚守难 

【查看原图】
李子萱老师在幼儿园课堂
李子萱老师在幼儿园课堂
来源:人民网-湖南频道  2018年09月10日10:31

人民网长沙9月10日电(记者 匡滢 实习生 陈梦瑶)2016年《中国教育报》曾发文《为什么男生都不愿意当老师了?》,对男性教师日趋减少的现象表示担忧。其报道中写道:记者随机调查了山东、湖南、四川、浙江四省的100多所中小学,绝大多数学校均不同程度地存在男女教师比例失衡现象,较为严重的学校男女教师比例达到了1∶10以下,女教师占到教师总数的70%至80%,已属正常现象。

记者在走访了几所学校后,发现早前提到的教师行业“女多男少”的现象不仅存在,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是否正常?如何避免?怎样改变?这些问题亟待解答。

现状:中小学男女教师比例严重失衡

师大附中博才实验中学初三语文老师叶新在教师岗位上已经9年了,作为一位负责语文教学的男老师,他在整个年级可以说是“珍稀动物”。

据了解,叶新所在的语文教研组共有老师近100名,而其中男老师仅占8个席位,男女教师数量差距悬殊,比例接近2:25,也就是说10位老师中,也很难有1位男老师。“语文教研组的男老师相对来说会少一些,其他偏理科的科目男老师会多一些,但总体男教师的数量还是很少的。”叶新说道。

正如叶新所提到的,他认为男女老师的分布与学科差异有关,那么其他的科目教师性别比例是如何呢?

“我所在的初中二年级共有教师57名,其中男教师16名。”同一所中学的林浩老师说道。可以看到,数学与语文学科相比,男教师人数有较大幅度增长,男女比例接近1:3.5。“男生比较擅长数学,因此数学学科中男老师可能会多一些,但整体而言还是女老师居多。”

如果用“稀少”来形容中小学男教师,那么对于幼儿园来说,男教师可谓是“稀缺”。

岳麓幼儿教育集团第三幼儿园全园教职工近80位,仅有2位为男性,且仅有1位男老师带班上课。

这位“国宝级”老师名叫李子萱,2016年毕业于长沙师范学院学前教育专业,年仅23岁的他现在是园区内唯一的带班男老师。旁人眼里,在一群小孩子和女老师包围中的李子萱特别显眼,但他自己却早已习惯:“我上大学的时候班上男生就很少。”李子萱向记者介绍,“大学时,我们班共有40人,其中男生只有6人,尽管只有6个,但比起其他班来说,这情况还算最好的,学前教育专业其它的6个班级,平均每个班男生数量不到3人。”

走访过几家幼儿园,记者发现,男教师的数量在幼儿园里微乎其微,好几个幼儿园甚至没有男老师。

 分析:4大原因导致男教师“缺席”

导致男教师稀缺的原因有很多,师范生源男少女多、教师工作繁琐、“公私”时间混淆、工资待遇低,不能满足男教师个人需求、幼儿园,中小学教师工作缺少成就感这几项占比最多。

师范类院校主要是为社会培养师资力量的主要高校,也是教师后备军的主要阵地,师范生生源的男少女多,直接导致了教师行业的男少女多。

“我们学校一直被戏称为‘湖南第二女子学院’”,湖南第一师范大学数学专业大二的周小锋笑着说道,因为女生多的缘故,别人经常将他们学校与湖南女子学院相提并论。虽然是一句玩笑话,却也透露着师范类院校女多男少的尴尬。

同是湖南第一师范大学的李再雷就读于外国语学院,他是全班40人中唯一一名男生。他认为,男女教师在教学过程中会表现出一些差异,比如女老师更加细心,更容易关注到学生情绪、心理的发展,男老师则略微粗犷,但男老师家庭羁绊相对较少,有更多的精力和热情投入到教学之中。

“如果一所学校缺少男老师,那么男教师性格中刚毅、勇敢等特质也会相应缺失,不利于学生健全人格的养成,也不利于学生对性别的认知。另外,男老师在逻辑思维、理性思考等方面优于女老师,能带给学生不同的看问题的角度。师范生中男少女多的现象就已经十分严重,需要想办法改变现状。”

源头问题尚未解决,工作繁琐是男性选择师范行业路上的拦路虎。

“对于老师而言,没有‘加班’一词。除开每天在校、授课的时间,下班后还要备课、批改作业、处理个别突发事件,基本上没什么私人时间。”林浩老师说道。

“每天下晚自习后到家已经近10点,处理完私事儿,备好第二天的课,再拿物理练习题‘学习学习’,一晃就到2点了。”长沙市第二十一中学舒兆云老师“现身说法”。

同时,较低的薪酬待遇也让很多男性对老师这个职业望而却步。

相对单纯的工作环境,专业对口是李子萱成为一名幼师的主要原因,然而,他对未来却有诸多顾虑:“目前我还是单身,今后要成家立业、养家糊口,仅凭现在的收入会很拮据。”他坦言,幼儿园里对男老师会有相应的津贴政策,但是相对于其他行业,教师的工资太低,不足以维持一家的生计。

除开经济上的压力,精神上缺乏成就感也是一大原因。

数据显示,大部分高中男女教师数量差别不大,而初中男教师数量则呈现较大幅度下滑,到小学、幼儿园阶段,男教师则越来越稀少。

“男教师在中小学的事业发展空间不大,成就感也不高。跟高中相比,初中、小学、幼儿园没有所谓升学率,教师一定程度上失去了职业所带来的成就感。另外,中小学教师还不能像大学教师那样通过职称的评定提高自己的地位,享受相应的津贴和荣誉。”舒兆云老师分析道。

破题:提高教师职业吸引力

“今年岳麓区教育局特招1名在编学前教育男教师,计划按5:1的比例录取,但由于报考人数没达到比例所需,只能作罢。”说起这件事,岳麓幼儿教育集团第三幼儿园园长王艳表情里透露着无奈。

“男老师在幼儿园十分稀缺,目前很难保证平均1家幼儿园有1名男老师。但事实上,我们需要更多男老师来承担学前教育。”校园里男教师“稀缺”的现状让王艳园长十分担忧,在她看来,学前教育是教育中不可缺失的重要环节,是为孩子的成长打下基础的关键时刻。“学校和家庭是小朋友最常接触的两个世界,学校里男、女老师对应家庭中爸爸、妈妈的角色,任何一方的“缺位”都会造成不良影响。”

为缓解男教师稀缺的困境,岳麓区第三幼儿园主动向外界聘请了一些男老师来对幼儿进行体能训练,负责带幼儿进行日常体育活动。除此之外,园方会经常举办亲子活动,邀请爸爸多多参与校园活动。

“现在暂时只能通过外聘的方法,来弥补幼儿园里男老师缺失的现象,但这些方法治标不治本,只能缓和症状,不能根除病源。”王艳园长建议,从师范生生源问题上解决男女教师比例问题才是行之有效的方法。

湖南第一师范城南书院院长、党总支书记张尚晏认为,要改变现阶段男女教师比例失衡的现状,必须提高教师职业本身的吸引力,具体可以从政策与观念两方面入手。

“政府应当出台相关政策,在教师招聘政策上一定程度向男老师倾斜,解决男教师的就业问题;还应当积极推进教师工资、福利等方面待遇的提升的政策落实。此外,要积极实施舆论引导,改变传统‘男人要做大事’的观念,鼓励男性从事教育行业。”张尚晏建议,“只有让教师群体的经济待遇和社会地位得到提升,让老师们多一份安全感与成就感,才能让更多人关注、加入、坚守教师岗位。

分享到:
(责编:曾璐、罗帅)